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五十一章 轻狂
第七百五十一章 轻狂

  来不及有任何言语,江遥吸了一口气,用全身力气将林曦朝上抛去。自己则以更加迅猛的势头坠落。

  在这种时候,他俩的选择都是一模一样的……林曦心里既悲伤又酸楚。

  身体被抛飞,她感觉如腾云驾雾一般,眼耳皆是一片混沌,片刻之后后背一痛,跌落到了岩石上,滚了几圈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她全身都像散架般难受,手脚不知被磕破了多少血口。幸好三阶剑士的体质也并非真的那么脆弱,一个呼吸之后,她撑起身子,朝四周张望。

  江遥还活着吗?

  林曦心里还怀着一丝庆幸,毕竟江遥曾经也具备人间最顶尖的体质,就算重伤未愈,也可能坚持得住。

  但她举目四顾,却看不到一丝踪迹。

  为什么?就算摔得粉身碎骨,也该留下些断肢、肉屑什么的吧?

  她仔细回忆,记得刚才自己落下之前,好像并没有听到肉体撞击岩石的响声……

  忽然眼前一黑,一个人影凭空出现,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一头栽倒在乱石堆上,口中咳吐出血水。

  “江遥!”林曦惊叫一声,蹲下去握住了江遥的手掌。

  江遥连连咳嗽,胸膛好像火燎般痛苦,一口口血喷了出来,分明受了内伤。

  刚才落地时要不是强行施展了「空间跳跃」,他的身体已经被砸成肉泥了。但就算到了九罭地带中,这股冲力还是没能泄尽,害得他差一点被卷入空间乱流,用尽了精神力才逃回来。连番超负荷耗费心神,让他从内到外都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吐出几口淤血后,江遥一翻身,仰面躺在岩石上,望着林曦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样了?”林曦问道。

  江遥摇摇头,吃力地缓缓抬起右手,朝江边指了一下。

  “你让我一个人先走?”林曦垂下眼眸,秀气的眉毛微蹙,道,“我一个人,又受了伤,身边没人保护,你就放心让我这么走了?”

  江遥又摇头,指尖连点了两下,林曦才明白他的意思,忙回头看去。

  朗日高悬,江水滔滔。远方水天相接之处出现了一个黑点,在日辉荡漾的波光中看不那么真切。直到那黑点越来越近,林曦才看清那东西好像是一叶扁舟。

  是林家派来接应的援军吗?

  波光动荡着,舟上的人影逆着太阳,仿若虚幻的身影只显出一尊暗青色的轮廓,看不清他的模样。

  林曦对来人的身份不太感兴趣,反而有一种不甘和失落。她很快就回头重新注视江遥,星眸低缬,欲言又止,脸上稍有犹豫之色,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不知是不想回答还是无法开口,江遥没有出声。林曦等了片刻,便知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心头涌起一阵酸涩与失望,眼眶微红,几乎快落下泪来,声音如同低泣般轻微:“是了,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是青冥殿主的女儿,当然是不肯跟我走的了。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人总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

  江遥双眼微微睁大。他始终对林家与青冥殿的关系持怀疑态度,但听见林曦嘴里亲口说出这番话来,应是确凿无疑的了。一时之间,他虽然伤势渐愈,恢复了一点说话的力气,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林曦深吸一口气,眼睫毛上泪珠泫然,却挤出一个笑容,淡淡地道:“我不是故意骗你,因为我也直到今天才确认此事。以前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个真相,我也隐隐有过这样的预感。父亲一心想复活母亲,他要成为青冥殿主那样的人,我并无太大意外,只可笑我始终贪恋着平凡女子的荣华安乐,不愿意往深处想罢了……”

  “你……”江遥盯住她双眸,凝望其中莹亮光泽,缓缓问道,“你恨他吗?”

  “恨?为什么要恨?”林曦瞧着他,如在情人耳畔低语,轻柔地道,“他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我只是遗憾,他为什么不肯早点告诉我,也好让我早点断绝了那些奢望,不至于跟你牵扯这么深!如果可以从头再来的话,江遥,我宁愿从来就不曾认识过你!”

  泪珠终于滑下,滴落在江遥胸口。江遥反握住她的掌心,道:“我却并不后悔。”

  林曦摇摇头,但掩不住瞳中深切的哀伤。“梦已经醒来,后不后悔,都是无所谓的了……何况,你也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你虽然乐于享用我的身体,但你真正爱的人是苏芸清,对吗?”

