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战神 - 第二百零五章 刺杀
第二百零五章 刺杀

  其他人都沦为陪衬,观众眼中只剩下中间那一团升起的云朵。那女子轻盈旋转,似雪花飘舞,美眉流盼,说不尽娇美之态。

  身姿斜掠,舞袖时若鸾凤展翅,歌声清幽,若百灵引吭而歌,丝带迎风,流露万种风情。

  满座高朋,鸦雀无声。人们凝神闭息,俱在这天仙下凡般的歌舞中沉醉。

  “好精湛的媚术。”苏芸清看着旁边江遥、叶星魂等人都在女子的妖娆舞姿前失态,不由皱起眉头,轻轻哼了一声。

  杜鹃对着杜山踩了好几脚,都没能让兄长从痴呆状态中恢复过来。

  希宁脸色苍白,情不自禁地战栗了一下。

  “是他……”

  “谁?”苏芸清绷紧了神经。一个名字在她脑中呼之欲出。

  但小女孩又摇摇头:“不是他……但有点像。”

  苏芸清心里疑惑。这位倚绯楼的头牌星梦姑娘,莫非竟跟白鬼愁扯上了关系?

  这时琵琶声渐缓,歌声余韵初歇,夏星梦一曲舞毕,舒缓地收拢身体,朝着堂上主人稍稍昂起下巴,灵动的眼神波光流转,柔声轻笑:“刘将军,星梦这一曲,可还入得你眼?”

  “入得!入得!”刘将军连鼓掌都忘了,只忙不迭地称赞。

  其他诸位客人的表现不比他好多少,痴迷而震撼的目光久久凝聚在夏星梦身上,心绪随着佳人的一颦一笑而起伏、飞舞。

  夏星梦莲步款款,向首座移来。

  “再以一杯薄酒,贺刘将军新喜。”

  如山泉般柔和动人的声音,听得刘将军心儿都醉了,口中答道:“好……好……”

  此时此刻,那位独坐闺阁等待的新娘,早已被他忘到了九霄云外。

  夏星梦莞尔一笑,走到座前,伸出一截白皙如玉的藕臂,俯身去拿杯盏。

  刘将军盯着她近在咫尺的面容,贪婪地咽了咽口水。

  夏星梦抬起头来,嘴角一丝笑意扩散,霎时百花失色。

  刘将军迷迷瞪瞪地无法回神,直到一股钻心的凉意将他生命剥离,他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半个桌面。触目惊心的颜色,总算让同座的人清醒过来。但他们的惊呼声还憋在喉咙里,就有一道亮光掠过,令他们魂飞天外。

  “有刺客——”堂下有眼尖的宾客率先发出呼喊。

  全场沉醉的人俱被惊醒,人们的反应就像在风暴中心一样,尖叫四起,大部分人没头没脑的就想冲出这里,哄然奔逃!桌子被掀飞,椅子踹开,客人们拥挤在一块,都想抢先奔出去,顿时屋子内惊叫连连。

  但场中同样不乏高手。数条人影在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朝首座扑去。

  第一个赶到面前的是名粗壮的武将,他是刘将军的亲兵,武力不俗,看到刘将军趴在血泊中,登时目眦欲裂,抄起腰刀就朝夏星梦头颅斩去。

  夏星梦右臂一挥,轻柔的袖摆却将来势汹汹的刀光带到一旁。随即只听呲啦一声,她胸前的衣襟竟然裂开,两团雪白跃入武将眼中,令他的动作不由慢了一拍。就在这一瞬的短暂时间里,夏星梦面带倾倒众生的妩媚笑意,将白玉般的手掌插入了武将的胸膛。

  蜂拥向外的人群中爆发出惨叫,大片血花飞洒,几把屠刀闪亮。

  杀手不知何时已混入宾客中,原本熟悉的面孔散发出狰狞笑意,对上一刻还在谈笑风声的老朋友拔刀相向。

  本来还算有序的逃跑者们若被利刃扎入,立即溅起了滚烫的血花,脆弱的秩序眨眼便被崩破。这时候再也顾不得身份高低,所有挡在前面的人都是阻碍!

  混乱扩散开来,谁是杀手,谁是受害者,再也分不清了。随着如泉喷溅的殷红色彩,加上浓腥味道的鼓动,人们的情绪由惊恐转为疯狂,对身边的每一个人动手,逃亡演变为歇斯底里的杀戮。

  场中高手们被这股混乱的局面挟裹,在杀了几个熟人后,他们愈发迷惑了,任由千般武艺,也不知向何处使。

  而引发这一番杀戮的罪魁祸首,首座前那一抹烟行媚视的丽影,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开。

  江遥等人也无法置身事外。

  他们保护着希宁,击退了几个杀红眼的武士,朝走廊的方向且战且退。

  “等等,尹梦……”叶星魂搜寻着尹梦的身影,想要横穿战场。

  苏芸清连忙拉住他:“放心,赵郢这个人奸诈得很,一发现不对早就脚底抹油了。”

  谢元觥一拳轰开墙壁,七人从破洞中窜出去,避开哄乱的人群,抄小道往西跑去。

  “姓白的真是好算计,今天这么多高手在场,竟也让他得手。”

  “他如此放肆,必然会触犯众怒!”

  “没那么简单。他那么卑鄙无耻的人,肯定还有下一步谋划,说不定就会把脏水泼到我们身上……”

  “那也未免太卑鄙,太无耻了!”

  “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知道了夏星梦的身份是风雨楼五煞中的‘白煞’。哼,倚绯楼的当家头牌,潜伏得真够深的,看来白鬼愁很久以前就在为今天做准备了……”

  几人谈话间,经过一丛矮树,一个幽暗的影子从被风吹得晃动的树叶后扑了出来,手中泛起惊人的亮光,直取最右侧江遥的咽喉。

  江遥头也不抬,随手递过去一剑,斩影剑撩开一道死亡的弧迹。那杀手身子一顿,裂成两个影子,跌落在花坛下。

  一行人脚步不停,从院墙翻出去。

  江遥落在最后一个,就在刚登上墙头的时候,他心中突生感应,转身回望,便看见那个刚被他一剑劈成两半的尸体,竟又蠕动着合二为一,在血泊中站起来。

  ‘是那只肉泥怪物!’

  如此诡谲的情景,让他为之动容。他第一时间想起了昨日偷袭自己的那个血肉怪物,但那家伙分明已在张雨琪的月光下化为灰烬,为他亲眼所见。倘若如此都不能杀死那怪物的话,那它岂非永生不灭的存在?

  白鬼愁又何德何能,令这般可怕的怪物为己所用呢?

  “小子,你在看什么?还不下来!”苏芸清在墙外路边催促。

  “嗯……”

  江遥话音未落,就见那死而复生的杀手视线瞄准自己,脚下疾踏,挥刀猛冲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