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六百零一章 赤月
第六百零一章 赤月

  林曦黛眉蹙起,颇有恼色:“你为何非要逼我……而且我不明白,既然你已经做好了打算,那又过来参加这个腊八武道大会是什么意思,只是闲着好玩,想在人前露一把脸吗?”

  “唉,其实我是苏姑娘拉过来的。”江遥无奈地道,“她瞧不惯陈煜——”话到半截,他突然醒悟自己好像说漏嘴了,赶忙打住,干咳两声,转而道,“那个,半盏茶的时间快到了,林姑娘,你就帮帮我吧!日后如果有什么吩咐,只要你一句话,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哼!你这种无理要求,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林曦说着,看到江遥苦恼的神情,语气一转,又道,“不过——”

  她故意拖长了语调,江遥瞧见一丝希望,迫不及待地接口道:“不过什么?”

  “不过看在你曾经救过我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帮你一次……”

  “太感谢了!林姑娘你真是菩萨心肠!”

  “但是你得记住,我就帮你一次,抵消了以前的恩情,以后别再拿这种无理要求为难我!”林曦板着脸,淡淡地道。

  “是是是,不会有下次了!”

  林曦闻言脸色一冷,盯着江遥看着半晌,见他疑惑惶恐的表情,面色稍霁,继续道:“还有,这种违心之言,我只是随便说说,只说一次,你就当是酒后胡言,听过之后,立即忘掉,知道了吗?”

  “嗯嗯,我晓得了。”江遥没口子地答应。

  林曦见他诚惶诚恐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容,故作轻蔑地挥了挥手,道:“江遥,我瞧不上——”江遥睁大眼睛,就等着她一口气说完,然而却被旁边一声冷笑打断。

  “真是无趣!”

  江遥悚然一惊,几乎立即判断出声音的源头,转身盯向巷边的一处阴影。

  “只为了追求一点力量,不去勤修苦练,却满心歪门邪道,不惜为难一个女子,实在是可笑。”

  醇厚的声音再度响起,一个修长黑色人影自阴影中缓缓走出,露出一张令江遥心跳漏了一拍的面孔。

  ——血帝尊!

  血帝尊走出了藏书阁!

  江遥此时已无暇懊恼道心之誓的功亏一篑,感受到来源于血帝尊身上那一波接一波真实不虚的地狱气息之后,他甚至连答话都没有,第一时间挟起林曦,飞一般往小巷另一头窜去。

  “本以为你应该有些长进,没想到变得比当初还要怯懦不堪,真是让我失望啊!”

  血帝尊的嗓音,以及那股幽暗恐怖的气息,紧追在江遥身后,萦绕不散。江遥几乎感受到一道寒意就贴着自己后颈,随时能让自己尸首分离!

  带着林曦绝对逃不出去!

  江遥当机立断,右臂猛力一推,将林曦往前抛出,口中大喊:“跑!”

  下一瞬,背脊后便有一道冷寂之峰侵入肌肤。江遥不管不顾,笔直前冲,人倏忽间没入虚空之后,跨越过一段距离后,再度出现在巷道墙角,然后转过身来,手中划出一道冷月辉光,朝血帝尊反攻过去。

  林曦被一股大力挟裹着,身不由己地奔出了五六丈远,踉跄几步后稳住身形,回首望去,只见萧瑟暮影之中,江遥已经与那个浑身裹在黑袍中的不速之客交上手了。以她的眼力根本看不出谁占上风,但短短一个照面之间,她已凭着敏锐的灵觉体会到那人的可怖,自知留下来只会成为江遥的拖累,便迈开脚步,向着小巷的另一个出口逃跑。

  血帝尊身影一闪,就已越过了「空间伤痕」的光晕,身法之快之妙,让人几乎以为他是直接与那道撕裂万物的冷月辉光对穿而过。

  江遥双掌推出,挥出漫天绯红掌影,如同秋叶零落,萧瑟中暗藏杀机。

  血帝尊亦是双掌迎战,与他顷刻间便交手了上千招。

  劲烈的气机碰撞之中,血帝尊的声音悠悠响起:“不错,总算有点看头了!”

  上回在暗红沙丘之时,江遥正在忍受万鬼心劫,肉体被侵蚀,凭着神念控制身躯才勉强与血帝尊交战,没能施展神通。而在此时此刻,他近乎处于肉身的巅峰状态,辅以空间神通,场面又大不一样。

  「空间跳跃」飘忽不定,难以捉摸。「空间扭曲」攻防一体,杀伤力巨大。「空间伤痕」无坚不摧,纵使血帝尊也不敢直缨其锋。江遥全力施为之下,动起来如同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反击时亦带着一往无前的暴戾气势,暂时间内竟凭借一人之力就与血帝尊战得难分难解,场面上看起来平分秋色。

  血帝尊初次见识空间神通,暗叹其妙之余,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小子与第一次见面时相比,已经有了足够的进步,自己倘若不认真一点,一时半会儿恐怕还真拿不下他。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江遥就真有本事能与两百多年前横压当世的至尊剑圣相匹敌!

  五千多招后,血帝尊已经适应了空间神通的节奏,展开了凌厉的围击。

  江遥很快发现自己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血帝尊的拳脚从四面八方逼压过来,化作滔天巨浪,将他赶入包围圈的中间。

  他知道江遥身法灵活,要逼迫江遥与他硬拼!

  江遥之所以舍龙皇拳不用却施展飘零掌,正是因为自知硬拼不过血帝尊,眼看被越逼越紧,无奈之下,终于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

  空间凝固!

  万物皆归于静止。

  唯一在动的,就是江遥的那只拳头,正狠狠朝血帝尊面门砸去。

  血帝尊冷冷一笑,周身泛起暗红色光晕。

  一轮巨大的赤色圆月自他背后冉冉升起。

  「赤月降临」!

  妖异魔性的辉光侵入现世,如同一个巨大铁球凭空挤入纸盒子里,刹时就将凝固的空间炸破。

  “呜……”江遥闷哼一声,承受了神通被强行攻破的反噬,七窍同时迸出鲜血,身形随后就被赤色月光完全笼罩。

  短暂的挣扎后,他的意识就被无穷无尽如同浪潮般的痛苦淹没,心中只剩下最后一个模糊的念头:‘明明只差一点点就超凡入圣了,我却莫名其妙死在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