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无踪
第七百三十八章 无踪

  江遥吃了一惊,抬手摸了摸脸颊,问:“哪边有字?”

  “两边都有。”

  “什么字?”

  云素眨了眨眼睛,在他脸上扫了两眼,悠悠道:“此物有主。”

  江遥愈发惊奇,想要找个水边照一照,却听云素道:“别找了,你自己看不见的。不过,她却在向全世界的女人宣告哩。”

  “宣告什么?”江遥短促地问。

  “宣告她临幸过你,你已是她囊中之物!”

  江遥张大了嘴巴。

  “我说过了,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云素轻靠在江遥肩膀上,呵气如兰,“被林家的大小姐拔了头筹也就算了,连一个风韵犹存的老女人都比不过,想想就觉得很吃亏呢!”

  “话不能这么说。”江遥的手指在她身上划着圈,一边酝酿着说辞,“你想想,平日每次去饭馆吃饭的时候,都会自带碗筷吗?只要洗干净了,那还不是一样?”

  云素歪着头想了一下,眨眼道:“好像很有道理。不过我这种人……”

  江遥趁热打铁道:“你无情,我滥情,我们两个的相遇难道不是命运的安排,难道不正好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

  “所谓天造地设,在世人看来,不过是两个疯子的呓语罢了。”云素莞尔一笑,“何况怎么算都不止一双。”

  江遥还想说服他,但云素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抵住他的嘴唇,明眸扑闪,曼声道:“遥哥哥,你是想把我也收集起来,然后成为你后花园中一只被豢养的金丝雀吗?”

  江遥心头一震,凝望着眼前这张绝美的脸庞,昏暗的光线之下,一池满是涟漪的湖水正在对方的眼眸里荡漾,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今夜的月色浪漫得很,可惜却不适合你我。”云素的笑容平淡且温和,“有人在等你,你还是省点力气回去留给她吧。”

  说着,她轻轻从江遥的臂弯中挣开,站直身子,垂下眼帘,凝望着江遥伸出来的双手,摇头道:“曾有人说过会那么爱我,结果都是空口虚言。这个心结解开之前,我很难再相信另一个人。假如你我真是天造地设,那就不用在意这片刻长短,等到下次见面,或许就能水落石出。”

  “你要去哪?”

  “有人告诉我,紫星谷的那朵桃花已经开了,我想亲眼去看一看。”

  “看完之后呢?”

  云素嘴唇抿了抿,似乎很难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默然了片刻才道:“回家。”声音乍听恍似平淡,但内里却是深深的怅然之意。

  “那么,保重……”

  江遥垂下双手,目送那道倩影伴着明月,渐行渐远,渐至无踪。

  江遥独自回城。

  夜深人寂,孤影阑珊。

  走到星院门口的时候,看见一道熟悉的翩翩清影站在那儿,玉容白衣,银发在月下泛着微微毫光,俊美的面孔朝他露出微笑。

  江遥的心情也从失落中走出来,面露笑容道:“老杨,你回来啦!”

  “嗯,傍晚时候回京的,又去跟陛下复命,然后见了几个人,现在才有时间来星院找你。”

  “唔……”江遥点着头,心中忍不住又在胡思乱想。杨落这么晚了才去跟老皇帝复命,就不怕打扰皇帝陛下的好事吗?不过以他的身份,皇帝应该是不用让他回避的……

  “先跟你说一声恭喜了。”杨落笑吟吟地道,“我刚来就听到了消息,后面又去林小姐那找你,可她说你出门未归,我就在这边门口等着你了。”

  江遥的表情有几分怪异。他想到刚才自己如果不是送云素出城的话,现在应该是在跟林曦抵死缠绵了,而且很可能就在某处僻静角落,到时候杨落找上门来……那岂不是跟皇帝陛下一个待遇?

  他干咳一声,把那幅奇诡的画面从脑中甩开,道:“这么晚了你还专程跑一趟,有什么事情吗?”

  “嗯。”杨落温声道,“我之前去夏神医那看望了一下萧姑娘,她恢复得不错,明天就能下地行走了。我猜她应该希望第一个过去接她的人是你,所以就知会你一声。如果你愿意的话……”

  他看到江遥的眉头渐渐锁紧,一副犹豫迟疑之色,便识趣地道:“如果有什么为难之处,我可以替你转达给萧姑娘。”

  “不,不是为难。只是我觉得有些事情一开始就错了,当初就不该让她牵扯进来……”江遥眼神闪烁,面上透出几分落寞,思考片刻,便下定了决心,沉声道,“明天我就不去了。请你帮我传一句话,跟她说一声对不起,祝她从此远离纷争烦恼,得享平安喜乐。”

  杨落深深望着他,眼眸中波光流转,点头道:“明天她一睁眼的时候,我就会把这句话转达给她。”

  “谢了。”

  杨落挥挥手,微笑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江兄快些回去吧,春宵苦短,可别让林小姐等得太久!”

  江遥总觉得他这句话里透着明显的讽刺。他一定觉得我是个喜新厌旧、贪慕权势的薄幸之人,所以就算以他的修养也忍不住讥诮了一句……不过,他说得也没错,我就是个薄情寡义的小人。

  时至今日,年少时的初心早已不复。或许唯一在他心头横亘不变的,只有那锥心刻骨的仇恨了吧!

  临走之际,杨落又道:“江兄,明早我还要上殿面圣,大概是没法参加你和林小姐的喜事了,提前先跟你道一声贺。实在身不由己,万望见谅。”

  “无妨,以后有的是机会,啥时候只要你有空……”江遥说着突然想起一个人,问,“你回来之后有跟柳箫联系过吗?这么大的喜事,也没见他出来露个脸。”

  “哦,柳兄给我留了纸条,说他已经闭关了。再过几天,使者就要降临,他需要好好准备一下。”

  “使者……来得真早。”江遥一想到那个日子的来临,心头就多了几分沉重。他抬头望向天空。

  夜色疏朗,西边有几朵阴云,那座镇世千年的悬空之城是否就隐藏在灰霾之后?

  虽高高在上,却隐世不出。天剑之名,究竟有几分真实?

  “江兄。嗯,我想……”

  江遥落下视线,见杨落眼神闪烁,欲言又止的神情,觉得有些奇怪,便问:“老杨,你有话对我说?”

  “没,没有。”杨落一副心里有鬼的模样,垂下眼帘道,“既然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是无用。盼江兄时时警勉,勿忘修持己身,今后……各凭造化吧。”

  江遥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随口一言,江兄姑且听之,不听也无妨。”杨落搪塞了一句,便逃也似的匆匆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