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夜半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夜半

  祝飞下去之后,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动静。

  就在苏芸清等得不耐烦,要把祝飞的两个结义兄弟也一并派下去的时候,窟窿里面突然传来了声音——

  同时是三个人的脚步声,而且两人正在交谈。

  “这回多亏了北丰兄,不然拖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哪里,陈兄你不也找到这里来了吗?”

  “若没有北丰兄的量天尺,就算我找到这里来也是徒劳……”

  苏芸清耳朵一动。听起来,是陈煜和北丰秦的嗓音。那么法阵解除了?

  须臾,只听衣袂振动声,有人从窟窿里跃上来。待那挺拔的身影站定,众人凝目望去,只见是个身着玄衣、腰别短萧的男子,赫然乃北丰秦无疑。

  陈煜和祝飞也陆续上来。

  陈煜还算正常,祝飞的脸色却十分阴沉,盯着陈煜的后脑勺,不知在想些什么。

  “法阵解除了?”苏芸清问。

  “嗯,多亏了北丰——”

  苏芸清没等陈煜说完,就打断道:“下去那么久,怎么也不吱个声?害阿曦为你担心!你以为这样做就很有英雄气概是吗?”其实她心里真正想说的话是,你怎么没死在下面,害老娘空欢喜一场!

  “是我的疏忽!忘了下面有隔音结界!”陈煜赶忙向林曦道歉。

  林曦温言劝解了几句,又向北丰秦打听了一下下方情形,确定那丧尸法阵已被捣毁,才与众人一道返程。

  一行人出了炼丹房,只见道路上散落了一地的猫狗尸体,血腥扑鼻。那些猫狗本来已经死去多时,很多甚至由不同的身躯拼凑而成,眼下失去了咒法的支撑,顿时支离破碎,血泊中一地的断爪和尾巴,肠子也随处可见,惨绝人寰,触目惊心。

  众人虽然都是见惯了生死的修行者,但还是为眼前的惨烈场面震动不已。夜风吹来一阵浓郁的腥味,恶臭直冲脑门,人们纷纷捂住口鼻,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争先恐后地离开了这人间地狱。

  法阵捣毁之后,笼罩在星院上空的无形幕布才被揭开,各自为战的小团体们这才听到了其他人的声音。除了劫后余生的庆幸之外,还伴随着亲友罹难的失声痛哭,以及众多伤者的悲惨哀嚎。

  这些猫狗身上所带的尸毒,对于修为不够的人来说无异于噩梦。可想而知,随着尸毒的扩散,明天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苏芸清,也对这种罕见的毒素束手无策,只能带着林曦迅速远离这片区域。

  林曦几乎是闭着眼睛,才在林家剑士的护卫下离开星院。那些痛苦的呻吟在她耳边久久萦绕不绝,她无需睁眼,就能想象出那些地狱般的场景,更加对背后的黑手深恶痛绝。她暗暗立誓,待将来执掌林家之后,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那祸害人间的风雨楼连根拔起,以祭奠今夜逝去的千百亡魂!

  那些死去的人,每一个都曾是天之骄子,肩负着一家乃至一族兴起的期望,如今只能躺在肮脏的血泊里,甚至连尸体都被啃得残缺不全……

  林曦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意识到,七大世家,不应该只是高高在上的泥塑神像,在安享富贵的同时,也应该为这人间做点什么,才不枉费黎民百姓千年以来的供养!

  她突然回想起来,陈煜曾对她说过类似的言语,当时自己虽然觉得有些道理,但并没有往心里去,听过也就算了。如今再细细思之,句句在耳,竟异乎寻常的深刻,每一句都深得我心,引人共鸣。

  ‘他……莫非以前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林曦转过头望了陈煜一眼,陈煜嘴唇紧抿着,显出一种压抑的平静。这让林曦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察觉到林曦的注视,陈煜抬起头来,微微一笑。

  这一笑如往常一样优雅、客套,像一个标准式的贵族礼节。但林曦却在这一刹那瞧见了陈煜眼中的火焰,她突然发现自己实在太不了解这个名义上的准未婚夫了……

  星院外围亦有不少猫狗肆虐的痕迹,路上可见新鲜的白骨。凌霄看了,不住啧啧感叹:“可怜!可怜!”

