魔门道心 - 第680章 宫乱
第680章 宫乱

  邪派很快撤离京城。

  当日,京城多处动荡,不时传来某某大臣失踪的消息。仅拥有上朝面圣资格的官员就走了十三个,还有更多不知名的捕头、小吏、士官、兵丁,也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慕鸿秋细细思索上午的交战,推测出江莫语的真实修为,不由把肠子都悔青了:明明有一战之力,自己却被百年前江莫语的名头震住,吓得落荒而逃。若当时倾力而战,己方的胜算明明更大一点的。

  可怜他的盟友螟蛛盘主已成了秦言剑下亡魂,举事大计差不多注定失败。慕鸿秋懊悔之后,还是果断带领手下撤离了京城。

  这一边失算,另一头更不容有失。接下来全力以赴,目标雁荡山!

  是夜,皇宫火光冲天,杀声大作。有绝世武将在宫内拼杀,偌大的声势震撼了整个京城。

  秦言和江莫语站在墙头看着远处的火光。

  “阁下心神不宁,是何缘故?”

  “等人。”

  “皇宫里杀得那么激烈,你居然能忍住不去看个热闹?”

  “等到了人再去。”

  秦言担心皇宫里是陆离出了变故。然而自己又不知道陆离的谋划,若贸然惊动宫中强者的话,反怕坏了陆离的大计。所以他只能等,等待局势明了,等待陆离露出下落。他相信陆离既然筹谋已久的话,至少应该能坚持到自己赶去吧!

  螟蛛盘的杀手已全部被他派出去打探消息,待到烟花燃起时,区区数十里距离,在天人宗师脚下不过一步的路程,转瞬可至。

  街道上马蹄轰鸣,一队又一队禁卫军匆匆赶往皇宫。一位身披重甲的将军在众多骑士的簇拥下从林枫身边疾驰而过,余音夹杂在马蹄声在空气中回荡:“保护陛下!保护长公主——”

  秦言希望从中找到陆离的部众,以前疗伤之时,他跟陆离的亲信都有过照面。然而他失望了,看着军队和武将一个个跑过去,却没有任何熟悉的面孔。他心中隐隐生出不好的感觉。

  “阁下若是想做什么,现在就是最恰当的时机。”江莫语道。

  秦言沉吟,举棋不定。

  “想当初,阁下一人杀入冰雪皇宫,何等果决勇武,如今修为远胜当初,怎么——”

  “闭嘴!”

  “呵呵,阁下在骂我的时候,倒是挺有气魄……”

  秦言突然两眼一亮,身影一闪,来到长街正中,将一人拦住:“苏大夫,情势如何?”

  苏大夫脸上沾满了尘泥血迹,满身狼狈。他一把抓住秦言的衣袖,急声道:“殿下危险,你快去皇宫救他!”

  话音落下,就见秦言如电疾驰而去,面前只余下一个残影,在火光中慢慢消散。

  秦言一路逼近皇宫,前方的呼喊声越来越大,腾起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转到空阔之地,眼前顿时被火光与惨烈厮杀的场景占据,黑压压的卫兵互相碾压着,喊杀声、惨叫声、战马嘶鸣声、长枪捅入肉体的沉闷声音混杂在一起一波波撼动着他的耳膜。

  秦言放眼望去,两边的盔甲都极为相似,杂乱的战场中分不出彼此。利刃在火光映照下晃着红光,士兵不断倒下,身体喷出的红色液体融入这血与火的画卷之中。

  江莫语阴魂不散的声音在耳后响起:“阁下居然也有关心的朋友?”

  秦言没有理他,视线投向远方,只见半边皇宫都已沦为废墟,火光中有两股霸烈无匹的气势在交锋,以那两人为中心,周围的地面都陷了下去,仅是兵刃碰撞的余波就让无数兵士哀嚎着倒下,就连火光也似随着两人的激烈碰撞而一次次齐舞。

  聚义庄龙首。方天画戟。妖马血烈。

  晁景山老将军。擂鼓瓮金锤。老马瘦骨。

  两名绝世武将交战处,凡人辟易。

  那是两代天下第一之间的恩怨,他们的战局,再无第三者插手。

  但陆离是在何处?

  秦言神念扩展,一寸寸的搜寻过去,在众多面孔中寻找他的身影。

  这时忽听一声虎吼,震彻四野,似乎连映天火光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慑得颤缩了一瞬。秦言寻机追踪过去,却只听得数百名禁卫军同时爆发出欢呼,还夹杂着一些惊叫显得极为虚弱和绝望。

  “陛下万岁万万岁!”许多人声嘶力竭地呼喊。

  秦言的视线越过重重阻碍,终于望见了被众多卫兵围着的陆离的身影。但陆离不是中心。在他身前十步处,一名身穿明黄龙袍、面貌威严的男子手里举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淡淡说道:“所谓的千面刺客,也不过如此。”说着,五指一用力,那颗头颅霎时爆成了一团粉末。

  陆离的表情也随之变得绝望。他恨恨盯着男子及男子身后的长公主,喃喃道:“一步之差,一步之差……”

  长公主被皇帝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亦是一脸惊愕之色,迟疑问道:“你,你为何……”

  “朕一个醉生梦死的傀儡,为何却有如此修为,对吗?”皇帝面无表情地回答,“一切只为‘长生’二字。跟那无上大道相比,区区百年荣华算得了什么!你想要这天下,朕就把这天下给你。若非你治理不力,连皇宫都被人打了进来,你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朕的这一面。”

  长公主面上一片惨然:“原来你……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当年的范问天,还有面前这个男人,都是一样。

  “你错了,天底下最无情无义的男人,独此一家,别忘分号!”陆离在此时开口,“姑姑啊,原本我以为,世上最可恨的人是你。到今天我才知道,不是你,是这个男人。”他死死盯着皇帝,“世上还有第二个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害死而无动于衷吗?可怜我还天真的以为,你有说不出口的苦衷。现在我懂了,你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不,连畜生都不如——”

  皇帝冷哼一声:“所以你勾结聚义庄和一干乱党,不惜反叛皇族、把江山拱手相让,也要报这一己私仇?”

  “不错!”陆离惨笑,“我不惜任何代价,眼看就要成功了,却惟独没算到你。死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但请你记住,我和母亲都在地狱等着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