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困兽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20

  作为这不合常理的巨浪疯狂轰击的目标,血剑圣姜鸿,也同样不是个合乎常理的人。

  他不再拘泥于招数,而是平淡地挥出一剑。

  一剑引动天地之力,风云变色。

  攻守之势刹时逆转,作为另一方极点的江遥,瞬间被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但那种粉身碎骨的感受很快又如幻觉一般消失了。

  “咔!”

  枯枝点在江遥胸口,血帝尊凝视江遥数秒,才缓缓地道:“你太心急了。”

  江遥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继续比斗招数,而非硬拼剑势的话,自己还能撑得更久。但若不是最后孤注一掷的一击,自己又怎么知道,原来自己蓄积的势不过一个自不量力的笑话呢?

  何况他也等不起。

  胸口撕心的疼痛令江遥脸色苍白,他默默地看着血帝尊。两人在无声中对望了十个呼吸的时间,血帝尊才以那一贯冷漠的语调道:“你一定以为,刚才那是最后的机会,你不能不急。但我之前说过,上苍是个恶趣味的家伙,你以为天要亡你,其实不过被蒙蔽了双眼。你没有找到那一线生机,其实是输给了你自己。”

  “放狗屁。”对于这番长篇大论,江遥简短地回应三字。

  血帝尊不以为忤,继续道:“你的玉佩虽然多了一道新裂纹,但看起来它还能撑一会儿,所以我仍然留下你的性命。”

  “哦,那真是感谢你的仁慈。”江遥不无嘲讽地道。

  “你应该庆幸的是,你对奇门之术所知无多,没能闯进九龙大阵深处,趁现在还在外围,你还有脱身的机会。”

  江遥收敛了冷笑,认真聆听。

  血帝尊徐徐道:“一会儿沿着我离开的方向,一直往北去,逢石狮向左,见红檐向右,只要你的眼睛没有瞎掉,应该能够逃出皇宫。”他顿了一下,收回指在江遥胸口的枯枝,“从现在开始计数,我仍给你八十一个弹指的时间!”

  说罢,他不理江遥的反应,转身迈步,几瞬就消失在江遥视野之外。

  江遥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也如狂风一般冲出去。

  按照血帝尊所指的方法,他终于挣脱了这座富丽阴森的深宫樊笼,而后没有一刻停留,径直往东出了城,越过东郊护城河,冲进河对岸恢弘壮观的浮屠庙中。

  一踏进浮屠净地,便有一股光明慈悲的力量涤荡而来。江遥没有抵挡,任有这股圣洁之力漫过全身。在这短短一瞬的时间内,他自身的气息也在迅速转变,剑客独有的锋锐之气完全收敛起来,然后从内而外地散发出另一种柔和虔诚的气息,与这座寺庙的庄严气氛和谐地融为一体。

  附近的几名僧兵看到他从墙外冲进来的场面,本要上前询问,但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祥和气息之后,便止住脚步,把他当成了前来挂单的高僧大德,合十一礼,让开了道路。

  江遥没管他们,看了一眼远处巍然耸立的佛主金身之相,便大步朝前走去。

  几名僧兵对望一眼,心想这位高僧好像有点不懂礼貌啊。不过修行有成之人皆有着自己独特的行事风格,恣意狂态的高僧也不是没出现过,所以他们也不以为怪。

  江遥径直前往大雄宝殿。

  即使经历了前几日的那一场弑佛大战,众香客都清楚地看见了文殊尊者法相被破、金身坍塌的悲惨场面,但此时前来礼佛的善男信女们依旧不减。阵阵僧侣诵经之声给了他们舒适、安全的感觉,他们沉浸于其中,愿意完全放开身心接受佛主的感化……

  江遥混入众香客之中,他的气息越来越淡薄,听着周围缥缈的梵音和阵阵木鱼敲击声,他想起了昔日在神之墓地中所感悟到的云重的一缕神意。真要论起佛法修行,接触到云重传承的他的境界恐怕比这座庙里绝大多数僧侣都要高明。虽然他从不认为这是值得夸耀的事情,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用到这些佛法,但在眼下性命攸关的时刻,那些铭刻在灵台深处的修行烙印的确派上了用场。

  他虽不能如魔波旬一般具备穿袈裟乱佛法的能耐,但在危急关头,借僧衣佛法之壳来挽救自己一条小命,还是有机会的。

  大雄宝殿已在眼前。江遥一步跨出,便越过降魔法界,踏入偏殿中。

  在穿越降魔法界的时候,江遥感觉到自己的一缕气息被拿走了,但那是云重的气息,所以没有引发任何波动。

  偏殿无人。

  琳琅满目的都是烛台,蒲团,木鱼,经文。

  江遥径直走到最上首,登上台阶,背对着佛像盘膝坐下,静静等待追杀者的来临。

  八十一个弹指的期限早就过去,如果血帝尊按时从圣城出发,这会儿差不多也该到了。

  江遥闭目休养了一会儿,须臾,他心有所感地睁开眼睛,便看见那条熟悉的身影拾级而上,一步步地朝这边走来。

  “你很准时。”江遥起身握住蒲团边的长剑。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安心了。

  他已确认血帝尊不像自己一般,具备穿越降魔法界的法门,刚才血帝尊进门的动静连自己都能感知得到,更别说这里的主事人了。

  所以,他如今只有一件事可做:尽量争取时间,拖到浮屠教中强者到来。

  血帝尊盯着他,眼神深幽:“我在圣城失去了对你的感知,就猜想你可能来了这里。幸好我猜的没错,也来的不晚。”

  “不得不赞赏一下你的智慧,可惜他们很快就要到来,你剩下的时间……”

  “足够了。”血帝尊说。

  他手腕一转,掌中枯枝朝江遥心口刺来。

  这是很平实的一剑。

  这一剑不是虚招,也不是花招。

  但江遥知道,天底下能挡住这朴拙一剑的,加起来不超过双掌之数。

  幸好,在经历这么久的追杀后,他已跻身于这个天下剑客梦寐以求的行列之中。

  铁剑迎上枯枝,并没有与之交击,而是像幻影一般从中穿过,直抵血帝尊胸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