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理由
第七百三十四章 理由

  “云姑娘!”江遥睁大眼睛道,“你在这等我?”

  云素走近几步,柔声道:“今晚我就会离开圣城,在那之前想把一样东西还给你。”

  “你要走?”江遥情不自禁地上前,又想起林曦还在旁边,下意识地转头望了她一眼。

  林曦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平静地点头道:“云姑娘好几次救过你的性命,她如今要走了,你于情于理都该送送她。”

  江遥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暗想我好像从未对她提过云素救命的事情,她是如何知晓的?

  此时也无暇多想,他转向云素,道:“在圣城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走?”

  “现在不走,等着喝你俩的喜酒么?”云素眨了两下眼睛,故意拖长了幽怨的语调,看到江遥的呆滞表情后又噗嗤一笑,慢悠悠地道,“今天早上,我杀了一个早就该死的人,算是为这趟离家之旅画上了完美的句点,从今往后一身轻松,再不用在这红尘浊世中打滚了,当然要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游山玩水、骑鹿访仙……”

  她后半截话,江遥已无心再听。他的脸色数度变化,想起今日一早就听到的关于沈凌峰府邸的种种风言,不可置信地看着云素,道:“你杀了……沈夫人?”

  听到这种惊世骇俗的消息,一旁的林曦也不禁睁大了双眸,捂住了嘴巴。

  沈夫人,也就是梦瑶公主,不仅是沈凌峰的现任妻子、沈月阳的母亲,也是皇帝陛下的亲妹妹,曾经名动天下的群芳谱榜眼,其身份之尊贵比起林曦来也不遑多让,如今已被眼前的少女一刀杀了?

  云素仰着脸,琉璃般的眼脉里倒映着月光,没有半点阴暗,柔声细气地道:“她死的时候,没有发出半声惨叫,表情却极度扭曲,我猜她一定是痛苦到了极点,也恐惧到了极点。明明御前第一骑士沈凌峰就离得不远,却偏偏没有察觉到任何动静。算起来,这可是多亏了遥哥哥借给人家的宝物呢……遥哥哥,你这种表情,是不想再听我说下去了吗?”她自嘲地牵了牵嘴角,“放心,冤有头债有主,怎么都算不到你头上来。”

  若不是自她嘴里亲口说出来,谁能想到如此精灵般动人的女孩,带着这般纯真无邪的表情,杀死了自己父亲的现任妻子?

  要知道,此次入住林府,还是沈凌峰派来沈月阳亲自邀请她过去的!

  难怪今早苏芸清想搬来明镜司的人马围堵陈煜却未能如愿,原来所有的人力都因这件命案被抽调过去。又难怪刚才出城的时候,感觉城门口的防卫力量比平日增强了许多倍……

  明镜司的掌剑使大概绝对想不到,凶手会一直躲在星院里,还有闲暇在最热闹的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观赏了一场盛大的武技大赛,接着又去了藏书阁,去了姻缘树下,都是耳目众多之地……

  江遥凝视她良久,动了动嘴唇,问:“你,为什么要杀她?”

  “理由还不够多么?”云素端详他难看的脸色,淡淡一笑道,“只要有她在一天,我心中就有无名烦恼、无明嗔怒,若不杀她,我念头不能通达。这样够不够?”

  “够了,够了。”江遥很快接受了事实,心想这种结果该叫沈凌峰自己一边哭去,本少侠想那么多做什么。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始终有些不自然,觉得眼前的云素看起来有种陌生的感觉。又或者说,这个样子的云素才是她原本的面貌,至于自己心中原本的印象,只是一厢情愿臆想出来的美好幻觉……

  云素扬起娇俏的面颊,轻笑道:“遥哥哥,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我这么一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却偏偏满手血腥、嗜杀如命呢?”她视线朝林曦的方向投去,“而且也开始担心,哪天我妒心大发,把林姑娘这样的天香国色也变成了尸体,那可真是连眼泪都哭不出来哩!”

  江遥摇摇头,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林曦的面色也始终如常,道:“我相信他的眼光。”

  云素瞅见他两人仍牵在一起的手,撇了撇嘴角,道:“你们两位贤伉俪夫妻情深,我就不打扰了,把这东西还你,然后当我没有来过吧……”

  “等一下。”江遥道,“四面城门都有高手把关,我送你出去吧。”

  云素瞥了一眼林曦,翘起唇角,调侃道:“你就忍心把未来的新娘子一个人留在这儿?”

  江遥转头望向林曦,道:“阿曦……”

  林曦恬静地一笑,柔声道:“去吧,朋友有难,你义不容辞。”

  “啧啧,真是个贤惠的好妻子。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云素淡淡微笑着,笑容中不无苦涩。

  林曦礼貌地回以一笑,又把一样东西塞到江遥手里,道:“这颗避风珠你带在身上,圣城那么多高手,很可能会派上用场。”

  江遥没有推辞,收好了珠子,道:“我去去就回。”

  林曦为他理了理衣襟,轻嗯一声,道:“我在家等你。”

  云素从她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道:“放心好了,在主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一般不会随便动她的东西。”

  林曦微微一笑,却又解下自己身上的外衣,正是之前江遥披给她的那件,道:“云姑娘,夜深露重,这件衣服借你御寒吧。”

  云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不推辞,伸手接过了衣服,道:“多谢了。”

  “不客气。”

  姻缘树下,林曦目送两人的身影融入夜幕之中。

  月隐云后,树影婆娑,夜风中摇曳。

  江遥往旁边瞥了一眼,少女的发梢被风撩动,云鬓花容,双唇染朱,若黑暗中静静绽放的玫瑰。

  “云姑娘……”

  云素怔怔出神,对他的呼唤恍若未觉。比起往日,她美目上的云烟更迷蒙了,就像笼罩了一层轻纱。江遥细看之下发觉,在那空灵的眼眸里,正酝酿着一滴莹然珠泪。

  江遥本待说出口的话因此堵在了半途。

  她落泪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