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狂潮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2019-01-30 23:15:37

  呛的一声清越鸣响,宫勇睿出剑招架。

  霜雪般的剑光在符光咒火中惊艳的一瞬,便如流星般坠落了。

  左丘明月的尖叫慢了一拍才跟随响起。但双方都没有余力去注意她。

  看到这些符咒射来的第一眼,宫勇睿知道自己挡不住。

  同为玄罡七阶,一个初窥门径,另一个浸淫已久,何况在同等级的战斗中,符咒师本就比武者拥有更大的优势。

  理智的做法,是以身法游走周旋,避开威力强大的火符,寻隙拉近距离,方有一丝胜机。

  但宫勇睿却不躲不闪,留在原地以剑光硬接那三十六道符火!

  他知道自己固然能躲开,但躺在血泊中的谷玉堂尸体,却必然会被火咒轰成碎片。

  他无法容忍这种情况发生!

  谷玉堂无辜枉死,若连全尸也留不住,宫勇睿真的没有脸面再称神剑门传人!

  所以他纵知不敌,也唯有举剑相接。

  “轰轰轰……”

  火光爆炸的声响几乎完全掩盖了宫勇睿出剑的微弱破空声。

  左丘明月惶恐的尖叫倒极具穿透力,一声声扎入耳膜。

  光影乱闪,电打雷鸣,狭小的屋宅容不下这般强力的冲撞,墙壁早就被撕裂,房梁屋顶也被掀飞出去,石屑瓦片纷飞。

  外界阳光明媚,本是大好晨光,却被这一片狂风暴雨的气流隔绝在外。

  地面像破了一个大黑洞。

  左丘明月的身子被龙卷气流挟裹着,混乱中不知撞到了多少东西,昏头昏脑地被抛出了黑洞,“啪嗒”一声四仰八叉摔在外面碎石路上,嘴里痛叫不止。

  本来这么摔一下,就差点背过气去,恰好又有一块凸起的小石头硌在她腰眼上,酸溜溜地十分难受,“哎哟哟”地叫唤着,一时爬不起来。

  秦良玉安心了。

  他知道这小子初出茅庐,一套剑法固然超凡脱俗,江湖经验却难免不足。

  就像眼下这种场面,为了一个死人,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也就只有出道没几天的小毛头,才会有这种犯蠢的打法。

  敌手犯蠢,本公子却不会留情!

  秦良玉念头转定,再出手,又是七十二张火符,如星河倒泻般扑头盖脸地打出去。

  七十二张之后,紧接着还有一百零八张!

  动静闹得这么大,必然惊动了其他人,尤其是那个姓安的小丫头,一定要在她赶到之前结束战斗!

  狂风嘶吼,周遭的空间一下子翻腾起来,大气形成的旋涡包裹了狭小天地,地面像是卷入狂浪中起伏狂摆,一潮一潮地掀动。

  宫勇睿浑身是血,勉力挥剑。

  他所受的不仅仅是皮外伤,而且胸中气血激荡,喉中腥甜堵闷,一口气难以为继。

  他这一口气已经在体内流转了七百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限,也终于到了尽头。

  秦良玉不给他换气的机会!

  气息没了,招式自然也散乱。

  一声闷响,宫勇睿额头一痛,却是被一枚破山咒击中,剧烈的力量冲击撞得他头脑发晕,眼前一阵黑暗。

  没等他从那阵短暂又漫长黑暗中恢复视线,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冷哼。

  “秦公子,威风不小嘛!”

  是安吟秋的声音。

  秦良玉又惊又恼,连忙飘行数丈,调转方向。

  在他心里,这位日日为惜花公子侍寝的美貌少女,无疑比初入玄罡的宫勇睿更值得忌惮。

  同时也懊恼不已,宫勇睿虽然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但根基尚浅,连罡气都未凝练完全,正好可趁他气候未成之际斩除后患!要不是安吟秋来得太快,本不至于落到这种如今这种尴尬境地!

  看着闷不作声的秦良玉,安吟秋轻轻一抖细剑,淡声道:“秦公子是想把这里拆了,好叫我们都无处安身么?”

  秦良玉手捏咒印,皮笑肉不笑地道:“在下哪有那么大胆子,只是给左丘小姐的房间驱驱邪祟而已。”

  安吟秋指了指四周:“左丘小姐的房子好像让你给驱没了。”

  “发生了一点小意外。”秦良玉凝视着安吟秋,神情渐渐变得自然起来,不知他是有了对策,还是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惊扰到了安姑娘,实在过意不去……”

  安吟秋淡淡一笑:“还好只是个小意外,要是再大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是,是,都是在下的过错,还望安姑娘恕罪……”秦良玉彬彬有礼地赔罪,但周身被一团黑色浓雾包围,渐渐吞噬了他的身影。

  他二人交谈时,另一侧的宫勇睿正在抓紧平复呼吸,调理气血。呼吸到第六次之后,宫勇睿看出秦良玉正要施展遁法,终于忍不住纵步冲出。

  “休走——”

  “快退!”安吟秋出声提醒。

  秦良玉眼角瞄见宫勇睿追来的身影,嘴角露出冷冷一瞥笑容。“来得正好!”

  周身黑暗扩张,瞬间侵吞了方圆五丈的空间,疾步赶来的宫勇睿首当其冲,霎时没入黑暗中。

  “蠢货!赶着送死吗?”安吟秋破口大骂,却又对着那团仿佛吞噬一切的黑暗无可奈何。

  她本就在与赤眉的交手中受伤,战力大打折扣,此时也只虚张声势,想将秦良玉惊走罢了。宫勇睿冲动地一扑,真正将自己送入了万劫深渊。

  “这下好了,非得把小命搭上去……”

  安吟秋的视野中,黑暗渐渐倒卷回去,缩为一点,露出里面的身形。

  “啊!”安吟秋轻呼了一声,惊疑不已。按她的预计,黑土咒后,本该空无一人的地面,却有三条人影站着。

  ——除了秦良玉和宫勇睿,多出来的那一个,正是她昨夜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的身影!

  “公子!”这一声惊喜甜腻,带着撒娇似的鼻音,与先前那种冰冷傲慢的气势判若两人。

  秦良玉同样也看到了那个人影,却只觉得头皮炸裂,如同大白天里见了鬼似的惊悚。

  同时还伴随着极度的不甘。

  ‘明明只差最后一瞬——’

  只差最后一瞬,这位秦公子就能够凭借「幽冥千里」的遁术劫走宫勇睿,远遁千里之外,然后便可寻觅安全之地从容盘问剑谱下落。

  可惜,「幽冥千里」虽也是国师所授妙招,但毕竟是隔代传承,由秦公子使来就失了些许火候,竟被人在半途生生打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