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本愿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2019-01-16 20:26:12

  值此关头,安吟秋无暇多想,上半身朝后一仰,腰肢弯成了拱形,堪堪躲开那根手指的同时,右腿膝盖抬起,狠狠朝赤眉下身要害顶去。

  赤眉抬腿迎击。

  一声闷响,安吟秋右腿膝盖一痛,被剧烈的冲击力震得倒跌飞回,落地时脚下一软,差点摔倒。而赤眉亦未追击,留在原地,两条人影就此分开。

  楚楚的毒针便在这个时候出手。

  “嗖嗖嗖”的破空声响临近赤眉身躯时,便被一股骤然掀起的烈焰吞噬。

  那烈焰形如莲瓣,殷红如鲜血凝成,将赤眉周身裹住,在天地间盛怒绽放。

  周遭橙色光雾亦被这红莲烈焰所映,尽化殷赤。

  “绝因灭果业火红莲!”安吟秋面现惊骇之色。

  赤眉踏出一步,脚下一圈圈波纹荡漾扩散,所过之处生出一朵朵莲花,看着娇艳美丽,又透出极度凶邪。

  他朝楚楚望了一眼,楚楚顿觉阴森颤栗,双臂变得无比僵硬,指缝间的毒针仿佛生根一般,再也刺不出去。

  “师姐的教诲,赤眉领受了!”赤眉单手竖掌,俯首作礼,“待江施主回来,替贫僧向他赔罪!”

  他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牵住了小幽,两人的身影一同没入红莲烈焰中。

  “站住!”

  安吟秋抬手一挥,掌中细剑脱手飞出,化作惊鸿射入烈焰,只听咄的一响,却是穿透过去,刺进了后方的墙壁中,尾端簌簌颤抖。

  烈焰中残影犹在,渐归淡薄。

  “师姐不必相送……”

  赤眉的嗓音从远方缥缥缈缈地传来。

  “贼和尚!”安吟秋愤愤地一跺脚,胸口气闷难平。

  玄因见她脸色不好,一时不敢上前,犹犹豫豫地开口道:“这和尚手段了得,远在我们三人之上……”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更是火上浇油。安吟秋猛地转头,倒竖的柳眉吓得他直缩脖子。“手段了得就把你的胆子吓破了?我问你,刚才为什么不动手?你往常不是很会卖弄吗?”

  “师姐明鉴,我没有……”

  “谁是你师姐?”

  楚楚见这小道士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轻咳两声,出言劝道:“好了好了,你也别拿他撒气。那和尚的确不好对付,就算咱们三人合力也不是他的对手,结果都一样的。”

  “哼,我就是看不惯他这副怂包样!”安吟秋哼道,“要是公子在这儿,哪轮得到那和尚猖狂!”

  “要是大圣在也好了。可他们偏偏都不在,又有什么办法呢?你受伤也不轻,消消火吧,别气坏了身子。”

  “我气坏身子倒不打紧,就怕公子回来寻不见和尚,没脸向他交代!”

  千仞绝壁。

  江遥远远没有心思,去怪罪安吟秋的无能。

  他此时遍身缠绕雷蛇,直挺挺地悬浮在山巅上,躯体麻痹,五感皆失,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口不能言,正遭受亿万道雷霆的洗练。

  这滋味,恐怕比所谓的雷池地狱还要酷烈几分。

  他周身衣服已尽遭焚毁,连毛发也被雷火洗掠一空,此时就如一个未上色的瓷像一般,一遍遍被涮洗,一次次在苦海中沉沦。

  “张雨琪,你这冒失鬼害苦我了!”因为无法开口,江遥只能在心里腹诽。

  他更加痛恨自己意志不坚,被“雷法”所诱惑,居然听信张雨琪的谗言,以为真的能从雷法中找到破解马阴藏相的法门。

  像雷法这么危险的玩意儿,远远地看一眼也就算了,自己竟然还鬼迷心窍,想凑近去亲身体验一下。这下好了,凭自己远非圣人的小身板,能不能保住小命都成了未知数。

  江遥哀叹自己八成是残废了,就算一会儿被张雨琪从雷池中捞出来,估计也去了大半条命,别说重振雄风,没半身瘫痪就算轻的了。

  雷蛇越来越密集。

  张雨琪站在旁边,一双眼睛倒映出雷霆之色,默默地看着这具身躯。

  与自己如出一辙,皆是没有遮掩,坦诚于天地的赤子之躯。

  共浴在雷池里,倒好似天生地造的一对玉像。

  不同之处在于,雷霆一碰触到她的躯体,就被吸纳进去,旋即从另一处离开,行径轨迹完全不受影响——她本身便是这雷池的一部分!而江遥则彻底是个外来之物,被众多蚯蚓似的雷蛇攀附着,密密麻麻,仿佛结成了一张网,又像是这玉像上的裂纹,只是数目多得恐怖。

  张雨琪能清晰感受到,雷池在排斥这外物。

  也就是说,天道在排斥江遥。

  非要逆天而为,强行灌注的话,就像是拿铁锤猛打玉像,不仅起不到锻造的作用,只会让他支离破碎。

  张雨琪发出一声轻叹,估摸着应该是到极限了,便勾动手指,将雷池收回。

  江遥仍悬浮于半空,僵直如死,没有动弹。

  半晌,他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眼睛,嘴唇动了动。

  张雨琪手指又是一动,江遥的身躯被一层烟云拖着竖起来,落回地面上,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慢着,慢着,不用你扶。”他抬起手掌,顾不得麻痹刺痛的感觉,使劲摆了两下,“你这云雾里有电,最好离我远点。”

  张雨琪便没动,包裹着江遥的那团云雾也随之散去。

  江遥大口吐出几口浊气,扭了扭脖子,捏了捏手腕,动了动全身关节,发觉自己既没瘫痪也没残废,才露出安心的笑容。

  “差点被你害死了!你那劳什子雷法简直要命,下次别这么坑人了!”

  张雨琪的视线从他身上飘过,语气古井无波:“虽然过程痛苦,但也行之有效。”

  “哪里有效了?”江遥抬起两条手臂,放在眼前打量,“你这么弄一下子,我就学会雷法了吗?掌心雷怎么放来着?轰!是不是这样?没有啊!没出来啊!”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张雨琪见状后退几步。

  “想要学会雷法,并非一时之功,但至少,你想要的东西得到了,不是吗?”

  江遥比划几下全无效果,听见她这句话更感莫名:“我得到了什么?”

  张雨琪视线下移:“你原本的东西。”

  江遥低头一看,马上明白过来。

  因为衣物被焚毁,不剩半缕,所以多了什么少了什么都一览无余。

  的确是他原本的愿望。

  不仅恢复如初,更不知是因为憋藏已久,还是被雷霆充斥的缘故,此时耀武扬威,分外得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