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白云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137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58

  场面上渐渐安静下来。

  从江遥和罗加的视野中,均可以看见对方的身影。

  江遥进退维谷。

  南边赑风蚀骨,迷人眼目,萧萧杀杀。北方弱水弥天,雾霭茫茫,鹅毛难渡。

  无论往巽宫退,还是朝坎位走,都是极度不利于自己的战场。符咒师在其中如鱼得水,功力深厚的吴哲也能比自己支撑得更久。倘若只有一人,江遥还愿意尝试着打一下,眼下这两人联袂而来,他是连半点侥幸的希望都不抱。

  江遥一扬掌中火焰般的樱枪,叹息一声。“苏兄,不是我不愿等你。”

  既然无路可退,那就只有往前走了!

  罗加悬浮于半空,手捏法印,背后隐现潮水滔滔之相。此处乃风水交接的地界,正契合他相性,使得他的法力增强了不止一筹。就算只有他一人,他也有信心将对手诛杀在此。

  他瞧着缓缓走来的江遥,面露冷笑,凛凛喝道:“江遥,你作恶多端,害人无数……”

  江遥不等他说完,就骤然加速,擎着枪风驰而来,就欲缩短距离,抢占先机。

  罗加并没有急着将手上的符咒丢出去,因为他前方的地面上已有人主动上前,甘愿充当先锋。他自然乐得作壁上观。

  吴哲望着视野中不断扩大的那杆红枪,轻叹一声,冷冷道:“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是没有半点悔改……”

  江遥朗朗一笑:“我练这么久的武艺,不是为了跟你讲道理!”

  赤红枪影伴随着笑声绽放,如片片梅瓣飘舞,绚丽中蕴藏致命危机。

  吴哲手握长笛,彤红之色鲜艳欲滴,探臂刺出,便撑起一片圆形气罩,红晕流灿,与赤红枪影交融至一处,仿佛不分彼此。

  江遥早就知道,吴哲一身功力精纯深厚,随手一击就有恢宏浩大之势,以自己此时的状态不可能与他硬碰硬,所以便将枪影分化,使出了万蚁蚕食之法,将他刺出的气浪一部分一部分地切割、抵卸、化解、消融,最后吸纳为己用。

  刹时间,只见枪尖乱抖,仿佛完全违背了俗世中的常识,从各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和位置闪烁出现。吴哲全力激发,连出三招,皆有排山倒海之势,却都若泥牛沉海,不见半点动静。反倒是对面的枪势越来越盛,如万朵红梅盛开,炫得人眼花缭乱。

  吴哲这辈子恐怕都没见过如此凌乱浮夸的枪法,花样耍得比街头卖艺人还夸张,却偏偏具备奇效。他一身功力拼了命地往前方轰过去,一招一掌皆厚重如山,后势滔滔不绝,哪怕是座城墙也得被砸塌了,但就是伤不了对方分毫。

  罗加也看出了情势不对。本来依他的预计,两个人至少得千招之后才能分出胜负,一死一伤的残局正好让他来收拾。但眼下吴哲似乎快被对方无伤拿下了,他不得不考虑提前下场。

  “既然不受教化,那就沉沦苦海吧!”

  只听风鸣雨啸之声,先是青龙开道,继而雷电交加,隐有万马奔腾之相,半空中弱水凝浪,气旋纠缠,升腾到数十丈高,然后朝地面上鏖战的两人一股脑儿砸下去!

  他掀牌了。

  这一招「白云苍狗」,本是用于对付像严明远那样近乎人仙的强者,但既然战局已经接近尾声,那也不必藏着掖着,一锤定音吧!

  地面上的两人固然激战正酣,可也不是对外界不闻不问,他们都听到了旁侧震耳欲聋的涛声,然后都发现数十丈高的潮水从头顶砸下来,纷纷想要抽身躲避。但这时他们才发现地面上传来一股极强大的吸扯力,将他们死死钉在地上,不仅无法迈脚,甚至连身躯都无法控制地往地面摔下去。

  这种似曾相识的陷阱,令江遥和吴哲两人脑海中不约而同的浮现一个念头——

  难道陈煜还活着?

  潮水倾注而下,天崩地坼般的轰鸣将一切其他声响都掩盖,瞬间遭受的重击令思维也一下被轰出体外,再也无法深究这其中的奥妙。

  罗加倾力施法,直到亲眼看到那两人都被潮水淹没,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一招的直接影响是让九宫挪位。

  弱水已漫过坎宫,向巽地淹没过去。风浪交叠,不知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万一弱水倒灌乾宫,会不会导致整个嫏嬛天地支撑不住?

  冷寂的气息充斥着昏暗的天地。

  罗加自傲地低头看了一眼手掌。

  就是这只看似普通的手掌,诵咒两息,便造成了如此天灾般的可怕景象。

  不过,当这只手掌抱起林家千金的娇躯时,定然不会再如此粗暴。

  广场上一片寂静。

  任何人看到那一幕天崩地坼之景,都会由衷感受到人类的渺小和生命的脆弱。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当然也会收获最多的恐惧和敬畏。

  他赢了。

  胜者本就不该遭受诟骂,更何况是拥有如此近乎神明手段的国师高足?

  再也不会有人说他手段卑劣,骗取吴哲信任,又与陈煜勾结。相反,会有越来越多的声音传颂他的无双智计、雷霆手段、杀伐果决……

  小七和沈依蝶脸色如出一辙的惨白。

  吴哲的拥趸们在台下默然无声,眼泪汪汪,梨花带雨,想抱怨却又不敢出声。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在柳树下捶胸顿足,不住念叨:“何其愚也!何其愚也!”痛心疾首的样子让人怀疑方才战败的是他的亲孙子。

  似乎结局已经注定。

  只有一个人不这么想。

  盛若虚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身上衣袂飘扬,一边走一边不断变幻形状。

  他的样子时而是苏子修,时而是江遥,时而又是陈煜、严明远、罗加……凡是他所见过的面孔,都在此一一展现。

  远方泛起一抹白色的直线,带着万马奔腾之声,朝这边涌来。

  盛若虚停下脚步,遥望西南。

  以他的心智,自然能想到已有人先一步与江遥在巽宫交战。

  看那滔滔奔腾而来的弱水,不难猜到那人的身份,亦不难猜到那一战的结果。

  “是那个老狐狸……”

  盛若虚伸出食指揉了揉眉心,觉得颇为棘手。

  成了精的老狐狸,是一种让猎人也为之头疼的存在。常年在外与各种妖魔作战的罗加,跟自己是同一类角色,不会真心实意地相信任何一个人……

  不过,也并非全然没有机会。

  盛若虚面孔数度变化,最后定格在了陈煜的容貌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