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凝静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34

  江遥感受到林曦外放的情绪,叹息道:“我也不想管闲事,可你偏偏撞上来。”说罢,身形一纵,掌中照胆软剑电射而出。

  寒光映冷月,也照亮白鬼愁阴森的双眼,他亦是长嗟:“地狱无门,何苦来投!”

  长夜顿化幽冥,妖异沙哑的嗓音,在阴云下回荡。

  白鬼愁手持一柄暗褐色长剑,与昔日的斩影剑有五六分相似,浑身魔气翻腾,正面迎上了江遥。

  一再退让反被逼迫,他是真的动了杀机。

  在如此浩荡的魔气冲刷之下,再对上那张妖异阴森的黑白面具,恍若看见九幽魔神,一般人就算不胆寒,身上战意只怕也已去了三分。

  然而江遥不是一般人。

  纯以武技而论,他已是仅次于世间武者金字塔巅峰之下的第二级阶梯,放眼整个大陆,把所有仍在人间走动的绝世强者都算上,也只有不超过两掌之数的人能稳说武技在他之上。白鬼愁显然没那个资格。

  白鬼愁唯一让江遥顾虑的只是他的时光神通,诡妙万端,防不胜防。

  幸好,如今还有另外一人,愿意为江遥补上这个短板。

  ‘他要施展「时间静止」了!’林曦的声音在江遥心头响起。

  一句话看起来挺长,但以神念直接与江遥沟通,其实连一瞬都不需要。

  江遥离白鬼愁还有五步,是一念可至的距离。在这时发动神通,既能在「时间静止」的范围内攻击目标,又能避开更亲密的接触,以免被同样诡异的空间神通所伤,可谓是最保险的时机,说明白鬼愁亦对江遥心存顾虑,不愿意冒任何无谓的风险,只盼着能够一招制敌。

  江遥没有第二个选择,在下一个念头升起之前,便本能地施展「空间凝固」。

  两种神通都霸道到不讲理的地步,就看谁更不讲理。

  白鬼愁发现自己在发动「时间静止」的时候,身形似乎凝滞了一下。

  两种强横到极点的神通同时覆盖了整片空间。风声、鸟鸣戛然而止,天地陷入一片沉寂。

  一切声光都被剥离,月光都融入黑暗之中,天地间不剩下任何色彩。

  这是从造物主的控制外窃取的时间,万物都被黑暗包裹,唯有偷窃者本人——

  白鬼愁陡然发现,连自己这位神通发动者的身躯,都失去了鲜活之色。

  我也不能动?

  被先发制人了?

  意识到这点的一刹之后,空间融化,包裹着他身体的那一层黑暗散去了,随着身躯色彩恢复,他立即获得了行动能力,但只来得及将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来表达震惊,时间也重新开始流动。

  色彩重回天地,月光下两条人影相遇。

  这是「时间静止」与「空间凝固」第一次正面交锋,这两种强横到匪夷所思的神通都没有起到效果,江遥终于能够暗舒一口气了。但他知道,主动权仍在白鬼愁那一边。

  倘若不是林曦提醒,自己的「空间凝固」施展得恰到好处的话,只要被白鬼愁靠得更近一点,先恢复行动能力的他就能伤到自己了。

  何况「空间凝固」对自己神念的消耗,远比白鬼愁要大得多。

  四目相对,眼中传递的意味无法言喻,无声无息中,两柄长剑相撞。

  白鬼愁招式被破,向右侧躲闪。由于时空开始发生扭曲,江遥第二击亦不中,被他逃开。

  除了武技强于对方,江遥还有另一个优势,那就是能够连续施展不同的神通。等他一步跨越空间画卷,挥剑直劈白鬼愁面门时,白鬼愁的一口气还没歇完。

  白鬼愁终于明白,距离靠得近了,不仅对「时间静止」有利,在遇到江遥这种霸道的敌人之时,它随时可以化作一个致命的因素,夺走自己性命。

  “阿曦,你怎么了?”苏芸清关切的嗓音响起来。

  林曦拭去鼻下的血迹,摇了摇头,道:“没事。”

  并不是真的没事。想要入侵白鬼愁这种人的思想,剥开那些杂乱的念头,从那一幕幕血腥的画面中找出他的真实动机,再及时传递给江遥,这其中的危险和消耗比之前在酒楼中以念力沟通众人要大得多!

  但她非做不可,否则江遥将身处险境!

  “可你都流鼻血了……”

  “我说没事!”林曦推开苏芸清的手臂,全神贯注地观察远方战局。

  剑气从夜空斩下,无光无芒,却有撕裂万物之势,那道笔直切下的竖线,不仅将画卷分割,连同白鬼愁的身体也一并一分为二。白鬼愁倒仰于虚空之中,眸中凝现出一片苍冷的光泽,将长剑横在颈前,左手两指抵在剑脊,两臂并推着迎了上去。

  这种姿势,虽然易于抵抗从天而降的剑气,却也让自己失去平衡。江遥若是一劈命中,白鬼愁势必陷入被动。然而在那之后,他只要不死,就能找到再次发动「时间暂停」的机会。

  江遥却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也不愿浪费自己的体力,未待一招劈中,右手微颤,剑气一撩一划,已在半途转折,绕过防御直袭面门。

  白鬼愁何曾见过如此诡妙的剑法!

  他听到了凄厉的风声,寒晕将他的面孔分成两半。不差一厘一分,他便知道自己踏不过这生死的界限,但也再度挥起无名剑,将蕴蓄已久的青色光晕射出,欲将江遥是的生命也一同泯灭。

  他在赌江遥是否真有胆量和决心与自己拼命,也在赌时光神通能否让自己从幽冥中再度归来。这两种可能性只要各占一半,自己就有七成以上的把握笑到最后!

  但江遥偏偏敢与他赌!

  白鬼愁眼眸中倒映寒辉,便知道自己活下来的希望已降到不足五成。

  有些时候,只要真敢拼命,便能置之死地而后生。退一步,反是堕入深渊!

  白鬼愁并不是个喜欢拼命的人,但遇到这么一个蛮横的对手,也不得不把自己的性命置于赌桌上,听由老天安排。

  这时候,他身下的那团漆黑的影子突然动了起来。

  一个模糊得几乎融入到夜色中的身形,化虚为实,由白鬼愁的影子中射出,利刃破空,不去招架江遥的长剑,而是径直扎向他心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