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九百九十三章 绝顶
第九百九十三章 绝顶

  秦公子轻轻吸了一口气,招呼左丘明月几人上路。

  他面上虽表现得很平静,但心里却是有几分得意的:虽然只有短短几句交谈,但他也努力维持了国师门下的尊严,没在这惜花公子面前露怯。

  江遥可没想到他会有那么多小心思,转眼就将这些人抛在脑后。但还剩最后一人的气息,令他皱起眉头。

  “你留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

  安吟秋往后走了几步,道:“我只在旁边做一个见证,不耽误你们。”

  江遥轻嗤一声:“你要是有那闲工夫,不如去把荧惑找来,就算是帮了我的大忙!”

  安吟秋道:“荧惑大侠听到这边动静,一定很快赶来。”

  江遥不再跟她言语。天空中传来的光线已颇为刺眼,自虚空响起的木鱼、金钟、梵音唱诵声弥散到整个天地间,耳目皆入佛国,魂魄由此动摇,似要离体而去,直归净土。

  江遥随手折断一根枯枝,握在手上,喃喃道:“每次出场都摆这么大排面,皇帝老头当初一定看你们很不顺眼……”

  从数里外的山坡下望去,半边夜空都被佛光祥云染得金红,远方古老的城墙掩映在金光中,轮廓已十分模糊。伴随着响彻虚空的恢弘咒唱,从金色云端中伸出一根山峰般粗大的柱子,缓缓垂落人间。

  柱上纹理精致,遥隔千丈高空,仍可望见那些雕文如同皮肤的肌理一般鲜活清晰。

  随后,又有四根这样的金色擎天柱从云端垂下。

  待那五根金柱在半空向四面张开的时候,江遥才恍然察觉,那原来是一只手掌的五根指头。

  五指张开,勾连四极,具无边威势。

  掌背遮天,掌心覆地。

  曾经高大雄伟的武王城在这只手掌面前,就像是沙滩上顽童堆砌的城堡,单薄而渺小。

  只有站在江遥此刻的位置,才能看清那只手掌周围缭绕着的密密麻麻的符咒,恐怕有亿万之数,重重叠叠旋转飞舞着,汇聚为氤氲的云雾,跟随着巨掌一并降下。

  其中的每一个符文,都是佛陀亲口诵念的真言,蕴含精深的咒力,蕴含其内的金刚力道足以将任何阻挡之物碾成齑粉。当日若在盘龙宫上来这么一掌,只怕整座宫殿与半个妖界都会随之一同埋葬。

  江遥仰着头,眼眸中的景象已彻底被无边无际的金色所占据。

  比起这只手掌的大小,他连个苍蝇也算不上,最多算根苍蝇腿上的绒毛。但佛陀的慧眼遍观三界,就算是苍蝇的绒毛,也无法逃脱那宿命的业报。

  半空中传来尖利的嘶鸣,那是气流剧烈排开所引起的音爆,震耳欲聋,几乎掩盖了仙音妙唱。远处的武王城墙已开始坍塌,箭塔撕裂,砖石瓦解。虽佛陀本意只是为了打一只苍蝇,但亿万符咒逸散的余波足以给人间城池带来灭顶之灾。幸好,城里面也没剩下多少活人,只有百万条毒虫在见证这末日的审判。

  无处可逃。

  秦公子、左丘明月等人感受到那股毁天灭地的威压,顾不得藏拙,一口气将压箱底的本事都使了出来,一路仓皇地赶出了十余里外。

  前方是一座崖壁如刀劈斧削似的险峻高峰,只要从旁边绕过去,那佛掌总不会连这山峰也一起砸平了吧?

  秦公子稍作休憩,转头回顾,望着那只遥隔十里依然贯连天地的金色巨掌,只觉口干舌燥。

  他忽然心有所感,举目朝险峰上望去。几乎在视线尽头,崖壁穿空处,峰顶上一个翩芊身影,正迎风而立。

  “那是谁?”秦公子揉了揉眼睛,仍看不清那女子的样貌。

  他手指弹动几下,正欲施展天目咒法一睹那女子容颜,忽然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阵惶恐之感——那是一种冥冥中的直觉,提醒他勿做此举,否则必有厄运降临。

  秦公子额角豆大汗珠顺面颊淌下。

  即便是远方那只佛掌,都没有像那峰顶上的女子一般,给他带来如此危险的感觉!

  心中几番挣扎,秦公子终于放弃了那个危险的打算,招呼众人绕路离开。

  只是那个模糊的白色身影却就此坠进在他心底里,犹如头来一块巨石,沉甸甸的,如梦魇般挥之不去。

  峰顶上的女子自始至终不曾在秦公子身上多看一眼。

  她凭崖而立,衣袂飘飘,目光投向西方,望着云端伸下的那只金色佛掌,口中喃喃地道:“赤眉啊赤眉,我本以为你佛法精深,是个稳重可靠之人,想不到你却这般莽撞,实在让我失望!”

  她身后一块打磨如镜的平整岩石上,空气忽然开始扭曲,丝丝黑色的煞气从虚空中冒出来,一缕缕黑色闪电在岩石上流动,滋滋作响。

  女子听见动静,并不回头:“第三次跑出来了,不愧是童渊的传人!那就再试试吧!若你能斩断我一根头发,我就把灵芝还你——”

  语声未落,那岩石上的虚空处骤然破出一柄漆黑的断剑,像是生生撕裂了空间,瞬间激起数百个漩涡,挟裹着漫天雷霆,朝着女子的背后悍然杀至。

  看似毫无防备的女子,轻轻一挥衣袖。“这一剑不行,回去再来。”

  衣袂的振动声在漫天雷霆的轰鸣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但带来的效果却如同天地法则一般,不可违逆——

  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抹过虚空,那些不断旋转的漩涡迅速收敛至肉眼难辨的一点,漫天颤震的雷霆也纷纷被吸纳至漩涡之中,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那只刚刚从另一个世界探出来的半条手臂,却忽然感觉到压力一松,原本钳制着自己身躯的那股天地之力骤然消失了。它趁机纵身一跃,整个身子都冲了出来,往前奔出十余步后,才发现全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世界,而是另一个全新的幻境。

  黑色的剑士怒不可遏,仰天狂啸,这一方幻象天地都被震得簌簌发颤,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解。

  崖壁上的女子不慌不忙地又挥了几下手掌,给那幻境外层又套了好几重天地,眼睛自始至终没有从佛掌上移开过,口中淡淡地道:“怎么说也是一场好戏,你先安静一会儿,等我看完戏再陪你玩耍。”

  她双瞳深处幽幽燃烧着蓝色的光焰,如同鬼火一般,清晰地映出了远方巨大佛掌催压而下的轨迹。

  方圆十里皆在这一掌的笼罩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