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上门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上门

  江遥不知想到了什么,面露惊容:“你不会是想进宫行刺皇帝吧?”

  云素愣了一下,继而唇角咧开,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遥哥哥,你还真会异想天开呀!人家跟那老头子无冤无仇,也没嫌自己活得太长,干嘛要行刺他!当然如果你一定看他不顺眼的话,我也可以考虑帮你一把,不过人家出手一次的价钱可不便宜哦……咳咳咳!”

  她笑得太过灿烂,一不小心牵动了胸腹的伤势,捂着嘴剧烈咳嗽起来。殷红的血迹自她指缝中透出。

  江遥看在眼里,道:“就凭你现在的身体,连出趟门都困难,怎么去行刺别人。还是先把宝物拿回来,养好了伤再作打算吧。”

  “不要。”云素撅了撅嘴,唇上残留一抹血色,妖艳异常,“这寒气虽毒,可是还要不了我的命。我身上还带了些补充阳气的天材地宝,多坚持几天应该没问题。”她感受到江遥异样的目光,眯着双眼笑道,“遥哥哥,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云姑娘……你觉得我的阳气怎么样,会不会对你也有些帮助?”

  云素甜甜一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儿:“遥哥哥,你这点阳气,还是自己留着续命用吧。”

  “没关系,只要能帮上你,我觉得我还是能匀出一点来的。”

  “不用啦,我也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遥哥哥你自己留着吧。”

  ……

  巷尾。

  柳箫走到倒在地上的一具尸体边上,正要俯身去揭开尸体的面巾,忽然动作一顿,有所感应地转头望去。

  一个瘦削的人影自角落的黑暗中走出来。

  柳箫眯起了双眼。

  他刚才看得很清楚,就在前一刻,对面楼阁里的灯火还将那个角落照得昏暗,但此时,灰衣人身后的那一片范围已经彻底融入了漆黑。

  与其说这个人是从黑暗中走出来,不如说是由他带来了黑暗!

  那人走到柳箫七八步外,柳箫才看清了他的模样。

  他戴着一张诡异的黑白脸谱面具,穿一袭青花绸衫,头顶箍圈如行者般束着长发,浑身透出一股淡漠幽深的气息。

  柳箫看着此人走路的姿势,笼在袖中的双手各捏住几颗棋子,嘴唇动了动,道:“风雨楼还是青冥殿?”

  “青冥殿。”面具人微微一笑,行走之处,幽影在蔓延。

  “有何贵干?”

  “来看望一位故人。”面具人的笑容愈发扭曲。

  柳箫自那一笑中体会到了毛骨悚然的危机感,不再迟疑,双袖齐展,七粒棋子自手中飞射而出。

  “嗤——”

  七道破空声合为一道。棋子去势之疾,在昏黑的夜里就如一道冷电划过,在视野中落下痕迹之前,就已降临身躯,穿透了目标——

  却只若穿透了一道虚影,面具人笑容不减,身形无限拉长,脚下的阴影刹那间蔓延到柳箫身前。

  “杀!”

  柳箫张开暴喝,气机浑圆抱朴,身形乘风而起,掠上矮墙。

  阴影紧追着他的脚步蔓延过去。

  ……

  房内。

  江遥刚要开口说话,云素似乎有所察觉,突然纤手一抬,撩起大半张被子朝江遥脸上盖过来。

  江遥只一愣神的工夫,就觉脸上一紧,视野陷入昏暗,整个脑袋都被蒙得严严实实。他本还以为是自己刚才的哪句话惹恼了云素,却随即听到云素的嗓音隔着被褥响起:“既然来了,怎么不敲门?”

  有人在外面?

  江遥心头一紧。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外,又藏头露尾的,八成是敌非友!

  柳箫还没回来,他莫非也遭遇了敌人?

  江遥的心情往下沉去,在被褥中捏紧了拳头。他现在的状态,连两成战力都没有恢复,现在随便一个二流角色出来就能为民除害了。

  他知道云素虽然没受外伤,但由于寒气入骨,她的情况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去。一个搞不好,两个人恐怕都得阴沟里翻船!

  来者是谁?

  江遥压抑着呼吸,凝神倾听。

  “桃花姑娘,本少主知道你在睡觉,不忍心扰了你的清梦呢。”来人的语调阴阳怪气,听起来有点耳熟,“你先起床穿好衣服梳妆打扮一下,再来给本少主开门吧!”

  白鬼愁!黑暗中江遥的瞳孔猛地一缩。

  云素的声音冷冷淡淡地响起:“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么,你白公子居然懂得讲礼节了!一会儿我得牵条狗看看它还吃不吃屎。”

  白鬼愁嘿嘿笑道:“桃花姑娘不必如此,如果换作别人,本少主才懒得费这工夫,不过对于你这味主药嘛,本少主还是愿意等一等的。不过这么久不开门也非待客之道啊,桃花姑娘,你还是快点起床穿衣服吧!”

  “难得你这么客气,那我就领受了。”

  云素说着,揭起被子一角,轻轻挪下床。

  江遥听见她赤足踩在木板上的声音,心中一沉:她这是要独自将敌人引开吗?

  可恶……

  云素慢条斯理地披上外衣,转过身漫不经心地扫了床上一眼,淡淡地道:“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可以麻烦你为我解惑吗?”

  白鬼愁隔着房门道:“你一定是在奇怪,为什么你躲得这么好,偏偏还是让我们找到了,对吗?”

  云素用手指理了理额角发丝,没有说话。白鬼愁带着几分得意之情继续道:“这其中最大的功劳当属我们贺大公子,可惜的是,他没能活到论功行赏的时候……”

  “贺峦峰?”云素的眼眸在黑暗中闪了一下,“你们居然能请动他出手,面子不小嘛!”

  “当然!”白鬼愁悠悠道,“辅药都已经准备齐全,唯独欠缺你这一味主药,不多用点心怎么成!不过工夫不负有心人……桃花姑娘,你往哪里去?”他似乎隔着门板也能感觉到云素正往里屋走去,不由提声叫起来。

  “既然要出远门,我去拿套换洗衣服。”云素脚步不停。

  “没这必要!一会儿泡过药酒,你完全可以不穿衣服……”白鬼愁的嗓音霎时又从里屋的那一头传来,好像只在一瞬之间,他已经换了个位置,与云素只有一扇门板之隔。

  云素的手已经伸了出去,却在门口驻足不前。

  “你们打算把我煮着吃吗?”

  “没这回事。”白鬼愁矢口否认,“泡药酒只是为了调和药性,要入味的话还得等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