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报恩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284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26

  江遥心里暗骂这女人贱得可以,但此时受制于人,只得顺着她的话问:“有哪几种?”

  凌思雪盯着他,面上浮现一抹诡异表情,嘿嘿笑出声来:“第一种嘛,姐姐给你彻彻底底地弄干净,这样没什么后遗症,收拾起来也方便,不过我猜你大概不太想要这种……”

  江遥再想服软也没法再听她说下去了,打断道:“凌宗主,假如你放过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凌思雪却自顾自地继续道:“第二种嘛,我给你留一个球,让你江家不至于断子绝孙,当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你脑子里的那些脏东西还是没法去除干净……”

  江遥感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他的肺部被挤压,呼吸都变得困难,浑身大汗淋漓。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机会越来越小,用力高叫道:“斗神诀在我身上!”

  凌思雪的语声停了下来。

  她瞅了江遥半晌,突然右掌一抬一翻,江遥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大力掀上半空,四肢完全不受掌控,被凌思雪任意摆弄着,最后呈大字型摊开。接着他感受到身上传来巨大的撕扯之力,像有无数根看不见的触手揪住了他的衣服,“呲啦呲啦”几响,他身上衣物就被撕扯得七零八落,胸前藏着的那块黄绢自然也无所遁形。

  凌思雪勾了勾食指,那块黄绢便快速飘到她面前,她只用余光瞥了一眼,便面露喜色地将其收入袖中,然后又好整以暇地欣赏起半空中江遥的狼狈姿态来。

  “小家伙,你还挺嫩的嘛!又送姐姐这么好的东西,姐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了。对了,忘了说第三种方式,那就是给你留一小截……”

  江遥被她随意摆弄着,呈现如此屈辱的姿势,令他怒火中烧,厉叱道:“你这个无耻的贱婢!”

  “呵呵,我无耻?跟你对我师妹做的那些事情比起来,我还差得远呢!”凌思雪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视线漫过江遥全身,舔了舔嘴角,再次愉快地笑了,“你也不用过于悲伤,姐姐替你割了这根脏东西,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你以后就可以专注于剑道,有朝一日成就剑圣之名,还得感谢姐姐这一刀之恩呢!”

  “贱婢,你给我一个痛快!”

  凌思雪眼神闪了闪:“想寻死吗?这可不行!”她右手食指轻轻一磕,江遥就觉得小腹处如遭重锤轰击,立即发出一声沉闷的惨哼声。

  “先给你缠紧一下,免得你待会儿失血过多。”凌思雪徐徐道,“你不是还要去找浮屠教报仇吗?难道这么伟大的志向可不能放弃呀!姐姐一直等着看你倾覆浮屠教呢!只是见你为女孩子分心太多,所以姐姐特别为你着急,决心帮你一把,让你专注于复仇大业!怎么样,是不是被姐姐的体贴感动哭了?”

  “贱婢,只要我活着,你做过的那些苟且之事就会大白于天下,让世人都知道你们化真宗男盗女娼的真面目——”

  凌思雪笑容一僵,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江遥嘿嘿怪笑,缓缓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过的那些恶心之事,以为别人不知道吗?”

  凌思雪脸上笑意一点点散去,玉容凛然,冷冷地问:“你还知道什么?”

  江遥却不再说话。

  凌思雪露出一抹狠色,手掌往下一压,江遥的身子便从半空急坠而下,直直砸入地面,“轰隆”荡起一片烟尘。

  那根早被丢弃的树枝也被震得往前抛飞了一段距离,咕噜噜滚到凌思雪脚下。

  凌思雪盯着江遥,恶狠狠地道:“你再不说实话,我连一丝皮都不给你留!”

  江遥的情绪突然平静下来,昂首对上她的视线,道:“你知道今日的我,和昨日的我,有什么不同吗?”

  凌思雪没有回答,她忽然觉得一阵不安,头皮隐隐发麻,似乎有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他有援兵来了?’

  凌思雪左右张望,凝神戒备,尤其是胸口处。她知道江遥有一门能够突破她三尺念墙的神通,专攻自己心脏,但她也针对此法想出了对策。

  然而突袭却来自于她怎么也想象不到的脚下。

  没有任何先兆,江遥原先用过的那根树枝,突然从地面弹起,在凌思雪猝不及防之际,刺入了她的小腿。

  凌思雪嘶的倒抽一口凉气,没有惨叫,但是血流如注。她用念头一下就封住了伤口,但是耳畔已传来风声,视野侧面瞥见一个黑影突然出现,连忙调用念力防御。

  如果以她平日的状态,挡住江遥这一拳的可能性不说是十成十,再不济也有个五成把握。然而此前跟血帝尊的一番激战,又遭「赤月降临」轰击,令她的反应毕竟还是慢了一拍。

  就是这一拍,让她的可怕预感变作了现实。

  “砰!”

  江遥一拳命中了她太阳穴,她顿时眼前一片混黑,摇摇欲坠,耳鼻渗血,大脑一阵锐鸣,再蓄不起半点反击之力。

  “砰砰砰!”雨点般的拳头击打在她身上。在武者与咒术师的近身对决中,如果咒术师没法施法,那是没有任何反击的希望的。江遥打在她身上,就如打在肉做的破麻袋上一样,感觉她的生机随着每一拳被抽离出去。

  一口口鲜血喷出来,凌思雪两眼翻白,满脸血污,极为凄惨。

  但江遥仍不过瘾,犹不解恨!

  他停下拳头,把一动不动的凌思雪打横扛起来,往不远处的河边走去。

  尽管凌思雪已陷入半昏迷状态,但为了保险起见,江遥的一根手指按在她咽喉处,只要她一有异动,就将她格杀当场!

  来到河边,江遥带着凌思雪跳入河中,往水里一按,让水流将她身上的血污冲散。

  他的动作并不温柔,相反还十分粗暴,就像清洗一件物品似的,似乎没理会凌思雪的伤势。

  凌思雪本来有些神志不清,被冷水一激,又呛了好几口水,连连咳嗽之后终于恢复了些精神,涣散的眼神重新有了焦距,迷离地看着江遥,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先把你洗干净,然后呢,是煮一锅喂狗,还是剁碎了喂猪,到时候看本少侠的心情。”江遥看出了她的疑惑,嘿然一笑,解释道,“对于你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本少侠不会讲什么仁义,今天就要替上天惩罚你!”

  “你……你想做什么?”凌思雪眼眸中露出些许惊惧。

  “今日你连犯三桩大罪,一曰通奸,二曰抢掠,三曰私刑,既然撞到我手上,本少侠当仁不让,自然要替天行道,让你日后涨些记性!”说着,他把凌思雪拖上岸。

  凌思雪长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肩上,浑身都在淌水,惊叫道:“住手,快住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