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一千零一章 掠影
第一千零一章 掠影

  “师弟我来帮你!一起干死这小妖精!”谷玉堂高喊一声,拔剑就要冲来。

  这时卞城王斜目睨了他一眼。虽是淡淡一眼,却如一道惊雷晃过谷玉堂脑门,令他浑身寒毛直竖,两脚一软,差点一跤跌倒。

  卞城王视线回到宫勇睿身上:“原来学了这么好的剑法,难怪有胆量管我闲事。那好哇,奴家就瞧瞧你剑法究竟有多妙!”

  宫勇睿打心底里透出一股阴凉之感,像是被毒蛇盯上了的青蛙,双臂似乎渐渐麻痹。

  他转动手腕,缓缓变了个架势。

  卞城王说错了——在这有死无生之时,即便他没学这无翳剑诀,即便对方是天下第一高手,他也一样会拔剑。没有这个勇气,就不配做神剑传人!

  “唰唰唰唰——”

  毫无预兆地,卞城王再度出手,二十七道银芒,从头到尾,一气呵成。似乎有千万朵晶光湛然的雪朵,蓦然出现在身前,在猝然一声锐响后,又一闪而空。

  宫勇睿踉跄后退,衣衫多了几道血迹。

  他自己的血。

  “师弟——”谷玉堂哑着嗓子,双目通红,喘气如牛,但双足却似有千斤之重,每迈一步,都需要付出全身的力气。

  “好小子,居然没被斩死!”卞城王将银钩拿到眼前,伸出舌头,舔了一口钩尖的血珠,又轻轻感慨一声,露出品味的模样,“少年人的血,滚烫,鲜美。”

  她嘴唇嘴角都染得鲜红,在宫勇睿眼中,不仅没有半点魅惑,反而似厉鬼般狰狞可怖。

  宫勇睿低头看了一眼伤口,伸手点住穴道,再望了远方的楚楚一眼,脚下猛力一跺,这一次竟主动扑向卞城王。

  相比起卞城王动辄一式二十余剑,他的剑法要简练得多,一出只有四剑,两纵两横,形如一个井字,青光霍霍,冷气飕飕。卞城王面露讥诮之色,银钩四下连点,以钩尖抵锋刃,精准地将四剑一并接下。

  “就这几下?别是个银样镴枪头!”

  卞城王的讥笑声中,宫勇睿剑势毫无凝滞,唰唰几下,剑路又增,蓦然六剑齐出,纵横各三,井字化田字,斩向卞城王上下各路。

  这几下颇有狠辣之态,卞城王挡得没有之前那么从容了,毕竟只有一支钩子,封住了上身四剑,便有些顾不及下盘。她略略侧身,以一缕青丝被削断的代价化解了这一次进攻。但宫勇睿越战越勇,得势不饶人,手一抖又连出八剑,四剑外封,四剑内袭,纵横凌厉,大有将卞城王乱剑分尸之势。

  “这还不错!”卞城王大笑声中,扬钩挡卸。却在此时,忽听耳后细小的风声袭来,混在剑啸中几乎难以察觉。若非她神识敏锐,差点就要中招。

  她轻哼一声,也不知使了个什么手段,就令后方袭来的那五根毒针倒射而回,以更快的速度射回楚楚面前。

  “下作!”话声甫毕,卞城王眼前倏然一花。

  宫勇睿趁她分神之际,使出了无翳剑诀中最令人防不胜防的一招——「浮光掠影」。

  剑光一闪而逝。

  卞城王双眼瞪大,瞳孔却紧缩。

  她低下头,看着插入小腹的那支长剑,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呢喃般道:“你骗我?你是玄罡?”

  语气极为伤心幽怨,像是一个遭遇背叛的小女孩。

  宫勇睿面色微红,呐呐道:“这伤不致命,你回去休养一阵……”

  “不致命?”卞城王口中发出怪异的冷笑,“你知不知道这部位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宫勇睿面有愧色,张了张嘴,刚欲说话,骤然背后谷玉堂一声大叫:“小心!”

  声音入耳前,他就已本能地做出了反应,倏地撤剑疾退。

  青影飞闪,卞城王紧随而来,大笑声中,面有癫狂之态,竟然舍钩不用,以一双玉掌击向宫勇睿上身。

  宫勇睿本想抽回长剑,但卞城王跟得太急,那支长剑竟插在她小腹里难以拔出。情急之下,他只好撤手后仰,以手臂硬挡了对方两掌,只觉一股阴柔狠毒的力道从肌肤透入,立即麻痹了他双臂的知觉。

  “妖精!吃我一剑!”踉跄奔来的谷玉堂剑锋直指,霹霹之声连绵不断。但卞城王看也不看,抬手一掌,一股无形阴风遥隔数丈将他整个人卷起抛飞出去,翻滚十余圈后狠狠落地,砰然一响,砸得眼冒金星,半晌站不起来。

  一股冷酷、疯狂的气息从卞城王身体中涌起,有如实质般蔓延向周围。后方远处的楚楚感到一阵心闷烦躁,近在咫尺的宫勇睿更是幻觉丛生,如同置身于惊涛骇浪中,被一波又一波的怒浪挟裹着,拖向世界尽头的万劫深渊。

  “你那一剑应该刺我心脏。”卞城王手掌按在他胸口,森然道,“下辈子投胎,记得别这么蠢!”

  随着话音落下,一股阴柔至极的力量渗入宫勇睿体内,疯狂蔓延了他全身,几乎搅碎了他的五脏六腑,令他难受欲吐,张嘴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卞城王躲也不躲,任由这口血喷得她满脸鲜红,冷笑道:“今晚本打算与你共度良宵,可惜你却得先走一步,去拜会真正的阎罗王了!”

  她说着,面色倏然一变,感受到一道霸道刚猛的煞气从东方峰顶上冲来。那气息的强横程度,远非她所能企及。

  “是谁?”

  卞城王娇躯发颤,花容失色,顾不得多想,忙不迭地想要逃命。

  但宫勇睿的长剑在插在她身上,她一时不敢转身,只慢慢后退,待那支剑完全抽离小腹之后,才没命地发足狂奔。

  从东方奔袭而来的那条黝黑魁梧人影,几乎与她擦肩而过,却不作停留,径直往武王城废墟中投去。

  宫勇睿用最后的力气缓缓抬起上身,望着交错远去的两条人影,心情微微一松。

  就是因这一松,从四肢到五脏六腑的剧痛一起涌上来,令他视线渐渐模糊,继而恢复清晰,接着又模糊一片……

  旁边谷玉堂的喊叫、前方跑来的楚楚的身影,都在这个刹那变得遥不可及。

  这种一种灵魂被抽离出体外的迷朦之感,宫勇睿隐约察觉,这或许就是卞城王的最后杀招。

  五感似乎濒临崩溃,只有无边的寒冷笼罩了世界,他却有一种解脱般的轻松。

  至少,我没有辱没手中这把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