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松骨
第六百六十三章 松骨

  围魏救赵,又或者说,以二人之命拼一人之命,胜负的局面一下子颠倒过来。

  江遥当然不会做如此不划算的买卖,身子一晃一闪,软剑照胆不可思议地再度变向,斜磕在黑影挥出的毒刃上,从容飘退。

  “鬼影子!”有眼尖的叫起来。

  鬼影子的凶恶大名,即便在圣城也有不少人听说。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有多高,而是他的杀人技法实在可怕。皇子皇孙们不惧江湖高手,却总是担心行走在阴影中的刺客。

  白鬼愁翻身落地,鬼影子在他身前站定。

  不少剑士好奇地张望,只见一团漆黑的魅影,黑发凌乱,双眸狭长,满眼残酷,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这分明是一具杀戮傀儡!

  江遥与那两人对视,看见鬼影子周身缭绕起青色烟雾之际,突然露齿笑道:“小影,动作没以前利索了。”

  鬼影子冷冷盯着他,没有半分上前的意图。刚才一回合的交手,她便知道自己单独上去就是送菜。

  江遥目光下移,肆无忌惮地打量她身体,笑容愈来愈盛:“腰也粗了,腿也胖了,难怪动作慢了那么多。你这是怀了谁的种?”他视线移到白鬼愁脸上,不掩讥诮,“我猜八成不是你的。”

  “我赌一百根黄瓜,绝对是那个叫红煞的丑八怪的!”苏芸清远远地嚷道。

  “哈哈哈!”江遥很没形象地配合大笑起来。

  “桀桀桀桀桀……”剑士队伍中的凌霄亦响应似的发出一阵夜枭般的怪笑声。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都得以为是无恶不做的老魔头正要享用身前鲜嫩可口的美少女。

  待这一老一少笑得够了,白鬼愁才淡淡地道:“江兄,适可而止吧!你何不看看你周围!”

  话音刚落,就见一道黑影从江遥背后一跃而起,狠辣地捅向江遥脖子。

  这一袭击来得极为突然,但江遥也并非没有防备。他只略微侧身,软剑随意向后方指去,便在对方的短刃贴身之前,先一步斩断了对方的脖子。

  断颈血如泉涌,无头尸身摇摇晃晃,散起一片殷红。血幕之后,却又有一杆长枪流星般刺来,穿过尸体肋下,直射江遥心脏。

  江遥方后退一步,侧面虚空中浮现出一阵异样的波动,一圈圈荡漾开去。江遥眸中冷霜凝结,骤然挥剑,闪电般刺入那圈波纹的中心。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呼叫,江遥再抽剑时就带起了一蓬血水。藏于虚处的那人发出两声暗哑的惨叫之后,便再无声息。

  身畔枪影连闪,江遥的身形亦在其中显得朦胧起来。一息之后,使枪者闷哼一声,仆倒在地,身下迅速积了一滩血泊。

  这几下兔起鹘落,彰显出精湛的剑术,比起刚才那场惊险的神通拼斗,后者实在太过于抽象离奇,人们只知道人影一触一分,看得云里雾里,前者则要简单明了得多,并且刀刀见血,煞是精彩。

  除了少数几个知晓江遥身份、暗地里盼着惜花公子早点跟风雨楼少主狗咬狗拼个脑浆横飞两败俱伤的,大部分观众都在心里默默叫好。就连向来眼高于顶的钟刻也不禁赞叹:“此人的武技,恐怕不在我之下!”

  但林曦却没这种好心情。她此时与江遥在某种程度上互通心声,知道他的状况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光鲜,毕竟长度跋涉之后又是连番大战,遇到的还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算是个铁人也得累趴下了,何况江遥内伤未愈。

  林曦忧虑地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影朝江遥围拢过去。那些人穿着星院服饰,却个个都板着一张麻木的脸,不用想就知道是红煞的杰作。

  星院的学生,除了权贵子弟,其余至少也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高手。林曦一开始注意到他们接近时,还饱含欣喜,以为是援兵到了,等到他们径直走向江遥才意识到不对。这些人早已成为红煞控制下的行尸走肉!但就算注意到这一点,也没什么好的办法,苏芸清又不能离开太远,否则鬼影子会很乐意从她脚底下钻出来。

  林曦心浮气躁地转头扫了旁边几人一眼,目光定格在凌霄脸上。

  凌老前辈知道该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

  他暗暗着恼,刚才就不该笑得那么大声。但在新东家的注视下,他哪能露出半点怯意,当即昂首阔步,爽朗笑道:“老夫这把老骨头也是很久没活动过了,今天正好松松筋骨!”

  他说着暗向宫勇睿打了个眼色,示意徒弟不要管那么多,见机不对就早点鞋底抹油。

  但宫勇睿却误会了他的意思,沉声道:“师父放心,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也定不会让林小姐受半点伤害!”

  “对啊对啊!想要伤害林小姐,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谷玉堂捶打着胸膛,一脸慷慨。

  “嗯嗯,呵呵,好孩子,师父没白教你们……”凌霄打了个哈哈,又狠狠瞪了谷玉堂一眼,这才转身走了。

  “师父干嘛瞪我?”谷玉堂莫名其妙。

  “他大概觉得你比较吵吧……”

  江遥随意地挥落剑上血迹,看也不看近处围拢过来的行尸走肉,朗朗笑道:“白兄,你若只剩下这种手段,未免让我看不起你!”

  “江兄这么说,可就叫人伤心了!”白鬼愁笑容冷冽地道,“我对江兄所怀有的崇高敬意,足以从襁褓带到坟墓!只可惜——”他右手向下虚划,“我更乐意站着,而不是躺着!”

  江遥刚要答话,这时远远一把苍老的嗓音插入进来:“说吧,什么条件你才愿意躺下来?”

  在出场气势这一方面,凌老爷子无疑胜过江遥不止一筹。

  任谁看到月光下一个须发皆白、眉眼锋利的老者,背负着七八柄刀剑,衣衫猎猎,踏雪而来,都免不了心里犯嘀咕——这是不是哪位隐世多年的老妖怪终于神功大成、出山来砸场子了?

  凌老爷子这等派头,有一种史诗般壮阔的场面感,往往会让人误以为他的脚步伴随着历史车轮的转动声。当然,若非当世七大家族着实强横,压得江湖散人们抬不起头来的话,凌老爷子也勉强算是有这种资格,换到哪个武学式微的时代,说不定就真叫他站在了强者之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