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复返
第九百九十九章 复返

  灰衣青年自觉计策高明,小杂种听到这话必然心神大乱,如果他转身回救,老周便可从背后空门袭击,斩小杂种于刀下。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等他才迈出两步,连楚楚的裙角都没摸到的时候,就见原本死狗一样蹲在地上的刘大胆腾地起身,横刀在手,威风凛凛地喝道:“想伤害两位姑娘,先过洒家这关!”

  又听身后噗通一响,有人惨呼倒地。那叫声虽然变形,但灰衣青年听出来是老周。

  ‘大势已去。’灰衣青年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他一回头就看见宫勇睿持着血淋淋的长剑,正冷冷看着他。

  单论刀法,背后的刘大胆也胜过他。

  额头冒着冷汗,灰衣青年心中忽生一计,故作惊讶状叫起来:“那边是谁?”

  宫勇睿蓦然回首。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道悄然而至、煞气内敛的深沉黑影。

  四棱熟铜锏,含杀飞如电。

  幸好宫勇睿的手也不慢,忙倒转剑尖,横剑格去,“当啷”一声大响,震得虎口酥麻,险些拿不住剑柄。

  马云龙心里骂娘,要不是红缨杂种那一嗓子,他这蓄势已久的一记偷袭已经得手。

  那灰衣青年也是一呆,没想到随便喊了一声居然歪打正着。他听见背后脚步声靠近,知道是刘大胆提刀冲来,也不敢回头,忙不迭地迈腿往另一个方向逃去。

  楚楚望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弹了一下手指。那条逃跑的身影便像是突然跌了一跤,滚倒在地,也没发出什么叫声,只是再也不见爬起来。

  宫勇睿后退三步,稳住重心,又架住马云龙气势汹汹的一锏。剑锏相交,轰然巨响里,宫勇睿身子晃了晃,马云龙反被震退几步,只觉胸口气血如潮汹涌翻腾,方知这年轻人并非自己一人能敌。

  “宫少侠,我来助你!”

  后边刘大胆提刀赶至,正要加入战团,猛地听见一阵哇呀呀的怪叫声,定睛一看,顿瞧见坡下一路烟尘滚滚袭来,形如黄龙掠阵,从烟尘中窜出一个黑铁塔般的雄壮身影,将两支狂歌短戟挥舞得如车轮一般,气势如雷地朝这边奔来。

  “刘大胆!交出灵芝,饶你不死!”

  薛金刚厉声咆哮,暴长钢髯根根竖直,八尺雄躯如同金刚下凡一般,挥舞双戟就朝刘大胆脑门上招呼。

  “贼杀才,以为洒家怕你不成!”刘大胆也骂一声,脚踏流星,右臂运劲,提刀势如狂龙,与对面双戟硬碰硬地撞到一起,响声如鸣炉打铁,震得耳蜗生痛。

  他口中啊呀一声,只觉整条手臂酸麻不止,虎口迸裂出血,一时使不上劲,连忙转身就跑。

  “灵芝留下,饶你狗命!”

  “洒家只有口诀,没有灵芝!”

  “还敢诓你爷爷!”薛金刚厉喝连连,疾赶上前,双戟高高擎起,正欲将刘大胆叉倒在地,猛地里眼前一道雪亮刀光疾飞而至,慌忙横戟相格。

  那刘大胆早就蓄谋着这招拖刀计,刀光狂卷而回,直取薛金刚脖颈。但薛金刚身高力大,仓促一格竟也将刀光拨得偏离了稍许,贴着他脖颈划开一道血线,却并非致命。

  刘大胆一刀未能得手,心里有些着慌,又要转身开溜。薛金刚挨了一刀,却也吓得不轻,不敢再追他,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一片血迹,嘴里骂骂咧咧,却迈不开脚。

  此时宫勇睿已与马云龙交手了三百余招,逐渐占据上风。一支剑纵横飞舞,青光霍霍,冷气飕飕,打得马云龙两柄锏都有些顾不过来。另一旁,谷玉堂一剑挑飞了对手的烂银钩,又一脚将其踹飞出去三四丈。那猎人惨哼着落地翻滚几下,顺势滚下山坡,骨碌碌地朝坡下逃去。

  谷玉堂也不追赶,叉腰大笑道:“你这使钩的杂碎也敢在谷爷爷面前卖弄,谷爷爷杀你都嫌脏了剑!”

  笑声未毕,正得意时,忽听一个娇柔的少女嗓音随着山风飘来:“难道在谷少侠眼中,使钩的人就是这么不堪的吗……”

  谷玉堂顿时毛骨悚然,急忙定睛去瞧。

  风吹过山岗,草木低伏,伴着稀疏的沙沙声,一个淡紫色的人影自夜幕深处徐徐出现。山风刮起她的裙摆,左右飘摇,亭亭倩影映入谷玉堂眼中,却给他带来无比惊恐之感。

  “卞城王!你不是走了吗?咋又回来了?”

  风声微荡,送来卞城王的娇笑:“奴家千里迢迢来一趟,若是空手回去,拿什么给卫公子交差呢?”

  笑声虽隔数十丈,却如情人的低语在耳边萦绕。谷玉堂惊得毛发直竖,遥望着那条掩映在荒莽草丛中的倩影,倏然转身拔腿就跑。

  “夭寿了夭寿了!师弟扯呼!”

  宫勇睿听见这喊声,也舍了马云龙,往后急纵十余步,忽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暗香。

  “小哥哥,才刚见到奴家,何必这么快就急着走?”一把娇滴滴的女声随风传来,听入宫勇睿耳中,却仿佛带着催命的旋律。

  宫勇睿并不答话,脚下愈发加速,只是感觉颈边忽然传来一种冰凉滑腻的触感,像是被一条蛇贴住了脖子,又似乎如同……女人的手臂!

  他视线略微下移,就看到一只白皙得晃目的玉手从脖子后伸过来,在他锁骨上轻点了几下,如同情人间的挑逗。耳边也感受到女子温热的呼吸,紧贴着他的脸颊:“小哥哥,看你根骨不凡,奴家很是中意呢……”

  宫勇睿心中大骇。在这样高速的奔行中,那女子却如附骨之疽紧紧吊在他身后,难道她是鬼魅不成?

  不远处的谷玉堂抽空一回头,也像见了鬼一样叫起来:“师弟!你背后有鬼!女鬼啊!”

  宫勇睿耳后响起卞城王咯咯的笑声:“奴家这样的艳鬼愿意跟小哥哥共度良宵,难道你还不愿意么?”

  宫勇睿又惊又怕,面红耳赤,愈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迈腿,想要甩掉身后那个可怕的女人。

  “嘻嘻,瞧你这样子,姐姐有这么可怕吗?”卞城王的手掌肆无忌惮地在他脖子、下巴、胸膛等处抚摸,同时还不断往他耳朵里吹气,“你越是这样,姐姐就越想把你吃了……不过,先等姐姐拿下那个女人,再慢慢陪你玩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