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怒龙
第六百六十一章 怒龙

  被四个少年护在中间的,则是孟天纵的爱侣小樱。她此时处在白鬼愁的邪恶气息笼罩下,尽管有钟刻这样的强人在前方分担压力,仍是吓得花容失色,瑟瑟发抖。

  白衣剑士护送林曦赶来,脚步声将对峙的双方惊动,他们同时将视线投向这边。星院五人自是大喜过望,白鬼愁则悄然挪动脚步,似乎已萌生退意。

  “这家伙一定就是罪魁祸首!”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苏芸清迫不及待地道,“做掉他,咱们就得救了!”

  “但是……”江遥本想劝她小心一点,白鬼愁胆敢在星院行凶必定有所依仗。但苏芸清已经拨开前边的剑士奔向前去,江遥唯恐她有失,也赶紧跟了上去。

  上一回,苏芸清可是在头一个照面就被白鬼愁秒杀了,江遥怎能不把她看紧点。

  “姓白的,你还没死呐!”苏芸清上前就是亲密问候,拳脚也是毫不客气地表露出遇到他乡遇故知的激动。

  白鬼愁远远就避开扑脸而来的狂龙气劲,边退边道:“苏姑娘,一别许久,近来无恙?”

  “无恙得很!倒是你,下面还疼不疼?以后只能找别人借种了吧?”

  白鬼愁叹了一口气道:“苏姑娘,难得你还记得小弟,可要这种事情拿来开玩笑就不好了。”

  “怎么不好了?”苏芸清咄声道,“断子绝孙的滋味不好受吧?你以前糟蹋过那么多姑娘,没一个愿意给你留种吗?”

  白鬼愁道:“我也想回去看看她们,无奈琐事太多,身不由己……”

  “那你还有闲心来找我和阿曦的麻烦?”

  “苏姑娘说笑了,我哪有那个胆量去找林姑娘麻烦。”白鬼愁摊手做出无奈的动作,“以前是不认识,现在既然知道了公主尊驾在此,小弟又怎敢轻易冒犯呢?”

  江遥心中一动,听出白鬼愁似乎话里有话。但苏芸清却没那个耐心思量,挥拳咆哮道:“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你敢挡我的路,我就要你狗命!”此言一出,她人如离弦之箭一样再度扑出去。

  龙皇拳带起的风咆声撕裂长空,六道龙形气劲狂乱奔腾,长牙舞爪地从三面夹击白鬼愁。

  苏芸清的游龙身法,至今仍让江遥赞叹不已。白鬼愁也未料到她骤然爆发出如此高速,被她一下缠住,不得已抽剑迎击。

  吃过上一次的亏,苏芸清这回的打法比较谨慎,不再傻到去跟白鬼愁以命换命。而她的「银白枷锁」笼罩的范围恰是一切神通的禁域,不单白鬼愁,连赶上前助阵的江遥也受到影响,片刻内没能与她立即形成合围之势。

  白鬼愁虽然实打实的武技要在苏芸清之上,但在众多高手环伺下,他顾虑重重,守多攻少,边打边退,不断变幻着身形,避免被江遥夹攻。

  “嘶——”怒龙咆哮,峥嵘的龙首气劲呈吞天噬日姿态,膨胀至数丈之长,来回冲杀盘绞,赶得白鬼愁跟跳蚤似的上蹿下跳,狼狈不堪。

  江遥也大为奇特,没想到这龙皇拳练到极处竟有如此声势,比起当年李景明蓄势全力一击的天龙咒更具威能,催城灭池不在话下。自己虽然修为高过苏芸清,但论起龙皇拳的造诣还是远远不如,更何况苏芸清还擅长游龙身法,霸道与飘逸相结合,在同等境界下简直无懈可击!

  看着白鬼愁似乎黔驴技穷,只做困兽之斗,江遥心里稍觉疑惑。如果姓白的就这点斤两,又是哪来的熊心豹胆来星院撒野?

  “苏姑娘,须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鄙人看在公主的面上不与你计较,你莫要逼我难做……”白鬼愁的话语随着位置变化,飘忽不定地传来。

  “你来呀!本公子岔开双腿等着你,问题是你有这个种吗?”苏芸清的叫嚣伴随着剧烈的风鸣。

  “何必如此……”

  “哼,废话少说!本公子前几天刚得了南海龙种,今儿就拿你试试刀!”

  “你想不想知道,鄙人的几个属下都去了哪里?”

  听到这句话,不光苏芸清,连江遥的脚步都迟疑了一下。

  是了,姓白的身为风雨楼少主,他手下几个得力大将,肉魔红煞,鬼影子黑煞,赑风使灰煞,各个都是一等一的难缠高手。五煞之中,除了白煞夏星梦被沈月阳以男色拐走,其他几人如今藏在何处?

  这么一想,江遥霎时冷汗涔涔,回头朝林曦的方向望了一眼。

  林曦脚下的土地微微向下凹陷,影子微微有些扭曲,似乎有模糊的手臂像触须一样蠕动起来。除了凌霄抽出长剑面色凝重地左闻闻右嗅嗅之外,守在她身边那些剑士都对脚下的危机视若不见。

  “我想杀公主,随时都可以。”白鬼愁冷然抬起一根手指,“不要逼我难做。”

  “阿曦!”苏芸清叫了一声,身形电掣返回。

  驭使者心神震动之下,庞大的龙躯无声地挣扎了一下,化作虚幻消失。

  林曦却昂首叫道:“不用管我,快杀掉他!”

  江遥的脚尖刚转过去,闻言又停下来,心想有苏芸清的领域庇护,五煞的暗杀手段统统没了用武之地,林曦理应无恙。

  白鬼愁停下来,望着站在原地的江遥,微笑道:“江兄,你还没有想清楚吗?”

  “我想清楚了。”江遥说着,斜垂剑尖,走上前几步。

  白鬼愁语气微冷,道:“你就不担心吗?”

  “有什么可担心的?”

  “公主可是金枝玉叶,就算只是磕一下碰一下,那也会叫人心疼许久的呀!江兄既然拥有了如此尤物,又何必再管其他闲事呢?”

  此言出口,全场人都为之一静。

  江遥的身份,在场人都或明或暗地知道。惜花公子近来销声匿迹了几天,大伙儿对他的下一个目标可是关注的紧,白鬼愁这话的意思莫不是……

  不少人的目光都转向林曦的眉心、发髻,想以此判断可恶的惜花公子是否已经得手。

  林曦面覆寒霜,盯着白鬼愁,目光中似乎有剑芒迸出。白鬼愁这一句,可谓把她的怒火激到了极致。

  江遥耳边听到了林曦以神通传递过来的心声:“杀了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