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四十八章 流葬
第七百四十八章 流葬

  江遥也鼓起最后一口气跟上前。

  前方果然传来兵刃撞击之声。

  江遥心头一喜。有人打斗,就意味着战斗没有结束,林曦应该暂时无恙!

  他一口气稍微松懈,却觉得两腿发软,实在是濒临极限。

  前方苏芸清吒吼阵阵,应该是跟敌人交上手了。

  “阿曦,快走!”苏芸清高叫道。

  “走不了了。”林曦的语气十分无奈,“前面是悬崖。”

  另一名男子嘿然冷笑:“林小姐,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江遥凝目望去,只见几团灰影冲杀成一团,分不清敌我,苏芸清亦在其中。几个呼吸之后,他听见了林曦的尖叫。

  “阿德!”她喊。

  江遥拖着疲惫的双腿上前,只见一具尸身横飞出去,如若柳絮飘荡,然后又像没有重量似的缓缓跌落,摔下来的地点正离他不远。那尸身血肉模糊,从上到下遍布裂纹,死状与上一具尸体如出一辙,应该也是由内到外的崩解。

  他再抬眼瞧去,激战中只剩下三人,敌我逐渐明朗——苏芸清与另一名林家护卫联手,才堪堪将那名使双剑的敌人挡住。

  敌人只有一个?

  这大大出乎江遥的预料,因为从前面几具尸体来看,对方至少擅长两种不同的功法,每一种都达到了宗师级别!江遥仔细观察片刻,疑惑遂解,他发觉此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已是人仙级数,甚至还在当初的凌思雪之上。苏芸清一上来就使出了各家奇门功法,想打他个出其不意,但此人的剑法却更为离奇诡异。而另一名林家护卫浑身浴血,应该是施展了某种强行提升实力的禁法,面部已经裂开成一团模糊血肉,每次出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既刁钻又狠辣,却在敌人面前没有讨到任何便宜。

  再远处,是战圈后面的林曦。她站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身后好像就是悬崖,表情凄迷又无助。直到看见江遥之时,她眼中才重新焕发出动人的光彩。

  “快来帮忙!沙流葬不是芸清一个人能对付的!”林曦喊道。

  江遥心中一动。沙流葬,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杀星魔头,第七骑士吗?据说他原本在御前骑士中位列第三,但因为太过嗜杀而闯下大祸,被降为第七骑士。其真正实力与第一骑士沈凌峰相差仿佛,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扬名天下,若非性情暴戾,此时应该也是“人间守护者”一类的人物了。

  这个穿着粗布麻衣、个头矮小、像个跑堂伙计的年轻男子,就是传说中的“阎罗门徒”?

  江遥一边往前走一边观战,看了几下那对双剑划出来的弧迹,忽然倒吸一口冷气,骤然加快了脚步。

  身为剑法大师,他自然能看出来,面对苏芸清和一个舍身拼命的林家护卫,沙流葬游刃有余,猫戏老鼠般玩耍。凭沙流葬的剑法,苏芸清随时可能会被一剑断头!

  林曦望着江遥,突然脸色一变,张嘴想要发出一声惊呼。在那之前,江遥已经停步转身。

  他身后凭空多出了一个道士,面容苍老,头挽双髻,手持拂尘。赫然是不久前才交过手的枯荣天尊!

  “原来是在这里。”枯荣天尊看着江遥,并不急于出手,面带微笑道,“看来我来得不晚。”

  江遥眯起眼睛,寒声道:“你一直跟在我后面?”

  枯荣天尊咧嘴一笑,满脸沟壑挤到了一起:“跟在你后面的,可不止贫道一个。”

  江遥吃了一惊,举目望去,果然看见远处的山坡上立着一个黄衫女子,姿容绝丽,衣袂飘飘,正负手望向这边——是第六骑士,凌思雪!

  江遥的心脏不住下沉。一个枯荣天尊的修为已经在自己之上,再加上凌思雪,自己纵有三头六臂也抵挡不住。何况苏芸清那边……

  苏芸清也听到远处的对话声,心急如焚,闷哼挥手,一对拳头左右双飞,左手落花掌,右手龙皇拳,漫天枫红中透出龙吟虎啸,连气呵成,拳掌直取沙流葬要害。

  沙流葬以剑破拳,双剑急劈,强硬地破开拳势,飞卷苏芸清半身。

  苏芸清头一回见到如此凶悍的打法,心头一凛再凛,左掌右拳一飞再飞,刹那又是上百招,撞向剑影的同时人飞身后退。

  双剑迫杀而至,寒意浸体。苏芸清连退十八步,耳中同时听到了一声惨叫。

  绝望不甘的惨叫!

  那名一直舍命攻击沙流葬的林家护卫如同断线风筝般拖着一条血虹在沙流葬脚边飞起。

  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开始崩解,鲜艳的血液从脸庞、胸膛、手掌涌出,身体如暴风雨后凋零的夏花,洒过染血长天,在蔚蓝的画布上涂抹了一笔红色。

  “不!”林曦哀伤地叫喊。

  她眼睁睁地看着小时候的玩伴一个个死去,却无计可施。

  这种命运甚至也快降临到她头上。

  苏芸清踉跄后退,双拳撞飞一串血珠,已经退到了林曦面前。

  林曦身后就是悬崖,即将无路可退。

  她心知大势已去,甚至估算过跳崖的后果。然而高崖半悬于空中,中途没有任何树枝、草木的遮拦,底下也并非草地或水面,而是数十丈宽的江岸,正值枯水时节,岸边尽是些嶙峋怪石,如果就那么直接跌在那些尖锐的巨大礁石上,无疑会被插一个对穿。

  她既无奈,又委屈。明明今天是自己的大好日子,却莫名其妙地成了青冥殿主的女儿,又摊上了皇帝之死,一下从天堂掉到地狱,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这么想着,她双眼不禁蒙上了一层雾气,转头看向崖下的那一片白色的江岸。

  如果自己死了,尸体很有可能会被带回去挂在城头示众,遭受所有人的侮辱,被说些诸如“圣城第一美人的尸体也不过如此”之类的闲话,倒不如现在就跳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可惜了,这青春美好的躯体……

  林曦看了一眼江遥,又看了看节节败退的苏芸清,心中下定了决心。

  苏芸清闷声嘶吼,已是不支。

  “一切就在这结束吧!”沙流葬腔调怪异地笑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