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痴妄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痴妄

  江遥见状道:“我扶你出去吧。”

  “才不要!你在这等着!”林曦挥开他手臂,拿起床头的睡衣套上,摇摇晃晃地走出去。

  门开了,外面的烛光照进来,林曦担心被看到里面的情形,赶紧反手把门拉上。

  看着外边掩口偷笑的潇潇和束手而立的陈煜,她打了个呵欠,睡眼惺忪地问:“什么事?”

  陈煜直愣愣看着她,半晌没有回应。直到潇潇从背后推了他一下,他才如梦方醒,忙乱地低头行礼,道:“小姐,外面发现了刺客的踪迹。”

  “有刺客?”林曦眨了眨眼睛,澜不惊的表情显然已对这种事习以为常,“然后呢?抓到了吗?”

  陈煜低着头,不敢再抬眼,语气干涩地道:“屠前辈杀了一个,另一人剑法极高,正与屠前辈僵持不下。”

  “他剑法再高,难道比你们三人联手还高么?”林曦随意扯了扯睡袍的前襟,不悦之色溢于言表,“莫非你们在外面厮混久了,也开始讲起江湖道义来了,不愿意以多欺少?”

  陈煜被她的呵责一激,忍不住抬头辩驳:“那刺客身法极快,与屠前辈混战在一起,我实在插不上手,而且也担心小姐安危,所以——”

  “你的担心未免多余,我可比你们安全多了!”林曦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卧室房门,嘴角情不自禁地逸出淡淡笑意,脸颊也微微发热。她目光转向潇潇,道,“潇潇,你去跟陈公子一道,助屠叔一臂之力吧!”

  潇潇一直没有说话,像是在强忍笑意,闻言点了点头,神情也十分古怪,仿佛憋得十分辛苦。

  陈煜沉声道:“请小姐务必当心,虽然江公子武艺高强,然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他的嗓音开始颤抖起来,好像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事情,不仅没有继续说下去,身子甚至也开始发抖。

  林曦打着呵欠,只想听他快点说完就打发他走人,见他忽然没动静了,不由疑惑地看过去。

  陈煜直勾勾盯着她,面孔涨红,鼻息粗重,灼热的眼神里充满了欲望、愤怒,和恐惧。

  林曦对于这种眼神并不陌生,心里也不以为意。她知道自己这样的穿着很容易惹人遐想,本来不该暴露在其他男人面前,只不过陈煜在她看来已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她亲口下令让潇潇给他去势,割下来的东西她都亲眼看过,绝无虚假。或许只因时日尚短,内心还残留着些许往日的印记,所以陈煜此时才有这般反常的表现吧……

  作为家仆,陈煜如此失态,换成其他人一定会被严厉斥责,但由于他的伤残是自己一手造成,所以林曦一向心存怜悯,对他格外包容。

  毕竟这不仅仅是身份和身体上的转变,可能还需要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才能完全适应吧。

  “你们先去吧,明早向我汇报结果!”林曦挥了挥手。

  这个动作惊醒了陈煜,他慌乱地低下头,眼神向上瞄一眼,又马上躲闪,深吸一口气,嗫嚅道:“阿曦……”

  “还有什么事吗?”林曦仍没有让心中的不耐表现得很明显。

  “你脚上……”

  林曦低头望去,光洁的脚背在烛光下泛着温润如玉的光泽,纤巧可爱。“怎么了?”

  视线再往上移,她的眼瞳微微一缩——

  有什么东西顺着小腿滑下来,蜿蜒向下,快要流淌到脚后跟!

  屋中的气氛,一时像凝固了一般。

  只有潇潇的喉咙里偶尔发出咕咕的闷响,即将憋不住笑了。

  林曦本就红润的脸蛋愈发涨得通红,无言地僵立了片刻,忽然狠狠瞪了陈煜一眼,转身走入房中,“砰”地关上了房门。

  “咯咯咯咯……”潇潇终于释放出蕴蓄已久的大笑,捧腹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

  良久,她收了笑声,使劲拍了拍陈煜的肩膀:“你也是个聪明人,不知道不该看的别看,不该说的别说吗?”

  陈煜默立无言。

  潇潇看他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摇了摇头:“别发呆了,出去动动筋骨吧!”

  夜更深。

  昏昏沉沉地又趴了小半个时辰,宫勇睿总算聚拢了些许力量,勉强撑起身子,靠在六角亭的石凳上坐起来。

  他呻吟一声,喉咙里如同火烧似的难受,急需水分。

  可是,刚才爬起来的动作就快耗尽了他的力气,这会儿真的是连走路都无能为力了。

  罢了,就在这里睡一觉吧……

  眼里一闭上,宫勇睿的意识就好像变成了一块石头,坠向无底深渊。

  黑暗中渐渐模糊时,他耳朵忽然动了动,好像听到了有人走来的脚步声。

  ‘谁?是敌是友?’

  意识迅速拉回现实,但从魂魄归位到抬起眼皮这个动作,也花费了不少精力。等宫勇睿慢慢睁开眼睛,看清来人面孔时,嘴边传来清凉的味道。无暇多想,如久旱逢甘霖的草木,他本能地将嘴边的茶水尽数吸吮入喉。

  又连续贪婪地喝了三大口,喉中火辣之感稍得缓解,他才回过神来,想起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左丘姑娘?”

  夜风吹过,衣袂轻拂,一缕清香随风沁入鼻翼。眼前这俏生生的面孔,略带些许憔悴,正含笑与他相望。

  这本是十分美好的画面,却好像刺痛了他的眼睛,使他不得不半眯起来,喉咙里含混两声,再出口的语气变得异常冷淡:“你来这儿做什么?”

  “听说你在这儿练剑,我就过来看看。”

  左丘明月搀扶着他坐正。这个举动却仿佛带来一股无形的魔力,给宫勇睿体内注入力量。

  他轻轻一挣,自己撑着石凳坐稳,冷笑两声,挤出胸口浊气:“卑贱之躯,不敢劳左丘小姐挂念。”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恨我。”左丘明月轻拢裙裾,优雅从容地坐在他身边,与他紧挨着,身子似乎倚靠过来。宫勇睿眼神一凝,想要离开一段距离,无奈四肢乏力,实在难以起身,只好由她靠着。

  “谷大哥的事,我很遗憾……”

  “不要提他!”宫勇睿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的低吼,眼瞳中瞬间如有火焰燃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