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零五章 红粉
第六百零五章 红粉

  玉兰园。

  江遥躺在装潢精美的房间里,调息良久,慢慢地恢复了一点体力。

  视觉、听觉、乃至嗅觉都恢复了一些,躺在床上,可以清楚地闻到窗外飘进来的桂花香味。举目而眺,亦可望见繁花似锦,芍药海棠缤纷斗艳。这等不合时节的美景,也只有林家嫡女这等一掷千金的体面人物才能欣赏得到了。

  过了片刻,视野更加清晰了,江遥隐约望见花丛中好像站着一个人影,不由吃了一惊。定睛瞧去,那果然是一个人,曼妙的身形依稀有些熟悉。

  “林姑娘?”江遥唤了一声,然而中气不足,估计是被庭院中的晚风掩盖了,那人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遥慢慢起身,推开门走出去。晚风迎面而来,本是和煦温柔的春风,却让他虚弱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望着脚下的十几级台阶直发愁。

  真无奈,本来差一点点就要炼就圆满的仙佛之躯,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病秧子。可见无分神佛妖魔,都有躲不过去的劫数……

  好在林曦终于注意到了台阶上的人影,从花丛中走出来。

  “夜晚风大,你怎么不在屋里好好休息?”林曦蹙着眉头道。

  “我不要紧。”江遥露出一个疲倦的笑容,道,“林姑娘,我们白天说的那事……”

  “你先养伤,等你好了再说吧。”

  江遥却有些担心夜长梦多,道:“不如你先说了那句话,我才好安心养伤。”

  林曦唇角弧线下抿,略带不悦之色:“你就这么急着解除誓言?”

  “当然,我做梦都急。”江遥身受重伤之后尤其心急,因为多一分强大的可能,就多一份安全感。

  “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我?”林曦的嗓音愈发轻细了。

  “不是那样。”江遥摇头,“只是像我这样卑微渺小的人,没法背负那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誓言。况且你的身边早已经另有他人守护了,是吧?”

  林曦的脸一下变得苍白,胸口像是被什么压住似的喘不过气来,雾气在眼中升起。“我知道了。抱歉,我本来就不该这样贪婪,给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江遥看着林曦快要哭出来的笑容,心头也一阵难受,道:“不关你的事,这是我跟苏姑娘的约定,没想到把你也牵扯进来。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林曦拭了一下眼角,扁了扁嘴,勉强笑道:“不必说那么多,既然你很着急,那我就遂你心愿吧。”

  江遥正容望着她。

  林曦深吸了一口气,仰头望着天边的斜月,凝声道:“我,林家第七十三代嫡女林曦,在此声明:我自知貌陋慧浅,德薄能下,配不上江遥,所以不再对他抱有非分之想,江公子从此也不必以我为念,祝他早日找到理想的意中人!宏德二十八年,腊月初九。这样可以吗?”

  “可以,多谢你了。”江遥的身体虽未能因这句话而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但他隐约察觉到,冥冥中一根缠绕自己多日的因果之线就此断裂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总算把道心之誓的桎梏给解除了,以后的道路应该会顺畅许多。

  “江公子客气了。”

  林曦仍然仰头望月,眸中带着一点晶莹。月光下,她那张比鲜花还要娇艳的面孔是如此凄美,透明。刹那,庭院中满园争奇斗艳的花朵都黯然失色。

  江遥心中有些触动,却又不好出声安慰,只得闷闷不语。

  此时的两个人如此近,却又如此遥远!

  江遥低下头不再看林曦,烦躁的情绪爬上了他的全身。林曦眼眶中噙着的泪光让他有种负罪感,但他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误。他的思维进入了死巷,钻不出来,心已经沉到底了。或许有一天大仇得报之后,如果他能活下来,才会考虑娶妻生子的琐碎事情。在那之前,他惟独需要的就是孤独,或者不计后果的放纵,这样才能让他心无挂碍地前行。但林曦显然不是他能够放纵的对象。

  林曦始终也没哭出来,不是哭不出来,而是不想在江遥面前哭泣。今夜她已经看清了江遥的冷硬面孔,尽管无比地自怜自艾,她也不愿让自己显得太狼狈。

  良久,江遥道:“我先回房了。”

  林曦轻轻嗯了一声:“你早点歇息吧,今晚我就回星院,不会再打扰你了。”

  “你要回去?那……那我送送你吧。”

  “不了,你现在的身体,还是多躺会吧……”林曦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似乎这样就能从那种快透不过气来的压抑中挣脱。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凄楚。

  江遥烦躁地揉揉头。“那,你自己小心点。”

  “嗯。今天,多谢你又救我一次……”

  “是我把那家伙招惹过来的,你只是差点被我连累了。”

  “嗯……我走了。”

  听到这鼻音,江遥忍不住抬头看了林曦一眼。

  月光下。林曦玉白透明的脸染上了一层银光,微蹙的眉梢楚楚可怜,透出让人窒息的美丽,眼睛朦胧失神。

  她慢慢偏过脸,眸中的晶莹像珍珠似的顺着娇美的脸颊,滑落下来,往地面滴去。

  一滴。江遥的心间随之荡漾起一圈涟漪。

  江遥怔怔地看着,胸中的烦躁消失了,像中了蛊术似的,脑海一片空白。

  那不是蛊术,却比蛊术更加牵动人心。

  林曦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又一滴泪珠滚落,顺着冰玉的肌肤滑落到苍白唇角,又继续往脸颊下滑落。

  江遥望着那颗正往地面掉下去的泪珠,身不由己地伸出了右手。

  泪珠滴落在他的掌心,它的温热刹那蔓延全身。

  江遥麻木着思想,只觉得眉心又开始刺痛。好像只有一刹那,又似乎过去了很久。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唇已经被林曦的唇贴住了。

  冷冰冰的,不过柔软、湿润。唇舌交织,欲夺去彼此呼吸。

  片刻后,江遥睁开眼,有些犹豫不决地看着林曦情.欲氤氲的双眸。此刻,咫尺之处的温软馨香已经压过了理智,只是心中唯存一点灵光,提醒着他不要陷入太深。

  林曦轻轻推着他,往房内移去。

  最后一点灵光,泯灭在红粉绮罗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