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四十七章 尸体
第七百四十七章 尸体

  江遥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掌,再三确认之后,终于露出一丝苦笑。

  他本以为自己又跨入到一个新境界,甚至迈入天人门槛,没想到反而倒退了几步。

  仿佛刚才气血交融、力量勃发的舒泰之感都是幻觉,一朝醒来原来黄粱一梦。

  强与弱,到底是如何变化?江遥总觉得不该如此。

  姜鸿说我肉体力量彻底消失的时候,才能抵达最强的顶点,难道不是在扯淡?照这样说来,我反而是变强了?

  江遥仰首闭眼,压抑住心中的疑虑,少倾,他抽了抽嘴角:“好!沈凌峰,你这一剑真是了不起!”

  “怎么回事?你受伤了?”苏芸清关切地贴过来,伸手在他身上探查几下。

  “不算受伤,但应该是被摆了一道。”

  “沈凌峰有必要针对你吗?”苏芸清疑道。

  “也许不算故意,只是不小心误伤罢了。”江遥想起昨日与沈凌峰一战,那时候的沈凌峰虽然一剑分化三百六十五,却远没有今日一剑震动数百里这般气象,应该是手下留情了。但就算这样,江遥也绝不会感激他!

  苏芸清凝视着十余里外那片深沉的漆黑,道:“既然没受伤,那就打起精神来。咱们得快点找到阿曦!”

  江遥也同样望向那片视线无法穿透的漆黑,道:“既然沈凌峰和杨貂都在那边,想来阿曦应该已经安全出城了吧。”

  “你也想得太简单!”苏芸清道,“圣城可不止两个高手,八大骑士才出现了两个,还有六个在哪里?”

  “你是说他们兵分三路?这是不是也太……”

  苏芸清转过头来,沉声道:“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们就不可大意!绝对绝对不能让阿曦一个人冒险!”

  “但我们去哪里找她?”

  苏芸清略作沉吟,挥手打了个响指:“城东!”

  苏芸清说着上前领路,江遥跟在她后面。

  临出城的时候,两人听见街上的行人都议论纷纷,说城门口挂着一具尸体,是青冥殿的妖人云云。两人心头均为之一紧,脚下加快了速度。

  城门口果然吊着一具无头尸体,底下围了一大群人,在吵嚷着什么,江遥隐约听到了“林小姐”三个字,连忙快步走过去。

  “让开!”苏芸清大声叫道,“惜花公子过桥,不想死的都让路!”

  惜花公子的名声最近如日中天,人们一听到他名号就纷纷散开,唯恐避之不及。苏芸清趁机挤到了最里面,仰头望着没头的尸体发愣。

  光从衣服来看,很难辨认出死者的身份。毕竟圣城里面爱穿灰衣的人一抓一大把,手掌布满老茧的剑客也不在少数。只从那齐整的伤口来看,出手之人剑法高超,一剑就把整个头颅都割了下来,死者甚至来不及反应。除此之外,死者身上的衣服再无破损,可见是一击绝杀。

  江遥在她身边问:“看出什么了吗?”

  苏芸清没回答,转头向离得不远的人们问道:“人头在哪里?”

  众人躲开了一段距离,却又不肯走远,畏畏缩缩地朝这边张望,听见她问话都面面相觑,无人回答。

  苏芸清心中不耐,走过去随便指了一个人,道:“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名被她选中的粉袄女子一个劲地摇头。苏芸清焦躁难耐,一伸手把江遥拉过来,面色不善地威胁道:“看到他了吗?知不知道他是谁?”

  那粉袄女子看清江遥面容,果然露出惊慌之色,忙不迭地点头。

  苏芸清压低声音,恶狠狠地道:“你要是不想被他在城门口就地正法,最好回答得爽利些!懂吗?”

  粉袄女子面色涨红,眼里闪动着异样的神色,勉强点了点头。

  “快说!人头到哪里去了?”苏芸清厉声问。

  粉袄女子结结巴巴地道:“刚、刚才在墙角的,后来被戍卫司收走了……”

  “你看清那人头长啥样了吗?”

  “是个白胡子老头,眉毛很长,长相很凶……”

  苏芸清“啊”了一声,情不自禁地上前两步,按住女子的肩膀,疾声问:“是谁杀了他?”

  “我没看见……”粉袄女子连连摇头,却看见江遥也凑了过来,面色霎时大变,眼中噙着泪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去问别人吧!求求你了……”

  她抹了一把眼泪,再睁眼看时,却发现前面那对男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两道人影出了城,如狂风般掠过官道。

  苏芸清心急如焚。

  她记得早上接应林曦从密道离开的一共有四人,其中武功最高的就是那长眉老者,如今尸体就挂在城头。剩下三人充其量也就是普通精锐,可能连玄罡水平都没有,如何护得林曦周全?

  江遥亦绷着一张脸,埋头狂奔。

  从那一剑断头的招数来看,极有可能是御前骑士亲自出手了。

  之前他还以为皇族不至于如此疯狂,去出动御前骑士对付一个没有多大威胁的弱女子。但看到那具无头尸体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那断颈处残留的嶙嶙杀气,证明出剑者武技不在全盛时期的自己之下!

  如果这种程度的高手来了不止一位的话,自己和苏芸清就算能够赶到,也未必就得下林曦。何况,从眼下的局面来看,很可能已经赶不上了……

  半途又发现了一具倒在路边尸体,浑身皮肉绽开,死得极惨,仿佛是由内到外爆裂而亡的,根本辨不清面目。而江遥两人也没有闲暇分析他的死因,只短暂停留了两步,就继续往前追赶。

  他们心中已经隐有预感,死的这具尸体仍是林曦的护卫。两种不同的死法,说明敌方至少两名绝顶高手。而此时林曦身边的护卫,也只剩下两名……

  江遥的心脏如擂鼓般剧烈跳动。

  不光是心情慌乱,如此竭尽全力地奔行,也让他的体力逐渐接近极限。要知道,他修为一跌再跌,如今已不再具备玄罡力量,筋骨耐力也进一步下降,远不复当初盛况。

  就在江遥的体力快要告罄之时,苏芸清突然出声道:“前面有人在打斗!”

  她知道江遥体力不支,也不跟他废话,独自一个人加快速度冲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