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预言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129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30

  “江,遥。”旁边学究模样的老人念了一句,面上生出几分振奋之色,“他姓江,不是南村的,也不是北村的,他是外地人!”

  人群里响起一片欢呼声。

  江遥不明白一个外地人有啥值得欢呼的,又听老学究问道:“少侠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江遥听到这文绉绉的问话,有些牙痛地回答:“从圣城来,回圣城去。”

  老学究和持鸠杖的老者对望一眼,老学究疑惑地嘀咕:“圣城在哪?”

  持鸠杖的老者干咳一声,问道:“少侠可是从山上那座神庙里走出来的?”

  “神庙?”江遥回想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啊,就看到几块破石头。”

  他这话不说不要紧,话一出口,就见眼前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把他吓了一跳。

  持鸠杖的老者浊眼含泪,一把丢掉鸠杖,握住江遥的双手激动地道:“少侠,我们可把你盼来了!”

  “老丈何出此言?”

  老者握住江遥的双手颤抖不止,嘴唇直打哆嗦,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老学究说道:“少侠有所不知,我们北村的预言里面记载了甲子年腊月十三,也就是今天,传说中的勇者会从神庙里走出,惩奸除恶,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怎么哪个地方都有这种无聊的预言……江遥腹诽一句,漫不经心地道:“两位老丈可能误会了吧!就算我是个外地人,今天恰好路过神庙,也不能说明我就是预言中的那个勇者啊!”

  “不不不!”老学究急切地摆手,“那神庙里有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触之即死,生人勿进,飞鸟难渡。少侠你能从里面毫发无伤地出来,一定就是命运选中的那个人!”

  江遥搔了搔手背,仰脖忖思,道:“好像是这么回事。”

  见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老学究大喜过望,朝鸠杖老者使了个眼色,道:“少侠千里迢迢地赶过来,一定乏了吧,快请随我等进村,咱全村上下已经摆好了接风宴,就盼着少侠大驾光临了!”

  江遥道:“吃饭就不必了,我赶时间呢。先把预言讲讲吧,里面提到浮屠教主了吗?我和他最后哪个赢了?”见对方一脸茫然的表情,显然不知道浮屠教主是何许人也,江遥叹了口气,道,“那就把我的使命讲讲吧,老天爷派我来干啥?杀谁?”

  老学究捋了捋山羊须,道:“预言里说,勇者降世的那一天,就是南村恶霸张大山的末日……”

  “南村恶霸?”江遥扶了一下额头,几乎没吐血。我堂堂预言中的命运之子千里迢迢过来就为了干这么点破事?杀一个地痞恶霸?

  “我今天忙,改天有空过来收拾那个恶霸吧。”他挣脱鸠杖老者紧握不放的粗糙大手,迈步要走。却听鸠杖老者哀叫起来:“少侠你可不能走啊,那张恶魔鱼肉乡里,作威作福,青壮年都被他拉去做苦力,稍有姿色的女子都成了他的侍妾,咱们北村都快被他赶尽杀绝了啊!”

  “知道了知道了。”江遥不耐烦地道,“你们随便派个有姿色的女子过去,下个毒不就完事了吗,有必要劳动本勇者亲自出手?”

  他边说边往前走,那鸠杖老者情急之下抱住了他的大腿,却根本无法撼动半分,反被往前拖走。

  “少侠有所不知。”老学究也急忙道,“往日也有勇决的女子自愿屈身事贼,然而那张大山百毒不侵,刀枪不入,我们用尽各种手段也无法伤他一根寒毛……”

  “百毒不侵,刀枪不入?这还有点意思。”江遥停下脚步,鸠杖老者仍死死抱住他大腿不放,“他多少岁了?”

  “二十八。”

  “你们的预言既然连今天都算准了,二十八年前就没算中他出世吗?”

  老学究摇头嗟叹:“张大山出生的那一天,天降雷霆,地涌红光……”

  “这厮来头这么大?”

  “我们放火烧山,但是突降暴雨,老天爷让他活了下来。”江遥脚下的抱腿老者咬牙切齿,“这都是命啊!”

  江遥心想,只为了一个预言就放火烧山,这位老先生年轻时也是个杀伐果决的强者。

  他环顾一眼,前方的山民大部分都跪着,多是些老弱病残,一个个眼神中饱含期待,让他实在不忍拒绝。

  “行了行了,老丈请放手吧,我答应你了。那个南村恶霸在哪?带我去见他,一会儿本少侠还要回京城吃晚饭呢!”

  话音刚落下,就听一个脆生生的嗓音响起来:“夫君,我给你带路!”

  说话间,一个壮硕的少女从人群中走出来,健步如飞地走到江遥面前,在江遥惊讶的注视下,故作娇羞地低下了头。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鸠杖老者干咳两声,道:“事不宜迟,少侠,我们赶紧动身吧!”

  江遥还没从那一声“夫君”中回过神来,转头问道:“预言把婚事都给我安排好了?”

  “这个……”老学究支吾。

  少女低着头道:“在预言中,我会成为你的妻子,助你把恶霸的尸骨封印在龙眠之地,让它的意志千年内无法苏醒。”

  她说话的同时眼角上瞄,眼中闪过了欣赏和满意。对她而言,这位传说中的勇者并没有令她失望,起码他的外貌是如此。

  江遥定睛打量了一眼这位勇者之妻的样貌,霎时虎躯一震:“预言中有这一条?”

  “好像有吧。”鸠杖老者不太确定地回答。

  “是不是快要下雨了?”江遥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我衣服好像还没收呢,容我回家一趟……”

  “噗通!”鸠杖老者再一次扑倒在地,抱住了江遥的大腿。

  江遥转向老学究:“如果我说我不想当预言中的那个人了,你们会如何?”

  老学究捋着胡须,和颜悦色地道:“好孩子,不是你想当勇者,是命运选中了你啊!”

  “……”

  雾湿,雾浓。

  山中的浓雾迷离缥缈。

  一座宫阙在雾中半隐半现。

  张大山在宫阙中喝酒。

  张大山体格壮硕,身高九尺,超出常人两头不止,腰围也和身高同样惊人。

  江遥见到他时,他正在众多美貌女子的环绕下,享用美酒和猪蹄。

  在别人的提醒下,他抬起头,勉强从肥肉峥嵘的脸庞上挤出一道眼缝,用醉眼惺忪的目光,从众女之后看到了迤迤然走来的布衣少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