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服输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88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4:04

  江遥事先已有心理准备,但对方快到这种地步,还是让他大开眼界。

  若非及时让空间在刹那彻底凝固,他已经沦为沈凌峰剑下亡魂!

  然而沈凌峰再是厉害,比起三百年前睥睨天下的血剑圣又如何?

  江遥只是一开始猝不及防,照面就受了重伤,然而以他枯木剑法的玄妙,只要还有一息尚存,在初时的不适应过去之后,在命悬一线的压迫之下,他全身皮肤发麻,似有电流游遍躯体,令他一瞬间丧失痛觉,只将心神彻底沉浸在了接下来的这一剑中。

  挡无可挡,就只能以攻对攻。

  左手在沈凌峰剑身上屈指一弹,空间刚开始流动,江遥右手一剑倏然刺出,在空间尚有凝滞之时,穿过无数虚幻叠加的空隙,神出鬼没地刺到沈凌峰咽喉要害前。

  沈凌峰抽剑回防,然而剑身刚被弹了一记,路途又似行走在坎坷荒路上,实在力不从心。他不得已只好略微侧身,险险避开这一刺。

  江遥一剑虽刺空,却占据大势,得理不饶人,一剑快过一剑,尽情地朝沈凌峰周身要害招呼过去。

  作为诗人们讴歌赞颂、普天之下屈指可数的剑道强者,沈凌峰仅因为一击失手,竟然在第二回合就落到了下风,并且一退再退,似乎完全没有一点挽回局面的可能。这在普通人眼里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传说中的第一骑士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完全被一个晚辈追着打。

  无论云素还是沈月阳,在场的两位旁观者恐怕都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只有作为当事人的沈凌峰才真切体会到这年轻人的可怕。

  尽管开战之前,他已经尽量重视江遥,甫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却没料到对方的神通诡妙至此,更没料到的是对方的剑术,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江遥这一回使剑的风格,只有一个字——快。

  与沈凌峰一快起来就分化出三百六十五道剑光不同,江遥的快,是笔直如一的快,是勇往直前的快,是舍我其谁的快,是以命换命的快。

  快到斩风击流,裂天撕海,如月如冰。

  沈凌峰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提前结束这场战斗,每一种都能让眼前这惊才绝艳的年轻人就此夭折,但也需要他同样付出不菲的代价。

  他绝不愿意自己在断了一只手、或者瞎了一只眼之后,再被人们冠以“断掌剑神”“锐眼追风”之类的美誉。

  他不得不承认,抢占先机的江遥,已是与他同一层面上的对手,而不再只是一个需要重视的“晚辈”。

  只一眨眼的工夫,两人在高速跑动中就交手了数十招。在退到十八步的时候,沈凌峰忽然刹住了身形,他右手终于重新握稳了那只饱经坎坷的屠魔剑,反守为攻,挥出了一片灿烂剑影。

  江遥却已提前料到他的反击,在那片剑幕波及身躯之前就恰到好处地退开,身形在虚空中一闪一跃,再度出现已是在十余丈外。

  沈凌峰明明有机会继续追上去,在他全力出手之下,这个年轻人绝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然而他犹豫了一瞬,脚步停留在原地。

  江遥浑身鲜血淋漓,那是在第一个照面被一千零九十五道剑气划出的伤口。他脸上却带着酣畅淋漓的笑容,直视沈凌峰,道:“不愧是八大骑士之首,能接我六十四招还毫发无伤,这个战绩值得被后人传颂!”

  他虽说着大话,心中却略带忐忑。看沈凌峰这从容不迫的样子,虽然一时暂落下风,但分明游刀有余,再来一次自己绝对难以幸免……

  沈凌峰口中淡淡回答:“既然你甘愿用性命为她争取一条生路,我也决不食言。从今日起,沈某与星月坞分道扬镳,日后相见便是生死之敌。你回去转告云蝶,望她好自为之!”

  江遥长舒一口大气,连忙道:“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却之不恭了。”

  他转过头,看见云素嘴角轻扬,嗬嗬冷笑,还欲说点什么,顿时心中一紧,连忙一伸手就把她拦腰抱起,风一般掠向远方。

  沈月阳浑浑噩噩,失魂落魄地望着那两人身影消失,突然握紧了拳头,朝沈凌峰大声道:“为什么要放她走?”

  沈凌峰垂下目光,看着灰黑色的官道,低声道:“愿赌服输。”

  “什么愿赌服输?你是先想着要输,才来接这个赌局吧!”

  沈凌峰沉默。

  远方已在好几里之外的云素亦沉默。

  月亮重新从云层后探出头来,柔华铺地,道旁林深似海。

  少倾,终至离人亭前。

  “居然能平安走到了这里,本来以为折柳送别的戏码应该可以省掉的。”云素侧过脸,月华为她俏丽的面容镀上了一层银魂,微醉的笑颜旎旖如画。在苍凉的夜色之中,她眯起眼睛,仰面望着天心并不明朗的月光,口中低低吟道,“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遥哥哥,下次见面,也许我们都已经大不一样了……”

  江遥轻捏着她的手背,顺着她目光看向暗青色的天空,轻声道:“希望下一次的相聚,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匆忙。”

  云素叹息道:“都是无根的浮萍,流水落花,随波而逐。”

  “也许漂着漂着,就卷到了一起呢?”

  云素翘了翘嘴唇:“命运可不会突然大发善心。你看那些薄雾,淡去之后,留下的只是一场空荡荡的梦幻。而我们……”

  她的话没再说下去,樱唇已被江遥封住了。

  云素没有抗拒,她的唇轻柔地回吻江遥,芬芳的气息伴随着动人的心跳,弥漫在这对男女之间。两颗炽热的心灵经过多次匆匆聚散,似乎终于能在此刻融为一体。

  耳鬓厮磨,江遥的右手缠上了少女的脖子,另一只揽着她柔软腰肢的左手缓缓下滑,就欲触摸那销魂蚀骨的温暖……

  但云素的纤指却倏然用力,握紧了江遥的手掌,坚定地阻止了他下一步行动。

  双唇缓缓分开,四目相视,少女清亮的眼眸中异彩涟涟,映出了天心圆月,但月光也失色于这双美目之下,她柔声道:“本不应该拒绝,可我实在没有想好。而且你这张脸……”

  “我脸怎么了?”

  “脸上有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