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皆敌
第七百一十九章 皆敌

  盛若虚在山巅上,俯首望着苏子修坠落之处,面色深沉,看不出一点喜怒。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假惺惺地忏悔,为苏子修说几句惋惜的话之类,但细心的观众发现他的脸孔正逐渐发生改变,五官和棱角都在向苏子修靠拢,才一会儿工夫,就已经有了苏子修的几分神韵。

  ——他扮成苏子修的模样,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自然不问可知。此时广场上一片唾骂之声,很多人甚至觉得连惜花公子与他相比起来都算得上正人君子了。

  盛若虚或许已经预料到自己名声的败落,所以他脸上没有半点得意之色。但从他的眼神看来,并没有打算因为别人的看法就放弃自己计划的意思。他是一个坚定务实的人,不会被所谓的仁义道德迷惑,认准了的事情,无论通过什么手段也要实现。即使万人唾骂,他也要以自己的方式,一步一步登临顶峰!

  苏芸清双手掐着虎口,咬着嘴唇,死死盯着盛若虚的面孔,神情阴沉得可怕。

  一旁的林家长老见了都有些心惊,小声道:“贤侄女啊,这个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就不要太伤心了……”

  苏芸清哼哼两声,又嘿嘿冷笑数下,淡淡地道:“也不怪他。正常人谁会时刻防备着同伴呢?”

  林家长老附和:“子修是个好孩子,只一时大意才遭了暗算,非战之罪,非战之罪呀……”他斜瞅着苏芸清脸色,试探道,“丫头,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形势的确对江小友有些不利,但规矩既然已经定下来了,在座的又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宿老,你就不要再让我难做啦!”

  苏芸清哦了一声,奇道:“我都没说几句话,怎么又让林伯伯难做了?”

  林家长老苦笑道:“你这丫头肚子里打的什么主意,老夫难道还不知道吗?”

  “林伯伯莫不是以为我又要插手?”苏芸清说着摇头,“那你就多虑了!这次我会老老实实地做一个看客,一定不会坏了规矩!”她目光投向远方,轻哼道,“陈煜已败,他如果连这一关都闯不过去,也就没资格去牵阿曦的手了……”

  江遥往北而行,途径离火地狱,震宫雷池,到正北坤宫又折向西方,过艮坎两宫,抵达西南巽位,一路烟熏火燎,颇为艰辛,却未遇到半个人影。

  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方向感,又猜测是否因为卦象偏离、九宫移位,所以地形变更,导致自己迷失于其中?

  按照两人之前约定,就算没有找到罗加,苏子修也该在坎巽边缘等着自己。如今久寻不至,莫非苏子修已经陷入了苦战?

  江遥思索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留在原地继续再等半个时辰。如果苏子修还不来,说明他已陷入苦战,那自己就得单独行动了!

  广场上的观众都开始替他着急,他们以局外人的视角俯览全场,能够清楚地看到局势正一步一步发展到对他颇为不利的境地——不仅盛若虚正在西行,很可能在巽宫与他相遇,而且他苦苦寻找的罗加也已经在中宫与吴哲碰面,两人重新结盟,相隔数十里外就以无名咒法牢牢锁定了他的位置,正笔直朝坎巽交界之处奔来。

  也就是说,全场剩下的四个人中,除开他自己在外的另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他视为头号大敌,欲除之而后快!

  江遥冥冥中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在风水交界之地来回踱着步,神情颇为不安。

  吴哲与罗加二人正联袂前往西南。

  吴哲此前被陈煜打入泥淖之中,又遭数十倍重力镇压,多亏秘传胎息之法才保存了实力,但就像经历了一场沉睡似的,对上方的几场连番大战一无所知。一觉醒来,陈煜败亡,严明远盛极而衰,局势大变,所以不得不向罗加虚心求教,打听如今的状况。

  罗加一边御风而行,一边向吴哲讲解删减版的大战经过。

  “……当时你与钟兄失陷之后,陈煜追杀我到五里开外,正遇上了苏子修和严明远、盛若虚三人,双方碰面,本应是合力对付陈煜,然而那苏子修一见我就视若仇寇,第一时间就将龙皇拳朝我身上招呼过来……”

  “那又是为何?”

  “吴兄有所不知,那苏子修与惜花公子事先早已结盟,而我又在震宫跟惜花公子做过一场,双方早就结怨,所以那苏子修宁可弃陈煜不顾也要取我性命……”

  “哼哼,吴某之前也跟那惜花公子打过照面,照这么说来,苏子修肯定也是不会放过我的了!”

  “所以于公于私,都不该让惜花人得意太久……”

  经罗加亲口修订之后的战斗版本,七实三虚,大致经过差不太远,只是涉及到他自己和江遥的部分则有大幅改动。在他口中,自己俨然成了一个嫉恶如仇的正人君子,立誓铲除陈煜和江遥这两个败类,乃是惩恶扬善的侠魁人物。至于好几次落荒而逃的经过,则被他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吴哲也凑趣地没有多问。

  场下一些女孩子还在高呼着吴公子重振旗鼓报仇雪恨,但精明点的早已看出了他身边罗某人的一些问题。至少当初吴哲和钟刻深陷泥潭,而罗某人却一招不发掉头就跑。此后第二次与陈煜照面时,正值苏子修朝他出手,陈煜不落井下石也就算了,却似乎欲对他伸出援手……种种迹象,不得不让人怀疑罗某人与陈煜的关系,以及他带领吴哲、钟刻大模大样踏进陷阱的用心。

  吴哲本人却对此蒙在鼓里,频频点头附和罗加的言语,让一些女孩着急得捶胸顿足,恨不得冲进光幕里去拆穿真相。

  “一个没脑子的蠢货而已,至于为他激动成这样?”小七撇嘴道。

  沈依蝶道:“或许只是因为当局者迷,那个吴公子应该也不想这样的。”

  远处传来嚎哭之声,小七指着一个爬上了擂台狂呼大叫的女孩子道:“那也不至于连一点体面都不要吧?”她回头朝沈依蝶眨了眨眼,“热恋中的女人都这样吗?”

  沈依蝶粉脸一红,道:“我可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