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合围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合围

  林曦靠在他身上,仰着脸眨了眨眼睛,道:“不喜欢吗?”

  “没……可是我们还要赶路啊!”

  林曦轻声道:“非要赶路吗?就在这里不行?”细语之间,她美目越来越朦胧,仿佛将夜晚的月光精华都化作雾气,弥漫在她无暇的面孔上。

  看着她媚态动人的样子,江遥咽了口唾沫,道:“在这里也行,只不过可能得换个时间。现在实在有点不方便……”

  “为什么?你身体不舒服?”

  “我们被人盯上了。”

  “……”林曦仍抱着江遥,睫毛轻轻随风颤动,不舍这片刻温存。江遥知道她一定十分失望和恼怒,也没有催促。林曦侧着头,咬住嘴唇,含着鼻音问,“是谁?”

  “气息隐藏得不错,然而很暴戾,很阴沉,应该不是白道人物。”

  “那又是谁?”

  “应该是我们的老朋友。他本人还没有露面,但带来的喽啰可不少,我觉得最好还是避避风头。”

  林曦终于慢慢把身子抬起来,转头看了一眼夜色中的荒岭,目中闪过一道冷意,道:“不管来的是谁,我都要他有来无回!”

  江遥知道这位大小姐现在已经出离愤怒了,但对方来的可不止一两个人,硬碰硬绝对不是个好主意。他抓住林曦的手腕,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先撤,来日方长!”

  林曦虽然恼怒异常,却也并非不明事理之人,被江遥拦腰抱住之后,就立即张开了避风珠的屏障,将两人气息和形迹一同隔绝开来,如同夜幕中的两个游魂,无声无息地潜入大荒深处。

  江遥身披夜色,笔直朝南。

  往南百余里,就是十二星关之一的礼州。那里驻扎着近万精兵悍将,只要进了城,陈煜就再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

  林曦反抱住江遥,伏在他肩上,想起他在涅槃森林第一次抱住自己的时候,也是这个姿势,当时自己羞得要死,咬紧了嘴唇不敢做声,哪里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如此自然而然地与他亲密相偎,更何曾想到自己会跟他……

  想着想着,林曦呼吸微重,霞飞双颊。

  月光突然被一片乌云遮住,夜色愈发深重。一阵大风刮过旷野,乱草低伏,如同水面波纹,涟漪荡漾。

  江遥眼中的空间,发生了不正常的流动。他立即就判断出来,这是由于某一处的重力紊乱,导致了附近一带的法则都随之发生了修改。如此现象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明。

  江遥昂然望向西面,长长叹出一口气,迈步欲拐向东方。

  然而随着他踏出几步之后,风势又转,刮得他以及背上的林曦长发乱舞,似乎在故意阻拦他的去路。

  江遥停下脚步。

  林曦却不肯下来,脸蛋埋在他肩头,闭着眼,双腮晕红,呼吸时快时慢。

  “阿曦,你先回去吧。”江遥低声道,“他们不敢拿你怎样。”

  林曦发出一声很不满足的吟哼,睁开眼慢慢下来,在夜色中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需要扶着江遥的胳膊才能站稳。她摇了摇头,并未多说。

  江遥也来不及劝她,只能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即将出现的敌人身上。

  前方有人逆风而来,一袭暗青色锁甲,长辫在风中抖动着,斜拖着长刀,一步一步,逐渐走近。

  江遥望着此人脸上错乱的疤痕,觉得这周围的空气也随着此人的到来而粘稠了几分,好像有无形的血液在四散流淌。

  “楚壮士,又见面了。”江遥笑着打招呼。

  “其实我不太想来,也不太想看到你。”冰冷而略带沙哑的嗓音响在荒野上,楚恒双眼半睁半闭,仿佛还未完全睡醒。

  “真巧,我也是。”

  江遥随意地换了个姿势,侧过头看见另一边土坡上草丛起伏,空灵的眼神穿过浓重的夜色,望见了几里之外一个正在赶来的肥壮人影。

  乱发如鸟窝,朱砂般赤红。

  打铁者朱烬。

  朱烬双臂后举,双肩扛着一对水缸大的浑圆铜锤,身子一摇一晃,搅动着周边的风向,走过之处草面如水流般起伏不定。

  “这家伙怎么还没死?”江遥道。

  楚恒抡动着手中青色长刀,亦是一脸晦气:“正是因为他没死,所以我才要来。”

  江遥叹了一口气,望向北方,看到了更多隐藏在草丛之后的身影,暗处不知有多少人头在攒动,堪比白日里藏书阁广场上的盛况。

  “这么多人,难道整个圣城的黑道势力都过来了?”

  楚恒道:“有名有姓的喽啰基本都来了吧。”

  “看来我的面子还真不小!”江遥道,“这么兴师动众,就不怕圣城里的大人物察觉吗?”

  楚恒道:“沈凌峰刚刚死了老婆,圣城都乱成一锅粥了,没人有空理会这边。”

  “那还真是不凑巧。”

  “是很不巧。”

  两人说到这里,各自陷入沉默。

  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子,也在这时从另一边走过来。

  “好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林曦蹙了蹙眉头,记起了这人的身份。她早上拦路说出来的那番话令自己印象深刻。“你?莫非陈煜……”

  她望向周围旷野,远方逐渐合拢的包围圈让她想起了苏芸清曾在自己面前一再提起的说法。那位曾经陪伴自己一段时日的陈公子,莫非真的就是所谓圣城地下势力的掌控者?

  “怎么,我的好妹妹,难道今天才发现真相?”长发女子凝视林曦,讽刺的神情不加掩饰,“那你得早点开始习惯了,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总不能每天都一惊一乍的吧!”

  她伸出一只手掌,似乎想抚摸林曦的脸颊,却被江遥冰冷的视线逼慑,不敢随意靠近,只能用目光在林曦身上游弋,咯咯笑道:“越完美的珍品就越易碎。我们谁都不想伤害她,然而刀枪无眼,这么漂亮的小脸蛋要是不小心划了道疤,那可真就——”长发女子啧啧摇头,捂住半边眼睛,做出一个不忍目睹的表情。

  “陈煜呢?”林曦深吸一口气,尽量冷静地问,“到现在还不敢露面吗?”

  长发女子戏谑道:“你想见他也不难,一会儿八抬大轿把你抬回去,洗干净了裹上床,你自然就能看到他。到时候你想怎么看他,看哪里都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