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赛程
第六百七十三章 赛程

  跟那位大汉一样不甘被轻视的人很多,马上就有人附和:“他以为他是谁啊!不就打败了一个沈月阳嘛,看他得意成什么样!有本事,到北丰秦面前嚣张去呀!”

  “就是,欺软怕硬的小人……”

  不过这一次,底下也掺杂了一些细小的不同的声音:

  “其实他也挺强的。”

  “也许有资格与北丰秦一战。”

  “听说他跟北丰秦是好朋友……”

  “这么说来,他一直只是不愿意出头逞强而已……”

  “仔细想想,林姑娘的眼光怎么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她选中的郎君,又怎么会是庸碌之辈呢?”

  “嘿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臭小子触发奇遇,获得高人隔代传承,横空崛起,让所有瞧不起他的人都刮目相看,成功夺得天下第一美人的芳心,这倒也是个不错的故事……”

  江遥听到司仪报了自己的名字,便匆匆上场走了个来回。待回到苏芸清身边时,发现她还在为陈煜之事耿耿于怀。

  “是我太过慈悲,纵容那鸟贼嚣张这么久。”苏芸清遥望擂台,目光幽深地道,“后天,我会让他笑不出来。”

  江遥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明白,苏芸清的愤怒其实更多的只是掩饰她的慌乱。毕竟,陈煜骤然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实力,事态已经逐渐脱离她的控制了。

  不过,以苏芸清的神通和武技,要对付陈煜其实也不难,陈煜的剑法算不得多么高明。唯一担忧的是,陈煜是否还准备了其他底牌……

  “凌老前辈对陈煜比较了解,你最好回去问问他。”江遥提醒道。

  “我已经问过了。”

  “凌老前辈怎么说?”

  “他说,如果被我近身,姓陈的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但要小心他的反手剑和左手剑。”

  “这位陈公子好像专擅一些冷门的伎俩啊!”

  “有什么样的心机,就练出什么样的剑法!”苏芸清哼了一声,“不管他还有什么花招,后天自会见分晓!”

  旁边的林曦一直处于神游状态,听到苏芸清的最后一句才回过神来,道:“芸清,你要亲自上场?”

  苏芸清道:“按照计划,后天决出冠军之后,我就是胜者的最后一关考验……”她说着瞥了江遥一眼,幽幽地道,“以这小子的状态,凑上去大概只够给陈煜塞牙缝。”

  “不要小看我。胜负不是由表面上的战力决定的,就算陈煜打败了沈月阳,决赛时也可能会冒出一个更强的隐世高手教他做人。”

  苏芸清耸了耸肩,道:“十六强的名单差不多可以确定了,剩下的都没什么悬念!走吧,去找个地方喝茶!”

  一见小姐要启程,附近隐藏的林苏两家护卫们都聚集过来,拱卫着两位小姐沿湖堤下行。

  迎面遇到的学生们一见这阵仗都纷纷避让,暗叹七大世家好大的派头,这样一个防卫阵容,大概连一只苍蝇也无法飞近林小姐吧……

  不少年轻人都在哀叹,以往尚有机会与林姑娘近距离交谈,如今想远瞻一下林姑娘那双修长笔挺的玉腿都变得遥不可及了,这就是人自出生起就无法弥补的差距……

  少数眼尖又胆大的人往护卫群中多瞟了几眼,如愿看到了中间林曦的侧影,虽然被重重遮挡,仍然不掩美丽。不过,走在她旁边的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看背影好像不是陈煜,而且苏姑娘也走在他左边……这架势,俨然他才是整支队伍的中心啊……

  这蹊跷的一幕,经过好事者的口口相传、有心人的添油加醋,很快就像长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星院,并衍生出诸多版本——

  “嘿!你知道吗,我今天看见林家大小姐在小树林跟一个男人野战,旁边还有苏芸清作陪!”

  “不可能吧?林姑娘做得出这种事?谁这么大胆子?”

  “听说是惜花公子,有人认出了他屁股上的一颗黑痣,这还是百里无痕姑娘和樊杏儿亲口确认过的!”

  “怎么樊杏儿也跟他有一腿?”

  “你不知道吗?樊杏儿跟百里无痕是好朋友,百里无痕上了贼船,又怎么甘心无人作伴,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

  此时的江遥尚不知谣言正在发酵,将惜花公子的名声推上了一个更高的巅峰。他正向苏芸清询问腊八武道大会最后几场赛程的细节。

  “今天决出十六强名单,明天是八强,后天怎么选出冠军了?越到后面不是应该越讲究排场吗,四强之后还有决战,那时候怎么也得请几位前辈宿老点评点评,再请几位歌舞大家鼓舞一下士气,至少也得单独花一天吧?”

  “没有四强。八强之后就会举行一场混战,赢到最后的人就是冠军。”

  “这……不合道理吧?”

  “哼哼,名列八强之人,个个都是顶尖高手,战力只在伯仲之间,胜负很大程度上受到当时状态和精神的影响,非要给他们排一个高下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得从另一个层面来筛选。”苏芸清说着,眯眼笑了起来,“真正的强者,要么具备与天下人为敌的勇气,要么善于利用身边所有的资源来拉拢盟友,无论怎么样,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迎娶阿曦!”

  “还有这种规矩?”

  “嗯,我刚才决定的。”苏芸清露出皓齿,笑得无比灿烂。

  可想而知,今天刚刚表现出碾压级实力的陈煜,在混乱的战斗中会被多少人同仇敌忾。能想到这样的好主意,我苏大公子真是太聪明了,哈哈!

  林曦却面含忧色,道:“这样一来,江公子也会被所有人针对的吧?”

  “呃……”

  一股纸灰的味道从前方飘过来,几人都不由收声,脸色也沉重起来。

  路边,一个身披丧服的年轻女子正半跪在地上烧纸钱。她跟前已经烧了一大堆黑色灰烬,但还有两大摞纸钱摆在旁边。她嘴里低声诵念着经文,不时上香礼敬无常、俯首叩拜阎罗,吟唱声如诉如泣。

  她的丈夫应该就是昨夜死在动乱中的星院学生,如今她满脸的麻木与憔悴,仿佛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如果战争扩大,以后像她这样的可怜人会越来越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