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追逃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158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18

  “哒。”

  一声轻响,江遥终于落在另一边的屋顶上,在脚下接触到实地的同一瞬间,他就地一滚,右臂甩出,折下一段伸到了屋檐上的树枝,而后定住脚步,转过身去。

  他已经判断出自己逃不出追击,因此干脆正面应对这桩躲不过去的劫数。

  血剑圣也落在几步外的屋檐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好像在等待他说出遗言。

  “来呀!”江遥面目赤红,粗声暴喝。

  他一挥掌中新折的武器,安慰自己:至少血剑圣手上的那截柳枝,看起来没自己粗大……

  血剑圣眼神中闪过一抹讥色,在江遥的定睛注目下,将那根细小的柳枝慢悠悠地指向他的咽喉。

  这一击古朴无华。

  但江遥的感受,却好像置身在另外一片天地里。整个空间都渲染出无数阴影,暗沉沉地朝自己压盖过来。

  江遥额头青筋暴跳,咬着牙连挥六十七剑,一气呵成,与天地争斗。

  这六十七剑,已用上了他平生所学的手段,只为阻挡那些蔓延过来的阴影片刻,而后抽身疾退。

  血剑圣的眼神闪了一下,好像在诧异于,他似乎从其中看到了几分赤月剑术的影子。

  但那毕竟只是几分影子!

  绝代剑客的自信就在于,哪怕对方同样掌握了赤月剑法的神韵,同样具备盖世强者的力量,自己也必能战而胜之!

  眼看着江遥虽然面朝着自己,但双脚连续移动,已经退出了五步之外,血剑圣那件黑色长袍微微一抖,柳枝已从他长袍中飘出,轻飘飘地飞向江遥。

  这一招依然简练朴拙。

  江遥却感到一阵窒息,耳边响起凄厉的恶鬼哭啸的幻听,并直直回响到内心的深处。

  随着肉体力量的衰弱,他虽然已度过心劫,但毕竟还是免不了产生些许颓丧的情绪,血帝尊的剑意就乘虚而入,扰其心神!

  江遥猛地咬了一下舌尖,强提精神,挥剑招架。

  以他的力量,倘若与血帝尊硬碰硬的话,必然连其一剑也无法接下。所以他只能取巧,通过连续的挥击,尽量抵消对方剑势的扩张,并攻其必救之处。

  血帝尊将手腕一抖,剑势随之一变,剑芒洒动间,刹那铺下千点繁星,仿若空中打碎琉璃瓶,光点绽散,幻丽之中,却透着寂然静谧,由动入定,变化绝妙。

  这无疑是人间招式的极致。

  看来血帝尊还是有些心气的,不愿以力压人,即便只凭精妙的招式,也要让江遥死得心服口服。

  江遥却没有任何与血帝尊对招的想法,他虽看不透其招式变化,却已经隐约能猜到几分血帝尊的剑势走向,在血帝尊剑势转变的同时,他便将气息一敛,避开锐芒,抽身疾退。

  血帝尊愣了一下。

  江遥的避而不战,意味着他方才这一击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毫无疑问,抽身远离的江遥都感受到了他身上传来的愤怒味道。

  下一瞬,血帝尊追了过来。

  而在此时,只顾后退的江遥,没预料到自己已经到了屋檐边缘,一脚踩空,整个人就从房顶上倒栽了下去。

  一截柳枝紧追而至。

  来势之之迅速,犹在江遥所见的任何暗器之上!

  江遥身形才坠下檐角,柳枝已飞至!

  寒光一闪,鲜血激溅!

  柳枝过处,江遥在血雨飞洒中跌得更快!

  即使他没有受伤,只要在下坠过程中失去平衡,就必然会迎来死亡的结局。

  江遥明知这一点,却并不惊慌。他右脚往屋檐下的横梁上勾了一记,身形倒划半圈,左掌一探撞破木板,在碎屑纷飞之中闪身投入房内。

  等血帝尊在屋檐上探头下顾的时候,哪里还有江遥的身影。

  但对于血帝尊这种等级的强者来说,眼睛看不见了,并不意味着他就失去了对江遥的锁定。

  他冷哼一声,面上怒意更重。

  江遥刚刚闯入这个没人的房间,还未来得及平复胸膛里沸腾的气血,就见眼角一闪,血帝尊已如附骨之疽追了进来。

  江遥对此境况已经有所预料,未等血帝尊完全进屋,他就抢先出手,树枝幻化成狂怒的蛟龙,咆哮着向半个身子还在窗外的血帝尊扑去。

  此时已值生死关头,江遥毫无保留,不死不休的气势催生到了顶点,暴雨般地罩向血帝尊上半身的各大要害。

  血帝尊眼中闪过一抹赞赏,因为江遥在这一瞬间的时机确实抓得不错。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此时血帝尊身在半空,卡在木墙的窟窿里,无法变向也难以借力,但作为当世最强者之一,他也不可能轻易就被人逼到绝境。江遥的狂暴攻击,只是给他带来了一点点困扰罢了。

  他手中的柳枝终于挥出,不疾不徐,却恰到好处地点在江遥攻势的间歇处。交击之间,江遥竭力想避实就虚,然而对方犀利的眼力却洞悉了他耍出的每一个花招,以攻对攻,几乎眨眼间就将其剑势打散。

  霎时攻守之势逆转。

  “啪!”

  两根柳枝终于第一次碰撞。

  江遥闷声一声,连退了几步,才将那力道消卸。但他编织出的剑网顿时为之黯淡,血帝尊趁势而入,几乎就贴着他追击进来,掌中柳枝崛起一片迷离的光华,一浪接一浪的剑影冲江遥奔涌而至。

  江遥只觉天旋地转。

  那片迷离的光华已化作惊涛骇浪,笼罩他视野的每一个死角,那种令人绝望的力量挟带着狂啸的魔音铺天盖地朝他涌来,漫天漆黑之下,如同恶蛟挣脱了深渊锁链,咆哮着将他身躯绞紧,要将他拖入万劫深渊之中。

  世间能正面接下这一招的,一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江遥原本不在那些强者之列。然而绝望之中,突然有种冰凉的感觉涌遍全身,令他遍体通透,亿万个毛孔尽冰寒。随即,他的身躯好像失去了控制!

  他恍惚间感觉自己变得虚幻起来,就像梦中的蝴蝶一般朝生暮死,一念幻灭,失去了身体的重量。眼前恶蛟幻象、魔音幻听尽数散灭,他双瞳中映出一点寒光,那是血帝尊剑光射来的真实痕迹。迎着那道痕迹,他右腕一翻,不由自主地击出一剑。

  这一剑看似古朴无奇,细究却充满了玄奥,明明只是笔直向前,却似乎在一刹那存于虚空每一处,抵消了四面八方涌来的剑影之后,又消失在了所有感知外。此中奥妙,与血帝尊的剑招几乎同出一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