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一千零七章 心态
第一千零七章 心态

  “它们……说要当面向您讨教……”马云龙有些迟疑。

  “我没空。如果它们赖着不走,就让荧惑送它们一程。”

  “知道了!”马云龙听见荧惑的名字,顿时肃然起敬,转头朝后面的薛金刚比划了一个手势。

  薛金刚扭身大步走开。

  江遥翻了一页书,一抬头发现马云龙还站在原地,疑问道:“还有事吗?”

  语气虽没有明显不耐,但送客的意思确凿无疑。马云龙不是听不出来,但盘恒在心头的疑云实在难以释怀,略一犹豫,沉声道:“江公子,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城外聚集的妖魔越来越多了。前几天还只有五六百,今天已经超过一千了!”

  “已经超过一千了吗?”江遥往东方眺望了一眼,点点头,“不错,妖气越来越旺了。”

  “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马云龙绕过梅花,走近了几步,观察他的面色,“恕我直言,就算公子你武艺超群,能够以一当千,但妖魔可不是凡人,它们的力量远远超过寻常武士,如果数量太多的话,就算以公子的身手……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吧?”

  江遥微微一笑:“这一点你无需担忧。”

  “我实在是不明白!”马云龙摇着头,“就算公子你不把它们放在眼里,但也完全没有必要放任它们聚集吧?趁现在还未成气候,公子只需当众杀几个冒头的,便叫它们四散瓦解——就算公子抽不出空,派出荧惑大侠也是一样!但公子为何——”

  “你觉得我做的不妥?”江遥的视线飘过书卷,落在他脸上。

  马云龙摇头:“恕我愚钝,公子似乎对它们有意容让……莫非,是担心招来妖族的报复吗?”

  “你猜?”

  马云龙道:“公子如果不愿与妖族为敌,就应该早点放那赤眉和尚回去。若不然,就干脆一刀杀了,断了妖魔的念想。是杀是放,该早做决断。照这样拖延下去,反而容易招来祸患……”

  “不错,你说了这么多,总算有一句说对了。我就是想招点祸患!”江遥笑道,“要是贸然动刀,把妖怪们吓得一哄而散了,那我这么多天岂不是白等了?”

  马云龙露出迷惑的表情,站了半晌,好像有点明白了:“公子……在等人?”

  江遥微笑颔首。

  “可是……”

  “你回去吧。不用担心这些那些,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马云龙仍不太满意这个回答,但也没有多问,深深地看了江遥一眼,转身走出花园。

  江遥随后翻了几页经书,偶然一抬头,发现安吟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两人视线一触,安吟秋开口道:“公子,我不明白。”

  江遥反问:“你也不明白?”

  “不是那些妖怪……奴家想问的,是这个。”安吟秋伸手在书卷上指了指,“公子连续看了好几天书,对这些东西还没有厌烦吗?”

  “为什么要厌烦?”

  “公子……难道一点也不抵触?”安吟秋侧身迈步,像小猫似的从他身边蹭过,“就算明知道需要这个,但因为是仇家的学说,所以潜意识里应该还会感到十分痛恨的吧?可我看得出来,公子是真心对这个很感兴趣,没有一点勉强的意思。公子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呢?”

  “你也清楚,修行便是修心,乃本身之事,旁人强迫不来。若非本心自愿,就算诵经千万遍,也不会有半点收获。”江遥随手摸了摸她柔顺的黑发,道:“先别说我了,我倒想知道,这佛理枯燥无味,你从小开始修行,又是怎么忍受的呢?”

  安吟秋半眯着眼,享受着抚摸,半晌才道:“奴家小时候什么也不懂,别人跟我说这个很有趣、很有用,我就信了,又见其他同龄人也都是这样,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那你又是怎么从千万沙弥中脱颖而出,被不动明王选中为弟子的呢?”

  江遥问完这话,感受到安吟秋的身子微微一僵。可见她对于“不动明王”这四个字,着实非常敏感。

  安吟秋垂下眼眸,低声道:“我也不清楚不动世尊为何选中了我,其实论资质、论修为、论悟性,我都不是最好的,可能是因为我心无杂念,一片赤诚吧!”

  “那阿秀姑娘呢?她也是不动明王的弟子?”

  听到那个名字,安吟秋的情绪变化比之前还大,微颤着道:“是。”

  江遥见她一脸惶恐不安,便不提阿秀,转言道:“你对你的那位师尊,应该是十分崇敬的吧?”

  “是。在我心里,师尊就如神佛,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智慧无边,法力无边!”

  “现在也是这么觉得?”

  “从来没有改变过!”

  “你很坦诚。”

  “我不愿对公子撒谎。”安吟秋抬头,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公子若因此要杀我,我也绝无怨言!”

  “既然如此……”江遥一只手托起她光洁的下巴,端详她面上神情,“不动明王那一掌拍下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站在我旁边,让他有所顾忌,留了一分余地?你既然对他敬若神明,又做出这样的举动,不觉得矛盾吗?”

  “那是因为……奴家的心本来就是如此矛盾着的啊!”安吟秋脸蛋微红,眼眸里亮晶晶的,“奴家爱着公子,跟奴家敬畏师尊,这两种情感是同时存在的,所以奴家做出怎样的举动,都不足为奇吧?”

  “这样啊……”江遥点了点头,略一沉吟,道,“你刚才问我以何种心态修行,我告诉你,是赤眉和尚给了我启发。所谓修佛,乃是修心中之佛,与旁人无关。”他伸手摸了一下安吟秋的脑袋,“我心里面的那尊佛,应该是尽善尽美的,可不是浮屠教主那种东西。像他那样的,只能称为‘魔’!而我所学所思,都是为了完善我心中之佛,所以,为什么要抵触呢?”

  安吟秋思索片刻,眨了眨眼,露出发自内心的崇敬表情:“公子果然深具慧根!”

  江遥笑道:“你先别急着拍马屁,等我学成的时候,你才能看到真正的大慧根。”

  安吟秋一下红了脸,声如蚊蚋:“奴家等着公子的大慧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