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龙咆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31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57

  山巅狭窄,仅容许一人通行。盛若虚从苏子修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几乎是身子挨着身子,这时候只要任一人往侧面撞上一记,就能将对方推下万丈悬崖,也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观众们悬着心看到这一幕,几乎以为盛若虚就要趁机出手,有好几人禁不住叫出声来:“当心!”“别被他推下去了!”“先下手为强!”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盛若虚并未趁这机会下手,而是大模大样地走到了前面,当先踏上铁索。

  苏子修未疑有他,也跟着走了过去。

  也算是艺高人胆大,此时盛若虚在铁索上背后空门都暴露在苏子修眼前,这时候只要苏子修打出一记龙皇拳,就能轻松将之轰下深渊,那一肚子阴谋也会跟着埋葬。看到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观众都忍不住叫嚷起来。

  “好机会!快打死他!”

  “别等他回头!”

  “这小子简直不知死活!”

  沈依蝶望着铁索上大步前行的那个身影,喃喃地道:“真是太像了,太像了……他为何扮得那么像?难道他日日夜夜都在暗中观察江公子?”

  小七撇了撇嘴,道:“他一定欠了江公子很多钱。”

  一旁凌思雪幽幽地道:“也许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小七皱了皱鼻子,道:“不管怎说,这人鬼鬼祟祟,我看他不是个好东西。”她往台上望了一眼,忍不住叫道,“苏少侠别犹豫了!动手吧!”

  嫏嬛洞府中的两人当然听不到外界的喧哗。他们沿着铁索,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彼此相安无事。

  这段铁索大约有二十多丈长,常年日晒风吹使得其表面锈迹斑斑,踩一脚就能刮下一片锈粉,在两个人的重量负担下摇摇晃晃,看上去十分没有安全感。

  走在路上的两人好像也有些担心铁索会突然断裂,加快了脚步,一前一后地沉默前行。

  观众们稍松了一口气,认为这段路途会平安无事地渡过,因为两个人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条脆弱的铁索经不起两位玄罡高手的折腾。而且盛若虚还处于不利的位置,他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苏子修面前,就算贸然出手,苏子修也能有所防备。

  但盛若虚行事往往出人意料。

  走到路途过半时,他突然往前方隐约可见的山峰中段遥遥一指,道:“苏兄,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苏子修凝目望去,只见那半山腰上云雾缭绕之处依稀可见些许碧青之色,看不出有什么异状。

  “江兄……”他刚开口,面色骤然一变,感受到数道破空之声朝自己迎面射来。

  那是银针一类的暗器,褐中泛青,带着几点幽光袭到面前。

  场上一片大哗。

  苏子修毕竟不是常人,尽管事出仓促,只见他腰身往后一仰,双臂齐向前推出,刹时间青龙飞旋,就将身前大部分暗器打落。剩余两道具备破气攻击的幽光,被他侧头抖肩,轻易避过。

  然而盛若虚真正目标并非苏子修本人。

  苏子修虽躲过暗器,却听背后喀的一响,似是铁链断裂的声音,他面容一沉,心知退路已绝,脚下猛地一踏,以青龙入海之势朝盛若虚合身扑来。

  盛若虚瞧见那张须发虬张、巨大狰狞的青龙面孔,不慌不忙地从袖中探出一柄秋水般的软剑,手腕一抖,便挥出白虹般的剑芒,正面迎上前去,连刺数十剑,若蛇信吞吐,堪堪不落下风。

  苏子修只凭一扑之力冲到盛若虚面前,半空想要再借力已是不能,瞬间交手数十招后,他的身形开始往下方坠落,心知今日已无法幸免,便把心一横,双拳横打,刹时间爆出数十条狂乱飞舞的青龙,扑头盖脸地将盛若虚全身罩住。

  在众多青龙面前,盛若虚的身影渺小得就好像龙口中的那颗珠子,然而却岿然不动。只见他双臂伸展,软剑如电,瞬间爆射出凛凛寒芒,团团护住周身,竟不漏丝毫空隙。可知他剑法超绝,与北丰秦交手五十招未露败相并非虚言。

  苏子修倾力一搏不止一击,下坠两丈之后,他长吸一口气,右拳再探,青色怒焰霎时掀起滔天巨浪,一条庞然长龙狞嘶阵阵,头角峥嵘的巨首一扑而至,利口张咬,势要将盛若虚一口吞下。

  龙首到来之际,盛若虚的周身蒙上了一层虚幻的迷雾,仿佛在一瞬间脱离现实,焚业青焰迅疾无声地穿过他的身躯,将他所立之地尽数覆盖,脚下的铁索眨眼就被剧烈的高温融成汁水。

  而在这之后,巨大的轰鸣声才随后跟来,声浪随着气流扩散,一波又一波的龙啸声如尖锥般直刺耳膜,连场外观众都被震得头皮发麻,脑袋嗡嗡作响。

  此时若有人从山脚下远远望来,都能看见一片冲天而起的青色光晕。

  盛若虚如同经历了一场狂暴的风雨,暗天昏地,乾坤颠倒。但这次风雨来得猛烈去得也快,数息之后,随着苏子修身躯坠落渐远,龙首后继乏力,逐渐弥空消散。而盛若虚身形凝实,只见他从头到脚都血迹斑斑,亦并非毫发无伤,只是未损要害。

  盛若虚未来得及感受劫后余生的庆幸,只听耳边风响,才察觉自己脚下的铁链已被烧融,早已无立足之地,只是由于震慑于龙首威势才不曾察觉。

  在一片惊叫声中,盛若虚的身形笔直朝下,就要步苏子修后尘。

  说时迟,那时快,盛若虚身在半空,猛一翻身,以倒栽葱的姿势掉了个头,倒悬之时猛一抬手,就从袖口中射出一根飞索,恰巧套在另一根刚被龙焰烧断、尚在下垂途中的铁索一端,而后伸手一拽,整个人就似猿猴一般凌空拔起,连抓带拉,滑翔一段距离后纵身一跃,便抓住了崖壁上一块凸起的尖石,敏捷地攀了上去。

  广场上响起一片扼腕叹息之声。虽然盛若虚平日没什么恶名,但目睹他所作所为后,此时盼着他跟苏子修一块儿跌下去的人也不在少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