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头颅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159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23

  光头壮汉眼神狰狞,暴起飞腿,一脚朝老黄裆下踢来。

  这一招虽是故技重施,却十分有效,老黄的刀上又串了一大块虎肉,就算反应过来也不方便抵挡。而光头壮汉还不止这招,右臂一曲一横,同时以肘拐撞向老黄的肩膀。一招两式,既快又狠,美妙无方。

  老黄仓促之际俯下身子,同时将串肉的刀往下一插,竖直挡在身前,居然惊险地防住了光头壮汉的一脚一肘。

  “当当!”

  连续两声短促之响,那一脚一肘都命中了刀刃,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老黄毕竟是仓促出手,虽然反应及时,也被刀柄上传来的冲击力震得踉跄后退。

  光头壮汉咧嘴狞笑,出手如风,一拳又一拳地轰向老黄,半空之中满是拳影,把个老黄逼得毫无还手之力。

  “为什么?”拳啸中传来老黄的大叫。

  光头壮汉眼中凶芒毕露:“老东西,别以为你瞒得了我!那东西——”

  老黄慌乱后退,左脚跟一不留神踩着了白乘风的尸体,顿时失了平衡。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重新站稳脚跟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光头壮汉的拳头也不会给他这个时间。老黄除了认命摔一跤,好像没有别的选择。

  由于不是自己想要摔倒,他再想滚一下也办不到了。何况人上滚人也不是件轻松的活计。

  光头壮汉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大好机会,双拳疾冲而出,轰向老黄的左肩、小腹。

  拳啸声袭来的时刻,老黄发出一声绝望的哀鸣,然后就见寒光一闪,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利刃切过肉体的声音。这种声音他已经听过不下数百次,却从未有一次感觉到如此刻般的悦耳。

  一幅血幕像焰火般在眼前升起,爆散,展开……

  光头壮汉的人头冲天飞起,滚落到草丛中。

  他的尸体还在原地打转,出剑之人已经懒得等他把血喷完,用力推了一下,把那具仍在喷血抽搐的无头尸体也推到草丛中。

  拭了一下剑锋,怜香公子收剑归鞘,向老黄露出一个笑容:“他这种人,一定要把我们全部杀光才肯罢休!”

  死里逃生的老黄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直愣愣地躺着白乘风的尸体上,一脸呆滞的表情。

  “啊——”蓝衫少女这时才反应过来,看着光头壮汉尸首分离的场面,发出今天第二声尖叫。

  “行了,行了,意思意思就得了,叫那么响干什么。”怜香公子在耳边扇了扇手掌,指着火堆边端坐着的两个丫鬟道,“你看她们多沉稳。”

  那两个丫鬟互相握着手,虽然脸色苍白,但也没有发声,看来是对这种场面已经习惯了。

  草丛边响起嘶嘶的漏气声,江遥往那边瞟了一眼,意外地发现光头壮汉的眼神似乎还没有完全涣散!

  只剩一个人头,还能保留神志吗?「不死神经」竟有如此神奇?

  光头壮汉脸上残留着疑惑和震惊的表情,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脑袋就这么被人砍下来了。

  正往回走的怜香公子瞧见江遥的视线,也跟着回头望去,这才注意到那个头颅的嘴唇竟然还在蠕动。

  在麻黑天色里看到这一幕,直教人背脊发凉。

  这人的鬼魂好像怀着极大的执念,寄留在头颅里,嘴巴一张一合,像在诉说着什么。

  江遥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人头的口型,它好像在说:“秘笈在他身上,他一直都想找机会开溜,要不是老子盯着,他早就不知道跑几百里了……”

  怜香公子扭头向老黄看了一眼,老黄还没起身,就那么呆愣地躺在白乘风尸体上。怜香公子又转向江遥,温声道:“宫大侠好像对这人头有兴趣?”

  江遥道:“会说话的人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倒不是第一次。”怜香公子说完,捡起一根木棍,挑了一块肉回到篝火前。

  江遥斜眼瞅着人头,那人头还在不断重复:“斗神诀真的在他身上……”

  江遥心想,这不死神经倒还有点门道,如果能学会的话,以后也许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他释放出一缕神念,徐徐延伸至人头前。

  那颗头颅已陷入人生绝境,神志都有些模糊了,各种情绪都一并爆发出来,模样时哭时笑,不断发出嘶嘶抽气声,看上去煞是怪异。要是走夜路的行人不小心看到这一幕,胆小者恐怕得活活吓死。

  但这却正是江遥的机会。

  头颅散发出来的浓烈情绪波动为他的精神力铺好了道路,他顺着小路蜿蜒而入,前进对方已经紊乱的精神世界。

  雾气更重,篝火继续烧的劈里啪啦,刚才杀戮的气氛在夜色里似乎也逐渐随风淡去。

  怜香公子收回目光,取出小刀,熟稔地将那块虎肉分割成更小的肉片,口中喃喃地道:“斗神诀……斗神诀……真有那么神奇么?”他不知想到了什么,仿佛有些痴了,连身边两名温软丫鬟的嗔糯呼唤都置若罔闻。

  黑白双雄也各自拿了几块肉,用匕首切细了串着烤。

  诱人的肉香弥漫向四周,火上的一块块肉慢慢变成金黄色,黄油滴在火焰上发出了兹兹的响声,闻者皆咽口水。

  唯独江遥侧身坐着,双目直勾勾望着前方,对周围的诱人香味无动于衷。

  黑衣少年顺着他的视角望去,没有注意到远处的人头,只恰好看见蓝衫少女忸怩地低下了头。他见状恍然大悟,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拍了拍江遥的肩膀:“前辈,你这么盯着人家看,人家小姑娘都害羞了!”

  “是吗?”江遥神思不属地回应。

  黑衣少年作出男人都懂的表情,嘿嘿一笑:“只要你收我为徒,我帮你把她弄到手,怎么样?”

  “你能吗?”

  “当然可以!”黑衣少年拍着胸脯道,“想本少侠当年给人做媒,出手从不落空。只要本少侠答应的姑娘,就算是拿绳子绑,我也要把她弄到花轿上面去——”

  “小点声。”另一边的白衫少年拿胳膊戳了他一下,“当年那点破事还拿出来吹,也不怕吵到别人。”

  “怕什么,这山头又没主!老子说他几句又怎么地?”

  “谁说没主,这年头就算是路边的一坨屎都是有主的!”

  黑衣少年不满地撇了撇嘴,一转头瞧见远处的一堆牛粪,伸手指过去道:“那你说说这泡屎是谁的?”

  白衫少年不假思索地道:“你的。”

  “放屁,老子拉得出那么一大坨吗?”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