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归墟
第六百五十一章 归墟

  左边那守卫,头生双角,双眼碧蓝,半人半尸,血肉剥离,骨骼透出漆黑的阴晦之色,手脚指甲尖锐,如同野兽之躯。

  右边那守卫,遍体生毛,赤红如烧,面孔幽绿泛黑,死意深深,高耸的喉咙上下滚动,似是要将眼前的美味一口吞下。

  这便是三生石畔,彼岸花前,绝不如人间情爱剧本中说的那么美好。

  只有殉情而死的人,才会被埋葬在此地。

  “周灵玉,你阳寿一百一十八年零二十九日,如今大限已至,崔判官令我二人拘你魂魄,还不放下兵器,速速随我等前往阎罗殿报到!”

  周灵玉听到的是超度亡魂之往生经。

  阴风四起。伴随着经文的,还有滔天的尸气和扑鼻的恶臭。

  江遥则听见了心经。

  经文中不断重复的“五蕴皆空”,将他神魂剥离,引入虚空。

  无有四方上下,无分古往今来,周围气流冻结,一切都凝固在时光里,而那经文便从时光的缝隙中透出来。

  声音飘飘渺渺,难以触摸。并不受听觉所限,而是直指神魂,一点一点碾磨着色受想行识,要将他今生一切执念都磨灭在虚空里。

  江遥听了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

  “不动明王,你为何如此执着?”

  他的声音无法在虚空中激起波澜,却已另一种方式传荡开去。

  虚空中并无回应。

  江遥感应良久,也没察觉到另一人的气息。只是在方才被打入虚空的那一瞬,那股神祇降临的威势绝非虚妄!

  或许,不动明王的主要目标是周灵玉,只是嫌江遥碍手碍脚,才将他丢入虚空,任其自生自灭。

  至于那经文,可能是几个时辰前就已经发出来的,只因为不动明王所在的时空距此地的距离太过遥远,所以直到现在才传入江遥耳中。

  想通了这一点,江遥便不再理会耳边烦人的诵念声,转而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区区虚空,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生命的禁域,但当然无法奈江遥如何。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到此地了。

  以一缕神念出窍,遨游虚空大千,这种事情他做过很多回,但真正以肉身降临,尚是第二次。

  这是虚空深处,归墟之界,与他平日施展「空间跳跃」的九罭近世地带并不相同。

  此处是一个阴阳颠倒的世界,四方混乱,无有秩序,任何有形有质的物事,若无玄法庇护,都将被分解为原始的微粒。

  江遥睁大眼睛,只看到一片斑驳的混乱的色彩,明暗的线条在虚空中扭曲舞动,纠缠盘绕,变幻流转。

  这些景致与他当初被空间裂缝吸进来的时候毫无二致。

  只不过如今的江遥,并没有失去对形体的感知,五识也能在虚空中蔓伸得更远,能够更加清晰地捕捉到虚空运行的规律。

  他很快判断出,这附近没有空间裂缝。

  也就说,想要回到现世,就必须在这四方颠倒、时光紊乱的虚空中行走很长一段路途,直到找到一个裂缝作为出口。

  江遥观察了片刻,便迈出第一步。

  此处行走,跟别处不同。

  换成另一个绝世强者,哪怕有玄功护体,能保证自身不被时空乱流澌灭,但也必然步步维艰。因为这里的方位和时光的概念,不仅与世俗的认知截然不同,而且时刻都在变化着。

  或许你往前走一步,发现自己倒退了数百步,甚至被卷入了虚空更深处,来到另一个小千世界。

  又或者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出口,一头钻进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太古洪荒时代,被某个路过的灭世大能一脚踩死……

  江遥在这里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就如鱼游深水、鸟行高空,悠然自得地漫游于虚空之中。

  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隔了不知道多久,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

  斑斓色彩在眼前凝聚成形,缓缓变化,构成了一幅幅画卷。

  支离破碎的画卷,如同打碎了的镜片,折射出瑰丽离奇的光晕,倒映出栩栩如生的世界。

  有巍峨高山,有潺潺流水,有松柏,有猛兽,有妖魔……

  悬浮在无数画面包围之中,江遥选中了一座草木森绿的山林,一脚踏出。

  穿过一道七彩缤纷的光环,他又回到了熟悉的九罭地带。

  一刹那的晕眩后,他重新脚踏实地,回首一看,后方竖立着一道明显的灰色缝隙,隐隐透出虚空的景象。

  再看看天色,日已西斜。

  残阳挂在傍晚的天穹上,光辉圆润。枝叶在风中摇着,山间有牧童吹笛,远远的不可捉摸,让人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好一座祥和的山林。

  可惜我却不能久留!

  江遥从胸膛里挤出一口气,脚下生风,如大鸟般朝山下投去。

  才到半山腰,就听到了鼎盛的人声。

  他稍微放慢脚步,心里觉得奇怪。这山上有那么一道空间裂缝摆在那里,连鸟兽都稀少,怎么还有人类居住?

  不会是山精野怪在聚会吧?

  江遥起了几分好奇心,决定去看个究竟。

  前方一座空地,一群山民们聚在一起,高台摆着三牲祭祀,香案烛台,乐手有气无力地吹着唢呐,鼓手懒洋洋打着节拍,好像在祭告神明。

  高台上几名德高望重的尊者面带紧张期待之色,但台下的山民却在三三两两地交谈。

  “天都快黑了,他不会来了。”

  “我就说了,几百年前的老古董,哄小孩子的玩意儿,怎么可能当真。”

  “那可难说,张恶魔出生的那一天不是被算到了吗!”

  “那是蒙的,做不得准。”

  “天降雷霆,地涌红光。这也是蒙的?”

  “这……总之这一回它蒙错了……”

  吵嚷间,忽然前方一阵混乱,有人高叫着“来了来了”,一群人都簇拥过去。正在争论的两个年轻人吃了一惊,也急忙跟了过去。

  江遥被一大群山民团团包围住,他们情绪激动,不停地喊着“勇者”“命运之子”什么的,让他很是莫名其妙。

  两位老者越众而出,示意众人安静,然后由一位持鸠杖的老者上前,和颜悦色地向江遥问道:“少侠贵姓?”

  “免贵姓江,单名一个遥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