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五十章 破碎
第七百五十章 破碎

  “芸清,我快不行了……”林曦叫道。

  苏芸清万般无奈,只好道:“再坚持一下。”

  沙流葬道:“我看不得柔弱的女孩子在我面前逞强,按照我以往的脾气,早就赏你们一人一剑,不过你二人毕竟身份尊贵……”

  苏芸清趁机用一把柔弱的声音劝道:“沙前辈,皇帝已经死了,你何苦为了一个死人撞破南墙。像你这样的英雄好汉如果肯加入我们苏家……”

  “苏家?”沙流葬嘿然一笑,脚下骤然发力,令苏芸清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我现在这么踩你,你回去不会告诉苏镇虎么?”

  苏芸清脸色苍白,眯着一只眼睛,极力忍着痛苦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只要沙前辈肯为我所用,这点小小的不愉快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如果还有更不愉快的呢?”沙流葬压低了嗓音,很神秘地道,“我这个人,一向喜欢玩游戏。只要你能赢我,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怎么样?”

  “什……”

  苏芸清一句话没问完,突然后背又遭受一记重击,眼前阵阵发黑,神志陷入一片模糊。

  短暂的失神过后,耳边传来呼呼风声,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身在半空,抓着林曦的右手已经松开,另一只手只能在空中狂乱挥舞,却什么也抓不住。

  “开什么玩笑!”

  苏芸清左手握拳,就要朝上挥出一记龙皇拳,好加速赶上下方的少女,然而她浑身筋脉逆乱,这一用力又差点昏了过去。

  沙流葬立在崖旁,俯首望着两名少女各自跌落,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突然,他笑容敛去,换为一种诧异惊惧之色,回头望向身后。

  江遥双手持剑。

  右手握着照胆,左手则持一把灰不溜秋的乌木剑。他的身影在沙流葬视野中显得支离破碎。

  沙流葬眼中所有的景物,都如湖中之景般有了些许扭曲。

  一层沉蒙灰拙的白色光晕,渗透了扭曲的空间,穿过重重鲜血与灰尘的阻隔,飘洒在青灰色土壤和岩石上,铺遍了整个平台,一直蔓延到悬崖之前。

  不知不觉中,沙流葬已被这股剑气笼罩。

  灰拙的光华洒过那张僵硬如雕塑的脸,重重地敲打在他手中两把宝剑上,发出几下沉闷的碰撞声。

  被剑刃碰撞声惊醒过来的沙流葬本能地想要抬剑招架,却突然发觉自己找不到双臂的感知了。继而他又发现,不仅是双臂,从头到脚,他都已经无法动弹,甚至连眼中的一切都破碎成越来越小的细块——

  直到意识飘飞而起,俯览悬崖的时候,他才看到下方自己身躯的全貌,已然支离破碎,却陷在剑气的牢笼中,仍粘合在一起,没有彻底崩散。

  七八丈外,枯荣天尊亦是跟他一样的下场。

  江遥只将木剑抽出来,抡转了一圈,又迅速归入鞘中。

  剑气尚未散尽,余者封存,不知还能派上多大用场。

  江遥从沙流葬的尸体旁一掠而过,纵身跃出悬崖,头朝下地坠落下去。

  他看见苏芸清的背影离自己不远,心里庆幸不已。一切都还来得及!

  江遥的身躯从虚空中穿过,迅速追上苏芸清,先抓住她的一条腿,然后用力一拽,就将她抱入怀中。

  “阿曦!阿曦——”苏芸清涕泪横流,双手乱挥,死命挣扎。

  “别动!一个个来!”江遥一张嘴就灌了一口风进去,幸好苏芸清受伤颇重,力气也不大,不然还真制不住她。

  他抱着苏芸清,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左脚踩在虚实之间的某一个支点上,借力朝上飞跃。

  他没有闲暇去顾及下方的林曦,所以也没有看见此刻林曦脸上的表情是何等绝望,何等悲哀。

  江遥抱着苏芸清回到崖上,刚落地就将其放开,快速说道:“你站好别动,我去救她!”

  “……”

  苏芸清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看到他嘴唇在不停地张合,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她好像陷入到了一个无声的世界里。

  随着江遥的身影再度坠落崖下,苏芸清身子晃了晃,有些站不稳,慢慢半跪下去,手掌撑着地面,仍是坚持不住,向前倾倒。

  这下连光线也消失了,世界一片漆黑。

  林曦听着耳边“呼呼”风声,不知道自己离地面还有多远。

  这恐惧如此难耐,却又让人不忍离弃。哪怕是在急速下坠,生命也本能地希望留得长久一些。她颤抖地张开双臂,能够感受到周身风的阻力,还有一种无比想要尿出来的冲动。

  至于形象、风度,那都是不必要的,因为在下一刻,一切都会消失。

  林曦咬着嘴唇,极力压抑着尖叫,在狂舞的发丝之后,迷乱的视线中模模糊糊地看到远方天空中那条人影携了苏芸清离开,又很快重新出现。

  他明明选择了苏芸清,却还想继续来救自己?

  林曦露出一抹冷笑,几滴眼泪随着凄冷寒风逝去,下坠的速度比刚才更快,倩影笔直注入白色的江岸。

  江遥焦急地追赶,照这种速度下去,完全是追不上的。

  浅黄色的纱衣被冷风撕裂,破成碎布纷纷飘向悬底,人已经快要看不清了。

  江遥虽还能维持麻木般的平静,但下腹却生出一种尿急之感。

  倘若来不及救她,会怎样?

  额头冷汗直流。快点!快点!江遥心里直催促。

  他的身形再一次没入九罭近世虚空之中,这一回没有像以往那般很快在不远的地方重新凝现,而是如同憋足了气的渔夫扎了一个猛子,彻底消失于水面。

  林曦的耳中听到了风声之外的另一种声音——远方的浪涛拍打江岸的声音。

  这也就意味着,漫长的旅途终于要抵达终点。

  林曦闭上眼,突然腰身一沉,却是被人拦腰抱住,以及耳边传来急促的喘息声。她复又睁眼,看到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孔,说不清心里面是什么滋味。

  江遥的脸色却没有一丁点喜色。因为两人离地面只有不足十丈的高度,附近没有实物可以阻挡,照这样的下坠速度根本来不及找到虚空支点了,就算找到也绝对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下一个瞬间,嶙峋的礁石尖上就会挂上一对同命鸳鸯,以他此时不足六阶的肉体力量,根本没可能活下来。

  ‘妈的……’

  林曦看见江遥的眼神,与当初在涅槃森林中的苏芸清如出一辙,她心里突然一阵惶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