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扭曲
第六百四十五章 扭曲

  良久,江遥僵立在原地。

  当云素的倩影彻底消失在他视野中时,阳光打在他脸上,是那么的刺眼。

  “咯咯咯……”不知何时,凌思雪上半身坐了起来,欣赏着他此时的表情,面上冷笑不止。“可惜你的演技很拙劣,不然这幕戏一定很精彩!”

  “那还多亏了你的配合。”江遥转过头,目光落在凌思雪脸上,瞧着她飘散在晨风中的乱发和红色眼圈,道,“如果不是你坚持,这场戏早已谢幕。”

  凌思雪愣了一下,面上笑容敛起,淡淡地道:“你还想来吗?随便你,反正这身子已经被糟蹋过了,再来几百次也差不多。”

  “算了吧,这种戏码已经腻味。”江遥转身,迈步。

  凌思雪的双眼霎时蒙上了一层阴霾,无比怨毒地朝他望来,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无论你逃到哪里,在我把你废掉之前,这场戏都不算落幕!”

  江遥心中忽地一寒,生出一股想回去将她格杀当场的冲动。他脚步顿了顿,还是没有回头,道:“已经落幕了。下一场戏,主角是你师妹。”

  凌思雪浑身哆嗦,再也说不出话来。

  圣城。

  只隔了一晚,江遥回到这里,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触。

  圣城没有变,是他变了。

  江遥穿着从农户家里偷来的粗布衣服,顺着进城的人流涌入街道,走过一段距离,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一个戴着黑白脸谱面具的男人,箍圈束发,袖手迎面行来。

  江遥从他身上嗅到了风雨的气息。

  两人相隔尚远,江遥已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斥力,好像是这具身体正抗拒着迈脚前行,与那人接近。

  白鬼愁的面具上挂着黑白相间的诡异笑容,径直走过来。

  换成一个月前的江遥,会毫不犹豫地调头就走。但现在,他不会。

  周围熙攘的人流,也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排斥,各自无意识地往旁边绕开,令两人之间的路程,变得宽阔了许多。

  白鬼愁大袖飘飘,来到江遥五六步处时,两人之间的空间已经发生了微微的扭曲,就如隔着一层雨幕看世界。普通人可能难以察觉,但对于江遥这样的高手来说,那扭曲的弧面就像一个方块被揉成了球形那般显眼。

  江遥站在原地不同。

  白鬼愁脚步未停,离江遥仅有三步时,不仅两人之间的空间被挤压得拧成半透明的不可名状之形,就连时间的流逝,也显得诡异起来。在远远旁观的人眼中,白鬼愁的脚步仍是正常的节奏,但在江遥看来,就已经显得忽快忽慢,甚至连身形都变得倾斜,好像处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

  附近的人群都明显感受到了莫名的排斥,远远避开了这一处诡异的地点。

  这两个人,一个明明英武不凡,却穿着不相称的粗布衣裳。另一个服饰华美,但脸上的面具则古怪而丑陋。都是特立独行的家伙,难怪会冤家路窄!

  人群窃窃私语着,等着看好戏。当事者则对周边的嘈杂充耳不闻。

  两人擦身而过,光线已经扭曲的无法辨别,双方都只看见一个光怪陆离的影子从旁边忽快忽慢地移过去了。待到周围的景色光影渐渐恢复正常,两人已经相距了十步以外。

  江遥的手心渗出细密的汗珠。感觉刚才错身的过程,犹如噩梦一场。

  倒不是畏惧白鬼愁,而是那种差点被卷入未知时空的恐惧。当人类面临常识难以理解的场景,总会从心灵深处感受到本能的抗拒,下意识地不愿相信,下意识地想要远离。

  当时间的神通与空间的神通靠得足够近,足够长,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会令现世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江遥很好奇,却又恐惧着,不愿意真的以自己性命为赌注去一探究竟……

  “留步。”后方传来白鬼愁的声音。

  由于时空的错乱,离刚才擦肩之时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两人已重新各自融入了人群,周围不算安静。但江遥仍清楚地听见了这句话,并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他回过头,见白鬼愁面具后一双流溢精光的三角眼正直直盯着自己。

  “这么久不见,你好像变强了不少。”白鬼愁道。

  “你也是。”江遥回答。

  “我这段时日俗务缠身,抽不出空去练武。不过这人一旦走起运来,连睡觉走路都会增长功力,我也是没办法!唉——”白鬼愁说着,还故意发出一句长长的叹息。

  “最近很忙?”

  “忙,忙得焦头乱额,连林家千金的招亲大会都无暇光顾,我想她现在一定很失望吧?”白鬼愁面具下挑衅地投来一眼。

  江遥平淡地道:“你要是少忙点,很多人都能睡一个安稳觉。”

  “要是世间歌舞升平,人人长命百岁,那咱们干这一行的都得饿死。”白鬼愁目光幽深地盯着江遥眼睛,“换做是你,如果真的生在太平盛世,一身本领永远得不到施展的机会,那你一定会郁闷得想死。”

  “如果学武只是为了屠戮弱者,那我宁愿世间太平。”

  白鬼愁嘿嘿笑起来:“你这种人啊,典型的口是心非,道貌岸然!我只问你,如果现在浮屠教主被人绑着送到你面前,你杀不杀?”

  “杀。”一字出口,江遥周边的温度陡然降低数分,行人纷纷避让。

  “这就对了,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你学了这一身武艺,终究就是要杀人的。如果不杀,那就是白学。”

  江遥懒得与他长篇大论地争辩,只说了四个字:“本末倒置。”

  “无论是本是末,至少有一样错不了,那就是想要在这世上活得快活,就必须有一身超越凡俗的本领。”白鬼愁往回走了一步,目光灼灼地道,“你我都有这样的本领,可惜我们都过得不快活,知道为什么吗?”

  “你还不快活?”江遥狐疑地瞅着他。

  “聆听那些惨叫、悲鸣、咽气的声音,观赏肉体以各种方式毁灭的场面,确实很快活,但那毕竟是短暂的。用佛家的说法,就是如露亦如电。而且为了那点短暂的快活,我实在付出了太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