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六十五章 重量
第六百六十五章 重量

  有几个身躯还未消散的傀儡,摇摇晃晃地抖动着,像喝醉了酒似的,踏出去的步伐又斜又歪,没走两步就滚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这是什么法术?”白鬼愁面带惊色地喝道。

  以他的实力,虽然十数倍重量施加于身,尚能勉强坚持。他匆忙向往后跳开,然而步伐沉重无比,双脚仿佛被地上某种力量束缚住了一样,根本挪不开脚。

  他闷哼一声,脚步踉跄地转过身子,强行走了两步。但加诸于他身上的魔力也随之变化,不停地转换方向,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整个空间仿佛也慢慢晃动起来。

  白鬼愁只觉得天旋地转,上下颠倒,再走一步之后就支撑不住,长剑撑地,单膝跪倒。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鬼愁用低沉的声音喝道,冷冷注视着最初嗓音飘来的方向。

  那个虽然出场很久、但一直被忽视、直到现在才成为众人焦点的年轻人,面带着微笑走入战场。

  他是一位锦衣高冠的剑士,形貌英伟,脚步兼有龙骧虎步之势和儒雅翩翩的风度,一眼望去便具一股沉稳气态。

  “陈煜!”苏芸清的牙齿咬了起来。

  毫无疑问,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陈煜的列祖列宗都在瞬间被她问候了一遍。

  “是你这小子!”凌霄面露惊愕之色。

  他差一点收陈煜为徒,却从不知道陈煜身怀如此邪门的神通!

  “陈公子……”林曦的面上神情颇为复杂,隐隐怀着几分愧疚。

  她身后的剑侍阿梅则欢喜地道:“太好了,有陈公子在,那恶魔无处可逃了!”却不知她口中恶魔说的是白鬼愁还是江遥。

  此刻,离陈煜距离最近的,正是江遥。

  他对上陈煜的目光,下意识地望了望陈煜的头顶,见那顶豪侠冠上并无绿意,暗道望气之术果然不准,又朝陈煜露出笑容道:“陈公子,你来得有些迟啊!”

  陈煜回以友善的一笑,道:“路上被宵小缠住,费了点工夫,幸好没耽搁正事。”

  此时肉团和白鬼愁被陈煜的神通死死限制住,没法再攻击,敌我暂时分开,陈煜也将施加在江遥和凌霄身上的神通解除了。

  凌霄终于直起了腰杆,冷瞥了陈煜一眼,重重哼了一声,将刀剑收回鞘中。

  江遥转头盯住白鬼愁,道:“陈公子来料理他?”

  他故意背对着陈煜,心里却暗自戒备。在今日之前,从没听过陈煜暴露过神通,不知他竟然强横到了如此地步。如今他不再掩饰,莫非是打算动手了?

  “嗯,交给我吧!”陈煜说着,从江遥身边经过,走上前去。

  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有一个刹那,江遥发现他似乎对身后毫无防御,而且距离自己不足三步,只要一剑刺出去……

  这个念头只在江遥心里打了个转,就沉下去了。江遥瞄着他的后颈,假惺惺地道了一声:“姓白的诡计多端,陈公子请小心!”

  “我会的,多谢江兄提醒。”

  江遥又观察撑剑半跪的白鬼愁皱眉痛苦的表情,心想这陈煜的神通,八成与重力有关,倒与凌思雪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对于普通武者来讲,这类神通极难对付,不知道白鬼愁能不能想到解决办法……

  陈煜缓步走向白鬼愁。

  随着距离靠近,白鬼愁的身躯愈来愈沉重,脚下的青石板甚至已经踩出裂缝,整个身子都往下凹陷。光凭一把剑已经很难支撑起他的重量,他两条膝盖都跪下来,浑身都在颤抖。

  陈煜走到白鬼愁面前十步处停住。这个距离虽然没法将自己的神通威力发挥到最大,却足够安全。他俯视白鬼愁,虽居高临下,以他的修养和仪态却像是最自然不过,没给人带来一丝盛气凌人的感觉。“少楼主,久仰大名!”

  白鬼愁吃力地抬起眼皮,面部肌肉因为沉重的压力而微微下坠,使得他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扭曲:“陈兄,我听说过你!能够成为公主的未婚夫,果然非常人所能及!可笑那些愚夫俗子,还以为你只是走了大运!”

  陈煜淡淡地道:“他们说的也没错,能够有机会与阿曦结合,的确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白鬼愁面上肌肉颤了颤,喉咙里发出嘿嘿的怪异笑声:“你是何等样的人物,难道我会看不出来?以你的本事,又怎么会满足于区区一人。就算是公主,也束缚不了你多久!”

  “你想说什么?”陈煜的面容古井无波。

  “你想要什么,我大概能猜到。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白鬼愁话没说完就被打断。“免了!”陈煜挥了挥手,“我陈某人何德何能,岂敢高攀风雨楼!”

  “你真要……”白鬼愁表情狰狞,眼冒寒光。

  陈煜不再开口,拔出了悬在腰际的长剑。

  江遥注意到身旁凌霄的脸色略有变化。

  他想起凌霄曾说过差点收陈煜为徒,可见陈煜在剑法上的造诣固然不凡,但也未臻宗师级别。以这样的剑法,对上被泰山压顶的白鬼愁,结果会如何?

  打起来,马上就见分晓。

  江遥终于体会到了那帮围观群众的心情。没有人不期待两个仇家打起来的场面。最好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这个被砍断一只胳膊,那个被剁掉一条腿,一方捅穿了咽喉,另一方打爆了天灵盖,最后两个都死翘翘,皆大欢喜,普天同庆!

  凌霄往前迈了一步,但迟迟不能迈出第二步。

  他刚刚见过白鬼愁与江遥短暂交锋的场面,更亲身与白鬼愁周旋,作为场中数一数二的高手,除了旁边的江遥之外,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白鬼愁的可怕了。

  陈煜如果只是以神通压制白鬼愁还好,他若敢再上前几步,与白鬼愁短兵交接,就必死无疑!

  可自己若也跟着上前,放弃长处而选择与白鬼愁硬碰硬,那就意味着把自己性命和陈煜一并递到了白鬼愁面前,由他任选一个。

  五成的生存机会!

  凌霄虽然与陈煜有点不清不楚的牵扯,但远远没有达到能够为他卖命的程度。所以这第二步,他迟疑了,最终还是没有迈出去。

  陈煜走得不紧不慢。

  每上前一步,他身上的剑气就锐利一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