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追问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104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37

  “这个啊,说来话长!”江遥往旁边的苏芸清瞥了一眼,示意由你来说?

  苏芸清转过视线,只当没有看见。

  林曦催促道:“你随便说说呗!”

  江遥无奈地舔了一下嘴唇,开口用干巴巴的语句把遇上血帝尊的经过又重复了一遍。

  由于今天精神不济,他说这件事的时候省略了更多细节,三言两语就交代了几场大战。林曦对此也不是很关心的样子,只一直追问:“后来呢?”

  “后来啊,我出来城,上了山,见天色已晚,便找了块平整的石头歇歇脚……”

  “然后呢?”林曦似乎有些急躁的样子。

  江遥心想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在意细节,莫非昨天苏芸清已经给你说过一遍了?那你还要听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又说了几句,突然意识到林曦的神情有点不对。她并没有一点听故事的紧张和好奇,而是直勾勾盯着自己,凌厉的目光如同在审讯。

  江遥一下明白过来,她一直在问“后来呢”,因为她想听的不是战斗和厮杀,而是最后面的那个黎明,那一场男女肉搏之战!

  江遥背后霎时冒出冷汗——她果然发现了什么!她知道多少?我要不要坦白?如果这事说出来,苏芸清又会怎么看?

  他心念电转,倏然收声,心虚地望了一眼苏芸清,又对上林曦的目光。

  林曦也明白他知道自己意识到了什么,轻轻哼了一声,眼神带着几分愤怒几分威胁,声音也低沉下来:“然后呢?继续说。”

  江遥再是迟钝,也明白这时千万不能再往下说了,打了个哈哈道:“后来我打退了姜鸿,便回到圣城,又在路上遇到了周灵玉……”

  林曦抬手示意他暂停,盯着他,缓缓问道:“你独自一人打退了血剑圣?”

  江遥强自道:“那天运气比较好……”

  林曦摇头说:“我不相信。”

  “事实上,那天晚上姜鸿可能肚子不太舒服,打到一半便说休战,而我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我还是不相信!”

  “嗨,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咯,虽然听起来很离奇,但它就是如此。”江遥打定主意要抵赖过去,决定转头不看林曦眸中的那一层雾气。

  苏芸清却在这时开口道:“你今天说的,怎么跟昨天告诉我的有点不一样啊?”

  江遥一颗心直往下沉。这姑奶奶怎么也掺和进来了!

  苏芸清虽然一直在眺望着湖对面擂台上的战事,其实也不动声色地旁听了好一会,江遥与林曦之间的谈话内容,她总算抓住了一点头绪。

  “你昨天跟我说,你使计让凌思雪引开了姜鸿,以二对一,又领悟了一招「枯木剑法」,终于把姜鸿逼退……”苏芸清说到这里,见江遥假装眺望远景的样子,便伸手把他的脸强行扳过来,瞪圆了眼睛道,“今天你又跟阿曦说,你是独自一人打退姜鸿的……你江大少爷是不是该仔细回想一下,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又或者,两句都是假话。”林曦淡淡地接口道。

  “其实……两句都是真的。”江遥硬着头皮道,“我跟姜鸿打了两场……”

  “江大少爷,你是不是贵人多忘事,记不得今夕何夕了?”苏芸清右手捧着江遥的脸,张嘴露出一口编贝细齿,恶狠狠地做了一个咬下去的嘴型,道,“你要再敢编谎话糊弄我,我下次就把你那玩意儿嚼烂吞下去!”

  江遥无暇回味这张嘴曾经带来的销魂情形,往后一仰睁脱苏芸清的手掌,退开两步道:“你这是屈打成招。”

  苏芸清道:“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做贼心虚!快给本公子老实交代,前天晚上到底干嘛去了?”

  “就只是跟姜鸿打了几场……”

  “江公子不想说就算了。”林曦淡淡一笑,“事情已经很明显,我也猜得出来,你无需多言。”

  “咦,阿曦你猜出来了?到底什么事?”

  “很明显了!他刚才言语中前后矛盾的地方,关键之处就在于凌思雪。为什么要隐瞒她?他是不是怕我们知道什么?”

  “你是说……他竟然?”苏芸清的眉毛渐渐竖起来。

  江遥看到她投来的眼神,不禁觉得背脊生寒。

  这时候,湖对面的擂台边上传来一阵惊呼声,席卷过湖面,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江遥凝目远望,只见擂台上空一大片冰晶色彩,那是千万柄长剑,高悬于半空,熠熠生寒。

  沈月阳的「百万神兵」终于出手了!

  他的对手是陈煜?

  这一点不需要怀疑。对战名单落到苏芸清手里,陈煜遇到沈月阳的可能性远比遇不到的大!

  那么在这万千锐锋的指向下,陈煜如今正在想些什么?

  他会不会在心里暗暗诅咒苏芸清,每一场比赛都给他安排了最强的对手?

  他会不会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与沈月阳达成交易,使之手下留情?

  “好戏终于开始了!”苏芸清扬眉冷笑,右脚却悄悄挪到江遥脚尖上,用足全身力气,狠狠踩下去!

  江遥猛抽一口冷气。低头看时,发现自己整个脚面都已经陷入了石板中,靴子表皮无疑已被那一脚直接撕裂,骨头都似乎快断了似的。

  这可是八阶玄罡高手全力一击!

  虽然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但那股酸爽的痛感可是实实在在的!

  江遥瞪着苏芸清,苏芸清却根本没把脸转过来,好像现在踩在江遥脚背上的不是她的脚一样。

  江遥想要往回抽脚,苏芸清则加重了力道,就是不让他拔出来。

  以江遥现在的状态,还真无法跟她比拼力气,只好忍着痛,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眺望远方的战况。

  那一脚踩下来发出的响动并不小,林曦自然也注意到了下边的动静,低头瞥了一眼,嘴角微微翘起来,随即也转开视线。

  擂台上寒光连闪,上万柄冰晶剑气开始下坠。

  万剑排空,如暴雨倾泻,剑气所指,一层寒雾弥漫,扩散出圈圈冰霜。擂台上的人影瞬间被埋没在那一片惊天动地的冰光剑影之中。随着千万柄长剑轰然坠下,所有的阳光都被切割成错乱的线条,那种神祇般的威力,令所有人都像提线木偶一般伸长了脖子,惊呼声也被完全掩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