  江遥张了张嘴,诧异地道:“你怎会这么想?因为我先救她?当时她离我最近,我当然……”

  “一个人可能连自己都会骗过,但却瞒不了我。”林曦俯身将左掌按在江遥胸口,听着那逐渐强劲起来的心跳,轻缓地道,“所有关于你的一切,你爱的,恨的,痛苦的,快乐的,害怕的,后悔的,不愿面对的,包括你自己在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江遥眼波一凝。他恍惚间忆起,当初在沙漠绿洲之中,好像曾经也有一人说过类似的话语。

  林曦的身子俯得更低,脸颊贴在江遥脸上,享受着最后的温存。她目光横移,望着江面上越来越近的扁舟,眼中闪过一丝悲切神色,喃喃地道:“倘若你我不曾相遇,或者只在陌路相逢时擦肩而过,那该有多好……”

  两人再无言语,手掌相连,沉默地交换着彼此的温度。

  天地无声。风儿好像也在此时静止。

  小舟靠岸,一名黑衣老者落下船头,缓缓朝这边走来。

  林曦离开了江遥脸颊,缓缓抬起上身,迎着江遥的目光,轻柔一笑:“芸清不肯下来,是自觉愧对于我吗?放心,我不怪她,也祝贺她终于改变了那个奇怪的喜好,赢得了自己的幸福。”

  说完,她松开手,转过身,走向江边。

  江遥也从岩石上爬了起来,望向那黑衣老者。他感受不到那老者的一丝气息波动,但当江遥的神识触探过去的时候,却好像走入了一汪缓缓流淌的清泉之中,整个人感到无比的安宁平静。

  ——这老者的精神修为,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莫非他就是青冥殿主本人?

  传说中的诸天之行者,赵郢临死都念念不忘的“圣教主”?

  黑衣老者望着林曦,又瞥了一眼江遥,微微一笑,道:“走吧。”

  林曦似乎也说了一句什么,江遥没听清楚,而且从背后也看不见她此时的表情。只见两人肩并着肩,一步步地走回江边,登上了小舟。

  孤帆远影碧空尽,那位倾城绝艳的少女,终究是离他远去了。

  片刻后,江遥绕回崖上,看见苏芸清仰面躺着,正望着碧蓝的天空发愣。

  “她没事,不过已经走了。”江遥斟酌着语句,轻声道,“一个很厉害的高手亲自来接她,我怀疑那家伙就是青冥殿主,现在应该没哪个不长眼的敢去找她的麻烦了……”

  苏芸清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江遥怔了一下:“我说阿曦她已经走了……”

  “阿西是谁?”苏芸清略带好奇地问。

  江遥惊愕地张大嘴看着苏芸清,像是看到鬼一样。“阿曦,就是……”话到嘴边,他却不知道如何描述一个如此重要的人物,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她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的好朋友?”苏芸清凝视了江遥一会儿,最后却茫然地摇了摇头,“可能睡得太久了,头有点晕,完全想不起有这么个人。”

  江遥定定地看着苏芸清,眼珠微微转动。

  她失忆了?

  江遥眉头紧皱,猜测苏芸清是否在戏耍自己。但苏芸清望过来的眼睛清澈见底,看不出有任何促狭的意味。

  “你回想一下,你从小到大,一起玩得最好的朋友是谁?”

  “最好的朋友……”苏芸清眨巴着眼睛,“不是你吗?”

  江遥艰涩地牵了牵嘴角,在她身边坐下,低声问:“我叫什么名字呢?”

  “江遥,大号惜花公子!”苏芸清挥手把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甩开,“你这种满脑子龌龊的家伙,化成灰我也认得!”

  江遥抿了抿嘴唇,继续问:“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之间还有另一个人……”

  “三个人?”苏芸清吃了一惊,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这家伙好恶心!滚开!离我远点!”

  江遥无奈地闭上眼睛。

  他原本准备好的一大席安慰之辞,如今好像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苏芸清侧眼看他,也搞不懂他这一脸沧桑悲愁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还是睡一觉吧,也许睡醒了就想起那些麻烦的事情了。闭上眼,隐约看见一张俏丽的女子面孔,好惊艳的容颜……

  等她再次真正看到梦中的那张脸时,两人都不再是今日在家族庇佑下无忧无虑的少女,天下也不再是这般平静祥和的模样。

  而在星院中的这一段默默无闻、爱恨浓烈的日子,只是一段轻狂岁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