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入局
第六百五十四章 入局

  江遥打量青衣少年两眼,只见他目光如隼如鹰,如火如焰,显然是个身怀绝技的高手!

  这凌厉的目光正落在江遥面上,却又似乎带着几分惧色。

  “信送到了,我先走一步。”青衣少年的语声如他的眼神那样子峻冷、刻板。

  “留步!”

  江遥上前一步,却见两旁守城卫士虎视眈眈的目光,让他打消了用强的念头。

  青衣少年退入城内,一名肩扛巨剑的黑甲散发男子从阴影中走出来,威慑地横了江遥一眼,转身跟在青衣少年身后。

  “蠢货,不是不让你跟来的吗!”青衣少年语中带怒。

  黑甲男子沉默不语。

  “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晦气,以后再敢跟踪我,就把你另一只耳朵也割掉!听懂了吗?”

  青衣少年的叱骂声中,两人的身影融入阑珊的灯火。

  直到再也听不到那边的声音了,守城的卫兵们才松开剑柄,放江遥进城。

  如此情形,江遥就算再迟钝,也对那青衣少年的来历猜到了一两分。在卫兵们依旧戒备的目光中,他没吭一声,默默地进城,心里头忖度着此人的意图。

  这青衣少年,是受杨落所托,出宫前来送信的吗?

  但江遥却从他眼中看出了敌意。这可不像是杨落的朋友的样子。

  如果不是杨落,也可能是……皇帝陛下?

  按照当日那位九五之尊的言谈来看,他不应该直接插手介入自己的事情。但这青衣少年找上门来的时机实在太不凑巧,让江遥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也许,他背后另有其人?

  江遥对宫里的局势并不了解,只听高越说过,宫内斗争很激烈,两年来已经死了三个贵妃,黜了两个皇子,一滩浑水谁也洗不干净。

  江遥本就对权谋之争没什么兴趣,一想到有人要把自己也拉进那滩浑水中,他一个头有两个大。

  走过了半条街,他才想起去看手中的纸团。

  一目十行,飞快地瞥了一眼纸团上的内容,他的脚步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了街边,望了一眼屋檐上的月光,面色阴晴不定。

  夜深,人不静,心忽明忽暗。

  他扫了一眼四周,走入街角的阴影中。

  一条模糊的影子穿行于大街小巷,七折八拐,如同幽灵一般,毫无声息地投入一家酒楼。

  酒楼夜场热闹,人声鼎沸,灯火辉煌。

  唯独三楼东边的两间上房没有亮起灯火,望过去一片漆黑,与周围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

  影子贴着檐角,默默地倾听屋内的动静。暗淡的月光洒在他一边肩膀上,黑色的轮廓纹丝不动,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像。

  良久,那尊雕像动了一下,将自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隔壁喝酒行令的大笑声响不绝耳,但灯笼却一盏盏熄灭。觥筹交错的声响逐渐平息下来,月色被云层遮挡,那条人影也在此时行动,无声地闪入最东边的客房中。

  黑暗中没有脚步声,也没有任何人的呼吸声。江遥走在黑暗里,只觉得这间房空荡荡的,应该没有人进来,但他隐隐察觉到有人躲在暗中注视自己。

  江遥贴着墙壁,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用神念探索周围。虽然他修为未复,然而神念的感知也极度灵敏。如果有人连他的神念都能瞒过,要么是人仙级数的强者,要么是随身携带着十分厉害的符咒或法宝!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江遥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应对的。

  江遥走了七八步,在贴近墙角的时候,鼻尖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

  迷香?

  那味道清新淡雅,世所罕见,隐约还有些熟悉。此刻容不得江遥多想,他立即屏住呼吸,止住脚步往后退去。

  自己被人发现了?

  他是来找人的,却似乎落入了敌人的陷阱。也不知埋伏在这里的是何方神圣,那人若能先一步发现自己,为何又迟迟不动手?

  江遥猜想,或许那布下陷阱之人也跟自己一样,无法确定对方的准确位置,所以无从下手。

  他更加谨慎地收敛气息,缓缓地往后移动脚步。

  屋中的那人想必也跟他一样在暗中摸索。

  江遥退了两三步后,后背抵到了某个东西上,分明是一个人的身体。他当下吃了一惊,随手拍出一掌,人往另一侧疾退。

  对方也“啊”了一声,显然吃惊非小,抬臂架住江遥这一掌,随后展开反击,可惜都打到了空处。

  两人只简单地打了一个照面,江遥就了解到此人身手不俗,至少不在苏芸清之下。既然自己已经暴露,而对方身份未知,神通未知,又是处于敌方地界,处境明显对自己不利,他便想暂退一步,避避风头。

  他刚走到窗户边上,忽然一个激灵,闪电般抬肘往窗帘后击去。

  “砰!”

  一声闷响,对方力量不敌江遥,被撞得倒飞出去,乒乒乓乓磕到了不少桌椅。

  但江遥却不敢怠慢,他刚刚察觉到被撞飞的那人明显弱于上一人,而耳畔袭来的风声也告诉他,这屋内还藏着第三个敌人!

  风声带来死亡的啸音,江遥立时就听出,那是一柄狭刀,正以斩风断浪之势横劈自己肩膀!

  不能接!

  江遥第一时间做出这个判断。那一刀的威势,就算自己全盛状态也未必能从容接下,何况此时敌暗我明,要是与这刀客相持,等另外两个敌人赶过来的话,今天恐怕就得搭在这里了。

  必须走!

  他脚尖一蹬,就欲破开九罭之门……

  然而下一瞬,他后背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九罭之门没有开,他的神通失灵了!

  刹那间,他以为自己中了幻术,眼前一幕是在幻境中产生的错觉。然而那飞速临身的寒芒让他无法平静以对,他不得已躬下身子,半条腿跪下来,以艰难的姿势拔出了腰间软剑。

  “呛——”

  屋中回荡着照胆出鞘的清吟。

  吟声未绝,就被另一声刺耳的兵刃撞击之响打断。

  江遥身形一震,后退两步,长出一口气。

  挡下来了!

  也是惊险。换成两日前的自己,十有八九挡不下来!

  那刀客也为这惊艳一剑所慑,原地踟蹰,没敢追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