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视察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视察

  果然是林曦亲自过来了。

  她一袭长裙,站在月光下,玉洁面容上带着淡淡微笑,果真如月宫仙子一般清美,难怪薛金刚乱了方寸。她看到江遥时,笑靥绽放,惊艳的容光将身后的潇潇和陈煜两人完全掩盖住了。最后方的屠叔本就低调,被林曦一衬更无半点存在感。

  江遥还没开口招呼,就听潇潇抱怨道:“姑爷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傻里傻气的门童,模样吓人不说,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居然让我家小姐吃了个闭门羹,也太无礼了吧!”

  江遥没理会这古灵精怪的红衣妖女,走到林曦面前道:“你怎么自己来了?也不是啥大事,随便派个下人不就行了!”

  林曦定定地迎上他视线,凝注半晌,忽然答非所问地道:“你头发怎么变短了?眉毛好像也浅了些……”

  “噢,这个呀,都是最近练功练的。”江遥抬手摸了摸眉毛,新长出来的好像确实没有以前那么浓厚了。昨夜在雷池洗练时,全身衣裳毛发都被焚烧一空,他控制血气催生了一些毛发,跟之前相比还是大有区别,“近来有些感悟,练功也比较勤快,所以毛发脱落了一些。”

  林曦不知想到了何处,脸面微现红晕,又问:“练的什么功法?怎么连毛发都脱落了?”

  “这个说来话长,先进来吧,我们边走边说。”

  江遥做了个请的手势,林曦很自然地挽上他手臂,依偎着与他并肩而行。

  “我这几天恰好在邻省监督修建庙宇,收到你的传讯就顺便过来看看。”林曦道,“你不会怪我莽撞吧?”

  “当然不会,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不怕你来监督。”江遥说着,忽然感觉到背后两道阴冷的目光注视,皱了皱眉,回头道,“陈兄,天气本来就冷,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得多加几件衣服了。”

  陈煜不敢与他目光直触,立即躬身行礼,低眉俯首道:“陈某失礼了,告罪。”

  江遥摆摆手:“咱俩相看两厌,各自担待吧。”

  林曦察觉到他的不悦,柔滑小手扣紧他五指,悄声道:“不是我有意要带他来惹你生气,是父亲非要让我至少带三个侍卫才能出门,林麒又被你杀了一次,新身体还没复苏,剩下的人里面也就只有陈公子武艺最高了……”

  “无妨,以前你那位义兄也跟我相处不来,由陈兄替代他的位置也差不太多。”江遥的笑容略有些怪异,“至少陈兄的表面功夫做得还可以,比较起来或许还是跟陈兄更愉快一些呢,陈兄你说是不是?”

  陈煜笑着应了一声“是”,目光始终没有抬起。

  五人行了一段路,不久就见听到消息的安吟秋迎上来,依照江遥的吩咐,为客人安排住处。

  “我就不必了。”林曦道,“你给他们安排一下吧。”

  安吟秋情绪本就低落,听到这话更是变成了霜打的茄子一般。她知道自己虽不必为林曦的住处费心,但自己却得另觅它处了。

  看着安吟秋垂头丧气地带领潇潇、陈煜、屠叔三人走远,林曦往江遥身上依偎得更紧密了,轻笑道:“这些日子,都是她给你侍寝吗?”

  这事抵赖不过,只需回去一闻香味便知,江遥只好老实回答:“是她。但我们只是睡觉,其他什么也没干。”

  “你不用紧张嘛,我又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林曦望着安吟秋的背影微笑,“这小姑娘天真浪漫,没有心机,我倒挺喜欢她的。”

  言下之意,自然是指另外有人不怎么天真浪漫,很有心计了。

  江遥避过这个话题,轻咳一声:“我们去看看小谷吧。”

  谷玉堂的尸身放置在冰室里,寒气缭绕,倒没什么异味。

  林曦伸手摸了一下尸体的手臂,忍着不适,又摸了摸其他几个部位,问:“他死了多久了?”

  “今天早上死的,差不多六个时辰。”江遥回答,“刚死不久,我就让楚楚将他身体冰封保存,又用符咒留住了魂魄,现在天气也凉快,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林曦探查了片刻,缓缓收回手掌,道:“没问题。”

  听江遥的描述,本来就没太大问题,但既然是江遥亲自恳请,她便也要再三确认,以保证万无一失。

  江遥眉头舒展,笑道:“那就好。不然勇睿可能会留下心魔。”

  “那小子是什么来历,让你这么着紧他?”林曦一边问,一边拿出一块秀帕,仔细地将手心手背和指缝都擦拭了一遍。以她的身份,原不该亲自来做探视死尸这种事,天底下除了江遥,恐怕也不会有第二人敢如此使唤她。

  “他跟一个故人有些渊源,所以我不能坐视不理。”

  “什么样的故人?”林曦笑着问,心里却已闪过那一个个讨厌的名字。

  “凌霄老前辈,我记得他还给你当过一阵侍卫吧?”

  “确有此事。我只是不知道,他原来跟你交情不浅。”林曦轻轻哼了一声,想起那老头当初投靠林家的时候信誓旦旦,一听到青冥殿的消息却立马不知所踪,称得上“忠心耿耿”。

  “算不上多深的交情,但既然让我撞见了,也就顺手帮个忙。”

  林曦道:“我以前还不知道你有这副热心肠。”

  “人总会念点旧情嘛!”

  “也是。这么说来,当初在星院的时候,他两个徒弟跟我也算有渊源,这个忙我应该帮。”林曦像是忆起了什么,感慨地道,“离开星院这么久,以前的好多人都失去了联络,也不知道芸清、萧姑娘她们怎样了……”

  “咳咳!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屋去,躺下来慢慢说吧。”

  “嗯,回去吧。”林曦脸上的笑容变得真实了一些。

  江遥领她回房,先唤仆人为她打水洗漱,自己则告罪一声,一个人来到了后花园中。

  戌时已过半,宫勇睿沉默地站在六角亭外,对于姗姗来迟的江遥,也没有什么怨言。

  “有事耽搁了一会儿。”江遥沿花径走近,“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宫勇睿回答。或许是身心皆伤的缘故,他的嗓音不复少年的清朗,变得颇为涩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