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枯荣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151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4:09

  枯荣天尊望着江遥,满脸褶皱都在发笑:“你想往哪里去?”

  他瘦小的道袍不住起伏,里面好像有一股气在流窜。他抬起右手,拂尘在阳光照耀下宛如蕴涵生命,一团乳白色光晕在其中流转。

  “不要逼我。”江遥说了这么一句,面对枯荣天尊,身形忽然倒着往后飘退。

  枯荣天尊不慌不忙地贴了上来,拂尘一扫,乳白色光晕朝江遥迎面洒落。

  江遥举剑格挡,后退之势未停。

  他想要与后面的苏芸清会合?在短时间内夹攻沙流葬?

  好天真的想法!

  枯荣天尊从容不迫地追赶。远方山坡上的凌思雪依旧没有动作。江遥可不会天真得以为到凌思雪会对自己手下留情。她一直不出手,是在等待一击致命的机会,一旦那个机会来临,江遥或许就能看到自己断颈喷洒鲜血的场面……

  江遥退得极快,眨眼间就到了崖前,接近了沙流葬与苏芸清的战圈,脊背甚至感觉到了沙流葬双剑挥洒出来的凉意。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江遥右手持照胆剑格开了枯荣天尊的拂尘,左手则探入了怀中……

  原本那东西是为浮屠教主准备的,但现在送他这把剑的人危在旦夕,在豁出性命也无法取胜的情况下,唯有这东西才能够篡改命运,将原本注定香消玉殒于崖下的女子,重新拉回到死亡线的这一头!

  要放在同一天平上来衡量,区区一个林曦当然远不足以跟浮屠教主相提并论,他们性命的价值有着天壤之别。而看到天平倾斜的结果,是否将这历史改写,只在江遥一念之间。要称量孰轻孰重,计较一时长短,真正做一个绝情的复仇者,他也不是不能脱身撤离战场。但他仍选择握住了怀中那柄木剑的剑柄,理由只有一个——

  他不喜欢欠债的感觉!

  枯荣天尊眼皮一跳。

  他虽不清楚事情原委,但凭直觉就知道江遥的左手正在释放一个极端可怕的东西,多年来的战斗经验让他毫不迟疑地跳过试探、蓄势等阶段,直接展现出了最强的战斗姿态。

  江遥猛然发觉,四周的灵力如丝如潮,缠绵而欢快地升腾起来,缠绕着自己,让自己的动作凝滞,肉身也受到浸润。仿佛一瞬间,生命就由春到夏,茁壮茂盛,达到顶峰。继而又历秋冬,盛极而衰,由内而外地枯萎凋零——

  这就是生命所必经的、无法逆转的「枯荣」之道!

  江遥大惊失色,照这样下去,短短一呼一吸的时间后,他就会走到生命的终点!他也顾不得左手的动作,右臂一抬,骤然施展神通,将眼前的一切定格。

  「空间凝固」!

  光线,声音,乃至一根根飘飞的拂尘丝,都被封存在一块巨大的无形无质的琥珀之中。这一刻,江遥定住了时光,也将本身的生命冻结,就像太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琥珀一样,无枯也无荣,历万劫而不衰!

  枯荣天尊避之不及,自身也被圈入凝固的空间之中,枯荣之道仿佛遇到了天敌,刹时间紊乱得无法控制,几乎要反噬自身。幸好他乃是成名多年的人仙强者,临危不乱,凭精深的修为稳住了局面,暂时以枯荣之道包裹住自身,意图徐徐反击。

  ‘听说此子未及弱冠之龄便在浩气城头奸杀了地藏,起初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小可!’

  枯荣天尊打起了十二倍的精神,不敢有丝毫怠慢。

  远处山坡上,凌思雪黄衫飘飞,欲动未动。

  这方正在僵持之际,却听背后不远的沙流葬轻咦一声,继而道:“看不出小姑娘还是个刚烈的性子。不错,有种!”

  趁他稍微放缓攻势的时候,苏芸清回头一看,霎时惊得魂飞魄散——林曦面朝这边,脸上带着决绝之意,上半身已朝后倾着跃出了悬崖!

  那柔弱中兼具刚强的凛然之态,乍见之下,恍若飘然欲飞的广寒仙子。

  但苏芸清知道林曦不是广寒仙子,她也根本飞不起来!

  “阿曦!”苏芸清尖叫一声,不顾一切地飞身一纵,险之又险地抓到了一只冰冷柔滑的手掌,总算惊魂甫定。

  她冲得很急,大半个身子也已经探出崖外,若是普通人早已经跌出去了。但苏芸清的身体柔韧性远非常人可比,双脚牢牢钩住了地面,奋力将手中的少女慢慢拽起来。

  两个人几乎掉挂在空中,林曦不敢睁眼,但至少知道自己没有掉下悬崖下,脸上感觉到尘土和小石子掉落。越是这样,她越是怕得厉害,心里埋怨着苏芸清延长了自己死前的折磨,开口颤声道:“芸清,放手!”

  “你好糊涂!”

  苏芸清骂了一句,正要奋力将林曦拽到悬崖上,突然腿部一紧,竟是被人踩住了。

  “你们是不是以为,给大爷上演这么一出,就能勾起大爷的同情?”沙流葬语中带着戏谑,靴子在苏芸清大腿上拧了拧,“可惜呀,我只能很遗憾地说……”

  苏芸清心中一沉。沙流葬莫非真要林曦的命?连活口都不要?

  “放…手……”林曦几乎是悬空的,手和脚触不到石壁,这种感觉极其可怕和讨厌。尤其是知道自己如愿以偿摔下去的话一定会四分五裂的时候,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快,有一种快要尿出来的冲动。

  “闭嘴!”苏芸清烦得要死,脑子里一团乱麻,手上拼了命地使力,身子慢慢拱起来。

  但背后又是一只靴子踩过来,踩在她好不容易才上扬的背上,把她的脊背又踩折下去。

  沙流葬两只脚都站在苏芸清身上,似乎很享受脚下的触感,赞叹道:“很柔软的背,可惜注定短暂……”

  苏芸清怒道:“姓沙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沙流葬的脚在她背上一点一点地划动,慢条斯理地道,“你没有机会了。”

  苏芸清大嚇,心想这厮难道还想把我也杀了?一口气连杀两个家族的继承人,真是比杀鸡还简单,他也不嫌自己命太长吗?但背后突然传递过来的寒意让她不得不正视这个可能,因为一截剑尖已经抵在了她背心,轻轻一送,就能带走她小命。

  “老实说,我还是很想卖苏镇虎一个面子的,可你这丫头太不识趣,三番五次阻挠我,看样子以后还要找我报仇。如果让你活下去,有朝一日成了苏家家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