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九十三章 绸缪
第六百九十三章 绸缪

  “哎呀,真是遗憾,好像晚了一点。”凌思雪像是十分惋惜地道,“如果夏神医住在这附近就好了。”

  江遥仿佛没听出她的戏谑,点头嗯了一声。

  “既然元凶已死,谁也无法证明你的清白,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真正的惜花公子了!”凌思雪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我现在杀了你,依旧是为民除害,为画眉儿报仇!”

  江遥眉梢一扬,淡淡地道:“化真宗的人,都是这么颠倒黑白,不讲道理的吗?”

  “道理?”凌思雪磨牙般恨声道,“你对我做那件事情的时候,可曾跟我讲过道理?”

  “那件事情是我不对,但既然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老是惦记着它干嘛?过去之事不可追,日子还要继续过,何必耿耿于怀?就让那些不愉快的记忆都随风飘散吧!”

  “好一个随风飘散,你说的倒是轻巧!”凌思雪咬牙切齿,眼眸中杀气炽烈,“事到如今,你还没有一丝忏悔之心……”

  江遥看到她似乎随时要动手的模样,忙后退几步道:“小心,别伤到了依蝶姑娘!”

  凌思雪眼皮一垂,瞅见躺在地上的沈依蝶,杀气稍敛,念头一动,就将沈依蝶身上的禁制解开了。

  沈依蝶长喘一口气,慢慢坐起来,手还撑在地上,就转头向江遥说道:“江少侠,我愿意在天下英雄面前为你作证,你是被诬陷的!”

  “多谢了。”江遥回以微笑,道,“不过不必费这个工夫,我的面子还没那么大,请不来天下英雄。”

  “可是……”

  沈依蝶还欲再说,凌思雪已走到近处,将她搀扶起来,道:“别管他,快些回去吧,别让他们担心。”

  听风楼的主事人没法不担心。

  依蝶姑娘被挟持自有化真宗主等侠士去操劳,而一位朝廷命官、封疆大吏死在楼中,才是最最要命的事情。

  最为可恼的是,这胖子居然是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死的,连带着还砸死砸伤了好几人,那场面简直让人笑不出来。好好的一桩舞会发生了这种命案,听风楼肯定是开不下去了,搞不好自己一帮人都得给抓去吃牢饭……

  听到外面通报依蝶姑娘平安归来的消息,主事人勉强打起几分精神,亲自出外迎接。

  小七第一个冲出去,绕着沈依蝶左看右看。

  “行了,别绕圈了,我都快被你绕晕了。”沈依蝶道,“你想在我身上找什么?”

  “找定情信物啊!”小七握着双手,歪着脑袋说道,“江公子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也没给你留下点什么东西么?譬如一个手掌印,一个吻痕什么的……”

  “哪有那种事情!”沈依蝶佯怒,“你这小脑瓜子里成天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谁叫你每天都在我耳边念叨来着……”

  因为沈依蝶受了惊吓需要休息,舞会肯定办不成了,江遥便告罪一声,径自回到星院。

  他走到自己常住的陋室前时,意外地听到里面传来两个女子的谈话声。

  林曦和苏芸清都在屋里。

  剑侍阿梅虎视眈眈地守在门口,远远就瞪视江遥。

  江遥干咳一声,道:“烦请通报,江遥前来拜访。”

  阿梅撇了撇嘴,慢吞吞地不愿挪步,这时屋里已传出苏芸清的声音:“进来吧。”

  江遥微微一笑,在阿梅嫉恶如仇的注视下推门而入。

  屋内狭小,林曦和苏芸清各坐床铺一头,一人捧着一本书在读。

  江遥未加思索就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心里免不了转动些特别的念头。不过看这床榻的尺寸,肯定是睡不下三个人的了。

  他刚坐下来,苏芸清就开口道:“回来得挺早嘛,难道只有一次?”

  江遥道:“七次。”

  “还是七次?”苏芸清扭过头来,眨了眨眼,“算上路上的时间,难道是一弹指一次?”

  “哪有那么夸张,至少也一炷香好吗……”

  林曦略微蹙眉,并不喜欢两人开这种玩笑。她出声岔开话题道:“江公子,明天的决赛你有什么打算?”

  “明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

  林曦愣了一下:“那,有没有一个大概的策略,跟谁结盟,主攻谁人,何时出手?”

  “这个嘛,非要说的话,现在还只有一个初步的思路……”

  “什么思路?”林曦和苏芸清异口同声问。

  “谁先打我我就打谁……”

  “……”林曦面上一瞬间说不出是什么表情。苏芸清则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神态,扶额吐出一口气,继而直起腰肢,恨铁不成钢地道:“就知道你脑子里除了女人就装不下别的!还好我早有准备!”

  江遥笑道:“这种小事自然有你来操心。”

  苏芸清翻了个白眼,道:“你给本公子听好!我已经派人写好檄文,列举了姓陈的那小子罄竹难书的十大罪状,今晚就让人各处张贴散发,等到了明天,所有人都会知晓他的真面目……”

  江遥刚想问陈煜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就被苏芸清一个闭嘴的手势赶退。

  “今晚是最后一夜,陈煜就算知道了也来不及做出应对,明早是消息发酵的最佳时间,所有人义愤填膺,陈煜声名扫地,那时便是你的机会!”

  “话说陈煜的名声好像本来就不怎么样。”

  苏芸清哼了一声:“以前是‘不怎么样’,明早就是‘恶名昭著’,人人得而诛之!”

  “为什么感觉你在指桑骂槐?”

  苏芸清白了他一眼:“你名声虽然也很烂,但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这种陈年往事早就在人们心目中渐渐模糊。唯有新鲜爆出来的猛料才富有冲击力!到时候你打着大义的旗号,联合各路英雄惩奸除恶!对于姓陈的这种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当然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上……”

  “停一下!”江遥往前一推手道,“这种话说出来,总觉得有一种会被秒杀的预感。能不能换一句台词?”

  苏芸清斜睨着他,看了一会儿,点头道:“虽然风头已经过去,但以你的名声确实还不太适合干出头的活儿。我之前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一位同伴,本来是由他协助你,现在看来还是由他来登高一呼吧。到时候你在底下响应几声,然后跟着一哄而上就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