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一十一章 苦海
第七百一十一章 苦海

  后边盛若虚看到陈煜摇摇晃晃的姿势,好像随时快要倒地的样子,哪还有耐心听他说下去,当即抡起手中家伙,高喝一声:“小子,看棒!”脚下生风,若猛虎下山般朝陈煜后脑勺撞过去。

  陈煜即便身躯不太受控制,连带着转头都有些艰难,但他周边的十余丈范围仍是武者的禁域。盛若虚跑到一半,就已握不住手中狼牙棒,腰杆被超出己身十多倍的重力压成了弯弓。他自知这已是自己的极限,最后奋力一甩,狼牙棒呼啸飞出,也只多行了几丈就跌落下来,把地面砸了个坑。

  盛若虚吃力地保持站姿,抬头看向远方的幽灵骑士群,大声道:“明远老弟,看你的了!”

  不消他说,亡灵的哀啸嚎哭声就已经近在眼前。

  天幕一暗,最先到来的是一波骨箭之雨,抛射的角度覆盖了陈煜周围的五丈范围,可能连他附近的重力变化都考虑进去了。但那一拨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并未收到预料的效果。陈煜只一抬手,整个人似乎被看不见的圆球所罩住,头顶射落的骨箭纷纷落在圈外,无一能近他周身三尺。

  倒是陈煜后方的盛若虚遭了无妄之灾,有一片箭雨似乎受到了紊乱重力的影响,好死不死地朝他这边抛来。此时他连腰杆都挺不直,哪有力气躲闪,只得咬牙用护体真气强撑了这一波,口中高叫:“明远老弟,不要急,慢慢来!”

  此时他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脸色已跟陈煜差不多的苍白。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观众们都已明了眼下场中的局势,各自嘀咕:“这严明远也是够爽利,一口气把剩下的人一并打包带走,也不怕吃撑了肚子!”“搞了半天,拳脚再好,法术再高,都不如下毒来得利索!”“本来还想看惜花公子跟陈煜再打一场呢!”“嘿嘿,等惜花公子赶来,哪里还有戏看……”

  沼泽地里,怨灵哭嚎声四起,碧绿的瘴气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灰暗的色泽,并迅速向四周扩散。

  盛若虚抬头望去,只见雾气中仿佛浮现出一张张恶灵的面孔,穷凶极恶,狰狞可怖,团团围住了自己,哪里还有出路?

  此时此刻,他若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真是白吃这么多年的饭了!

  盛若虚叹了一口气:“明远老弟,你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

  举目四顾,恶障遮天,连前边陈煜的身影都看不见了,天地间仿佛独剩自己一人,和无数纠缠着的青面獠牙的恐怖鬼脸。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末路穷途吧!

  四名选手的视野各自被鬼雾隔断,他们的画面却是几乎一致的幽冥鬼域般的情景。那一幕幕似真似幻的怨灵扑来的幻影实在瘆人,连旁观者们都觉得一阵心惊肉跳。仿佛世间已经沦陷,血肉之躯在深渊中挣扎,一步一步,越陷越深……

  勾魂摄魄的幻听,已将全场所有杂音压下。广场上近万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再无半点喧哗。

  这时候,鲜少有人注意到,另一道正在飞速赶来的身影,已经离这边不远。

  “请问,苏子修在吗?”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第五人的嗓音,仿佛远在天边,经阴风鬼雾刮散,模糊得几乎难以辨别。

  身陷众鬼包围的苏子修却清楚地听到了这一句,昂然抬头道:“是江兄吗?我在这里!”

  他这句话以真气包裹,语声如雷,却传不出多远,就被阴肃的鬼哭声截断,消融在怨灵的呢喃声中。

  四围的森森尸气再度迫近,四面八方涌来污泥巨浪,似要来享受鲜血的盛宴。无数鬼叫鬼哭响不绝耳,连台下观众都受不了折磨,捂住耳朵。更有人觉得画面中的天地都晃荡旋转起来,让人恶心欲吐。

  “苏兄,你还活着吧?”江遥的喊声再度传来。

  苏子修一拳击碎数条鬼影,提气回道:“我——”他张口才说出一个字,忽有凌冽腥臭的寒风涌来,死命往他嘴中灌去。酷冷之气直透胃肠,噎得他两眼翻白,使出吃奶的劲才挣回一口气来。

  江遥着实郁闷。

  他听从苏芸清的吩咐,先去中宫转了一圈,连个鬼影都没见着。后来又陆续跑了好几个地方,被烟熏火燎,雷劈土埋,就差没把整个洞府翻一遍了,结果还是回到沼泽才算对路。早知如此,他又何必辛辛苦苦在一炷香的时间里跑了数百里地呢?

  等找到苏芸清所说的那人,眼前的场面却让他傻眼了。铺天盖地的,都是鬼影。雾里飘的,水上浮的,还有马上骑的,没一个活人,全是妖魔鬼怪。

  托地藏的福,他对付这些鬼物也算有经验的了,然而这数目却着实让人提不起精神。本以为找到苏子修就算完事,两人按照苏芸清写好的剧本顺顺当当地走完过场,但照眼下看来,她匆忙找来的龙套演员似乎不肯配合?是嫌钱给的少了,还是觉得心里受了委屈?

  本少侠是来找帮手,可不是给人收拾残局的……

  四周风声呼啸,江遥静立了良久,一阵莫名其妙的心悸令他蓦然回神。抬起头来,见是一个阴风中摆动着的灰白身影,面孔腐烂了大半,一双凸出来的眼珠死沉沉俯视着他,阴森森的满是恶毒。

  “呃,我来找人,能不能借过一下?”江遥道。

  那鬼物对着他的眼睛,渗血的嘴角裂开,注意是裂开不是咧开——那情景简直让人尖叫——冲他露出了一个无比阴森诡异的笑容,然后吐出一条蛇一般的细长鲜红的舌头,朝他脖颈卷来。

  “这边不给过吗?”江遥身躯一仰,翻空跃起,退到三丈之外,“要不我还是换条路算了?”

  阴森鬼雾深处,传来一种如同混杂着亡灵啸声的阴柔嗓音:“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回头?”

  江遥转头看了看周边突兀出现了十余道幽暗身影,叹了一口气,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嘛!”

  鬼雾深处传来桀桀怪笑:“苦海茫茫,无处为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