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章 看剑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215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54:43

  “师弟!师弟!”

  伴着一阵狂呼大叫和风风火火的脚步,一个熟悉的身影撞开门闯了进来,三步并做两步冲到了床前。

  “师弟呀!天可怜见,你总算睁眼了呀!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来哥哥有多担心你!第五篇的口诀还没告诉哥哥,你千万不能死啊!”

  宫勇睿本来嘴角在往上翘,听完最后一句又翻了个白眼。

  谷玉堂一屁股在床沿坐下,看了看他的脸色,道:“楚姑娘的医术果然了得,前几天看你还像个死人,现在就只有一半像死人了。”

  宫勇睿有很多疑惑想问他,但没法开口,只好暂时憋在心里。

  谷玉堂随手拿起一颗果子塞进嘴里,边嚼边道:“左丘小姐对你真好,这几天她都早晚照看你,连那个秦公子都没怎么亲近了。”

  宫勇睿听出他语气有些酸溜溜的,只觉好笑,心想:你羡慕的话,也挨卞城王那一下试试?

  谷玉堂吃着果子,絮絮叨叨:“她这个人就是心肠好,看你受了伤这么可怜,所以对你特别关照。不过若论男子气概的话,我觉得还是我更胜一筹。如果那个秦公子不是仗着身世显赫,跟我公平竞争的话,我的胜算应该更大一些……你觉得呢?”

  宫勇睿连翻白眼都觉得浪费力气,干脆闭上了眼睛。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轻笑:“依我看,还是那个秦公子胜算更大些。”

  谷玉堂连忙回头,站起身来,把嘴里的果渣咽下去,道:“楚姑娘你怎能这么说!论男子气概,我怎么都不比那个小白脸差吧?”

  楚楚背着药箱走进来,嘴角带笑:“可是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那种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啊。何况秦公子出身名门世家,又是国师门下,不知多少小姑娘主动往他怀里扑呢!”

  “左丘小姐不是那样的人!”谷玉堂红着脸辩解,“她只是感激秦公子的救命之恩,才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名门世家。”

  “那可说不准。你不也救过她的命吗?她对你以身相许了吗?”

  楚楚一边说,一边打开药箱,拿出银针、药物、汤汁,开始为宫勇睿行针换药。

  谷玉堂不知是无话可说,还是紧张宫勇睿的伤势,不开口了,又拿起了果子,沉默地咀嚼着。

  楚楚摆弄着大大小小的银针,挑动着各色药汁,在宫勇睿身上施展手法,很快就将他胸口的肌肤染成五颜六色。

  半刻钟后,她收起银针,装好药箱,嘱咐道:“安心静养,不要翻身,切勿运使真气,三天后可以下地行走。”

  “放心吧,有我看着呢。”谷玉堂拍着胸脯道。

  楚楚走后,他便在桌子旁坐下来,把盘里的果子一个接一个往嘴里塞。

  过了一会儿,他有些坐立不安,不时朝门外张望,喃喃道:“天都快黑了,左丘姑娘怎么还不来?以往这个时候,她都会来这儿看一看的呀……”

  他站起身,在屋中来回踱步。须臾,又看了一会儿床上的宫勇睿,道:“师弟,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

  他大步出门,辨认了一下方向,便放轻了脚步,朝西边走去。

  他要找的不是厨房,而是左丘小姐的香闺。

  走了没多远,忽见岔口处冒出一个人影,迎面行来,把他吓了一跳。

  “江公子!”认出来人身份,谷玉堂慌忙打招呼。

  “谷少侠?”江遥看着谷玉堂,觉得他的形迹好像有些鬼祟。

  “我,我去找朱胖子,给师弟弄点粥喝。”

  谷玉堂像做贼似的,一低头从江遥身边溜掉了。

  江遥没有怀疑,因为他也是刚刚从朱胖子那里过来,手里还拿着给安吟秋带去的食盒。

  但实际上,谷玉堂刚过岔口又拐了个弯,直奔左丘明月的住处。

  雨后初晴,空气中仍带着湿味。

  便如谷玉堂此刻的心情,期待,又怀着些许惆怅。

  西斜的日光,拉长了楼阁的影子,也将谷玉堂心中的激动忐忑,拉升得曲曲折折。

  当眼帘远远映出一个曼妙的身影时,他便倏然放缓了脚步,收敛了呼吸,像是怀揣着赃物的窃贼,不敢破坏那幅宁静隽永的画卷。

  左丘明月在练剑。

  谷玉堂第一次看到她使剑。

  轻巧的身形,美妙的姿势,每一个动作,都像是舞蹈。

  晚风吹起她的秀发,飘来淡淡的暗香,展动的衣袖像是蝶翅,飞扬的裙摆则如激流中盛开的的百合。

  谷玉堂看呆了眼,忘了呼吸。好半晌,他才想起来吸一口气,冷不防左丘明月脚尖一点,便如天鹅般飞掠而至,一剑西来,伴着娇叱,便刺到了他眼前三寸处。

  谷玉堂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睁大了眼睛,望着被剑光衬托出几分英气的少女,愈发看直了,脱口一声道:“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左丘明月注视着谷玉堂,玉容微敛,道:“谷少侠,你怎么在这?”

  剑上寒气如尖针似的直透眉心,谷玉堂却丝毫不在意。他两眼所盯之处只有左丘明月的脸蛋,一只手搔着后脑勺道:“我来给师弟……”他忽然省起这里已经过了去找朱胖子的岔口,面上顿时一红,支支吾吾地道,“我师弟醒来之后发现你不见了,甚是想念,所以让我来……”

  “是么?”左丘明月收回细剑,在空中抖了个剑花,微笑道,“宫少侠真有这么说?”

  “千真万确!”谷玉堂生怕她不信,连声解释,“本来我师弟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你知道的,人一旦生了病受了伤,情绪就会变得脆弱,就会特别想要见到亲人……”

  “宫少侠把我视为亲人?”左丘明月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下荡漾着纯净的波光,令谷玉堂怔了怔。

  对于出卖师弟,谷玉堂没有半点心理负担,竹筒倒豆子般说道:“当然。我跟我师弟相依为命,我最了解他这人了!那小子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眼睛就在发光,心里那时候就下定了决心,要一辈子跟你……”

  左丘明月一开始掩嘴捂笑,但听到后来,就双颊染霞,实在不好意思听下去了,打断道:“方才你说要去找朱胖子,弄点粥给宫少侠,怎么又到我这儿来了?”

  谷玉堂本来眉飞色舞,一听这句话,一张脸立时红到脖子那儿,恨不得地上有个洞,一头钻进去。

  他这才知道左丘明月的听力原来也很不错,自己跟江遥的那几句对话,她居然都听见了。

  她那么冰雪聪明,想必也一定能猜到,自己口中笑话的是师弟,其实说的就是自己吧?

  谷玉堂这时候只想转身就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