  苏芸清亦深有触动,一路上都低头沉默着,没怎么讲话。

  一行人在沉闷的气氛中走到了玉兰园,作为主人的林曦虽然心情不好,但也象征性地挽留了诸人住宿。结果没一个人客套,全都留了下来。

  众人浩浩荡荡地进入了林家府邸,把前来迎接的老管家惊得瞠目结舌。好在这里是作为半个行宫来设计的,屋子够多,床铺也不虞匮乏。

  此时将近四更天,大伙儿都累得够呛,各自分到客房后便倒头就睡。

  江遥尤其困顿。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一松懈下来就觉得疲惫欲死,连洗漱都没力气做,在后背刚刚贴上床榻的时候,就已经沉入酣眠。

  一夜无梦。

  次日晨光熹微的时候,江遥就感觉旁边有人影晃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是苏芸清和林曦两个,便摇了摇头道:“我再睡一会儿,你们先吃。”

  苏芸清没好气地道:“饭早就吃完了,现在该去干活儿了!”

  “一会儿再去。”江遥说完闭上眼睛,任苏芸清怎么呼唤都不肯应声了。

  林曦拽了拽苏芸清的手,轻声道:“让他睡吧。”

  苏芸清和林曦转身没几步,听到后面传来轻微的鼾声,相视一眼,各自微微一笑。

  “他这几天一定很累。”林曦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不过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笑容很快淡去,眉头忍不住蹙起。

  苏芸清回头看了一眼,道:“这小子睡相真差!指不定在做什么春梦呢!阿曦,你猜他有没有梦到你?”

  林曦含糊地应了一声,心不在焉地往外走去。

  苏芸清握着林曦手腕,用力将林曦拽停。望着林曦投来的疑惑视线,她眼珠一转,悄声道:“阿曦,趁那小子人事不省,你不去捉弄他一下?”

  林曦领会她的意思,脸蛋一下就红到了耳朵根,连连摇头:“不——”

  苏芸清的力量却非她能挣脱的,不容分说地就拉着她返回屋内。

  苏芸清把房门关死后,回头一眼,林曦正望着榻上的江遥发呆。她捏了捏林曦的手背,恶作剧地道:“阿曦,我扶你坐上去吧。”

  “不——”林曦话没说完,就转为一声短促的惊叫,因为苏芸清竟然把她打横抱起,往榻上走去。

  “芸清,别这样……啊!”林曦骤遭袭击,身子一下绷紧,话都说不出来了。

  “嘘,小声点,别把他吵醒了。”

  “你快拿开。”林曦身子发颤,呼吸有些艰难地道。

  苏芸清却不吭声,双臂穿过她腋下,一只手扶着她上半身站稳,另一只手也没闲着。

  林曦双目紧闭,似强忍着痛苦,后背涔涔冒汗。

  半晌后,她一边发颤一边发出轻微的鼻音:“可以了。”

  苏芸清看着她的侧脸,心里微微一叹,却在这时有几分暗自神伤,右手挪开,伸向躺在榻上的那个人,恨铁不成钢地道:“这混小子,关键时候不争气!”

  她右手握紧了,脸上流露出几分嫌恶之色,见林曦有些焦躁不安地扭动身子,便忍住不适,俯身下去……

  云收雨歇。林曦疲惫地躺在榻边,像只大猫一样蜷缩着,昏昏睡过去了。

  江遥虽然也是疲惫欲死,但还是撑着眼皮望向苏芸清。

  苏芸清对上江遥的视线,身子微微前倾,脚步却有些迟疑,良久才挪开目光,又看了看阿曦困倦却安宁的脸庞,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开。

  “芸清!”江遥叫道。

  苏芸清没有理会,也不去想江遥目光中的炽烈,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