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七百零一章 离宫
第七百零一章 离宫

  铜钱弹来的时候,凤凰虚影已经凝结了一大半,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熊熊燃烧之势蔓延四野,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冷不丁整个天地骤然化为一片惨白,罗大少侠视野失色一瞬之后再复原,发现背后火焰鸟早已连火星子都不剩了。

  ‘什么情况?’

  眨眼的愣神之后,他才听到了半空中顺后传来的滚滚雷声。

  ‘刚才是有雷打下来了吗……不对!按照我的推算,震卦发动的时间应该是在半刻钟之后——’

  江遥双脚落地,足尖一点纵出,躲过一条青色飞龙的袭击,右手两指一扣一弹,又是一枚铜钱射出。

  「空间涟漪」!

  罗加猛地抬头,这一回终于看清了半空中当面轰下来的那道不断湮噬空间的毁灭光芒。

  “走!”他立即发动了引雷咒,想把霹雳引到一旁。然而人类施法的动作,能够快得过闪电吗?

  其实在他看到那道光芒的时候,雷霆已经砸到了头顶,后面的那些动作只是徒劳的本能反应罢了。

  青色的护罩应声告破,第二层的护身符也被打得焦黑一片,第三层的本命铃铛发出急促的锐响。只差一点点,就得亲身感受天地之威的可怕了!

  罗加浑身起了一层白毛汗,右手一甩,虚空中凝现一道古篆,他的身影随即从原地消失。

  只留满空的青色飞龙,龙吟阵阵,奋不顾身地扑向目标。

  江遥并不关心罗加去了何处,如果有得选择,他连刚才这场架都不想打。躲开众多热情飞龙的招待后,他掂了一下,钱袋中大约还有十一二枚钱币,应该足以支撑到自己走出这片危险地带了。

  擂台上的光幕中,人们看不到交战双方的小动作,只见两道闪电先后打下来,就啥也看不清了。等到画面逐渐恢复的时候,本应正在厮杀的两人已经处于不同的环境里。

  “什么玩意儿?这就没了?”

  “耍我的吧!”

  “退钱!退钱!”

  “砍死他……”

  司仪姑娘的声音也是沉默了一会儿,好像终于回过神来,不确定地道:“刚才江公子貌似使出了道家失传已久的掌心雷?据说整个大陆现在只有芳华观小仙人会这一招,想不到江公子竟然偷学了过来,莫非他们两个……啊啊!我都说了什么?呸呸呸!刚才我什么也没说!不过我看江公子掌心发雷之前也没有祭符,莫非他跟罗少侠一样,也是一位八阶以上的符咒师?”

  “什么狗屁玩意儿,以为符咒师是大白菜吗?你不懂就别乱说!”

  “就是,退钱!”

  “水平太差了,换人!换人!”

  场面嘈杂一阵后,司仪姑娘似乎理出了一点头绪,道:“我想起来了,之前惜花公子在阳州出现的时候,曾经残忍杀害了前去保护依蝶姑娘的陆公越老先生,根据小道消息说,陆老先生像是被雷劈中,浑身都化作焦炭,连一块完整的骨肉都没剩下……”

  “竟有此事?”

  “真的假的?”

  “这么说姓江的还真有可能是个符咒师……”

  “那你说说他跟坐忘山小仙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亦师亦友?”

  “亦师亦妻吧……”

  果然小道消息才是吸睛的最佳法门,这下也没人叫骂了,观众纷纷陷入了对道门桃色八卦的猜测中。

  数里之外,罗加抚着胸口护身符,回忆起方才那一道湮灭万物的白色闪电,心里头犹存阵阵惊悸。“难道是掌心雷……”

  可是那家伙怎么可能会掌心雷?

  江遥走了十余里地,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便知道自己大概已经来到了震宫与离宫交界的边缘。

  离宫的天色,明显比震宫要亮堂许多。虽然天不见日,但一眼望去,漫天红彤彤的云霞都好像要燃烧起来似的。大地亦是焦黑一片,不过地底深处犹如埋着一个大火炉,热量直透脚底。要是脱了鞋走在地上,估计一小会儿脚板就会被烫熟。

  满场的观众又一次发出叫好声,因为代表江遥视野的光幕中,再度出现了一条人影。

  那人体格修长,身挟红光,手持一杆梅花落,龙行虎步地走来,气息炽烈如燃烧。

  ——枪棒无双之鬼,钟刻!

  “死定了!他死定了!”一名高大的壮汉锤着胸脯嗷嗷大叫,毫不顾忌旁人怪异的眼光。

  “姓江的流年不利呀!”殷妍捋着长发冷笑。

  “他命犯太岁,注定第一个出局!”

  林曦两只手都扶在栏杆上,皱着眉头想:之前按照芸清的说法,她安排的路线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先是罗加,接着是钟刻,没一个好相与的。本来能够进入决赛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江遥不应该在一开始就遇到这么多敌人……

  钟刻外放的真气,正如烈焰般铺天盖地地冲江遥狂涌而来。

  江遥不得不放慢脚步,道了一声:“好招摇的气息。”

  钟刻嘿然笑道:“不招摇一点,怎么能引蛇出洞呢?”

  他近距离打量江遥,觉得此人的气质与自己正好相反,没有半点汹涌澎湃、令人窒息的霸道,只如山间的云雾一般,飘飘渺渺,变化不定。

  江遥道:“真是凑巧,我也在找一条毒蛇。但他好像不在这附近。”

  两人距离越走越近。钟刻将掌中梅花落划了个弧:“绕着外围走一圈,虽然时间长了点,但总归能找到他。”

  “但在那之前,你会遭遇很多意料之外的对手。”

  “无妨。权当是热身了。”说这话的时候,两人相距已不足十步。“那天晚上看到你剑法的时候,我就想跟你交手。”钟刻眼中火焰熊熊,语气却一转,“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也觉得不是时候。”

  “等干掉那个人之后,再来与你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正有此意。”

  两人擦肩而过。光幕上的画面一瞬间的重合之后,再无相遇的机会。

  广场上顿时哀声一片。

  “什么嘛!要打不打,你们是串通好了来骗钱的吧?”

  “姓钟的这小子浓眉大眼,居然也跟惜花公子沆瀣一气!”

  “骗子!退钱!”

  “退钱!”

  横越离宫六十余里,如同翻过了一座火焰山。纵有灵力护体,江遥还是被烧得汗流浃背。

  离宫过后,便是兑宫。

  黑色的烟雾蔓延在兑宫边界,遮断了远处的视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