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追忆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10

  江遥恍惚间发觉,眼前的男子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这笑容依稀有些熟悉,却全然不像是记忆中的模样。

  他还未从懵懂中醒转,突然觉得身躯一沉,手足间似乎灌注了万斤重物,提之不动。而眼前男子的右手,已扼住了他的咽喉,那力道如此之大,仿佛要将他的脖子整个折断。

  ‘这,这是怎么回事?’江遥脑子一阵混乱,完全想不通大哥为何会对自己出手。

  他艰难地呼吸着,努力睁大眼睛朝前望去。

  男子脸上的笑容在这时显得扭曲而阴森,沙哑着嗓子,缓缓道:“你一个人活在世上,未免太艰难了些,不如随我走吧,省得再遭受那么多痛苦!”

  江遥本能地提动气机,运劲抵抗,但掐住他脖子上的那只大手的主人乃是天下前十的强者,拥有着绝对压制性的力量,一击之下,就将他脖子扭到一边,濒临窒息。

  “认命吧!小遥!跟我走!你还在犹豫什么?”

  江遥无法呼吸,体内的力量也被尽数抽离出去,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隐约看到眼前大哥的面孔竟是如此狰狞,嗓子也完全变了调,分明像极了另外一个人。

  “地……地藏……”

  男子得意地冷笑:“现在才认出我来,已经太迟了!”

  他的另一只手臂也抓过来,暴戾的力量抽空了江遥身躯里最后一缕生机。“绝望吧!沉沦吧!与我同堕阿鼻吧!”

  江遥明明已经没有一丝反抗之力,但他面上痛苦的神情却逐渐消失,冷漠地注视眼前这张卸去了伪装的面孔,嘴角逸出一抹森然的笑意。

  “就凭你,这种程度的幻术吗?”

  男子骇然睁大双目:“你——”

  江遥闭上眼睛,四周的一切立即淡化,连脖子上的那两只手臂却逐渐轻若无物。

  模糊,一切感官都化作模糊……

  ……

  红山夜雨。

  帷帐内红烛香暖。

  “百花!”

  血帝尊轻唤一声,睁开眼睛。

  眼前是百花公主惊艳绝美的面容,映着摇曳的烛光,两颊轻搽胭脂,红晕泛腮,正向他展颜微笑。

  “帝尊,妾身在呢。”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血帝尊的嗓子稍微有些沙哑,缓缓抬起上身,眼际不经意间瞥见窗外划过天际的闪电,蓦然惊觉这场面似乎有些熟悉。

  原来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走到了命运的关口。

  “已经过了子时。帝尊口渴吗?妾身去倒酒!”百花公主用手理了理散乱的云鬓,就欲起身,却被血帝尊一把拽住。

  “等等!”

  “怎么了?”百花公主疑惑地侧过脸来。

  四目相对。

  血帝尊端详着百花公主芳容。百花公主亦定定凝视着他,明眸流灿,眼眸里蕴含着溺死人的情丝,让人甘愿沉沦,无法自拔。

  片刻后,百花公主绛唇轻抿,道:“干什么呢?妾身要去拿酒了!”

  血帝尊道:“我想好好看看你。”

  百花公主故意凑近了几分,桃腮带晕,薄怒嗔道:“现在看清了吗?”

  “看清了。”血帝尊心中暗暗一叹。

  百花公主精致的小嘴扬起,浅浅的笑纹中透出一种妩媚倾世的仪态,娇声道:“那就乖乖等着吧!”

  她从血帝尊手中挣出手腕,起身掸了掸衣衫,走向紫案去拿酒。

  血帝尊望着她珊珊可爱的背影,又瞧了瞧一团漆黑的窗外。

  这个时候,宫殿外应该是大雨倾盆,不知五路叛军集结的号角声有没有吹响呢?

  大元帅楚华是不是正在掌控禁卫?那数万敌兵,三千劲弩,是否已经蓄势待发,只等着我去奔赴那一场命运的约会……

  又或许,那依旧只是一场梦境?

  “帝尊,请饮酒。”百花公主奉来金樽。

  血帝尊缓缓伸出手。

  这杯酒中,是否仍有着九幽凤涎散?

  血帝尊接过酒杯,注视着百花。

  百花公主面色绯红,鼻翼上泌出细细的汗珠,眸光晶莹,仰头迎上血帝尊的视线。

  血帝尊刹时明白了她的心意。

  他喟然长叹:“百花,你就这么恨我吗?”

  百花公主低下头,血帝尊只看见她唇角优美的弧线,前所未有的娇艳羞怯。她小嘴微微牵动,似乎要说出什么。

  血帝尊却开口打断道:“算了,我不想听理由。”

  他端起酒杯,递到唇边:“既然剧本已经写好,那我就不再挣扎,陪你演完这场戏好了。”

  冷酒入喉,一饮而尽。

  百花公主微微瞪大眼睛,伸手仿佛要阻止他,却在半途又垂下,颤声道:“帝尊——”

  血帝尊闭上双目,似在品味酒中味道。

  早已料到这宿命来临的时刻,为何我依旧感到如此彷徨?

  两百多年沉睡的时光,已经将昔日的不甘和怨恨冲刷得所剩无几,而心中那些爱意伴随着旧日的时光,一点一滴萦绕心头。

  “帝尊,酒里,酒里有……”百花公主双眼朦胧,用尽了力气,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知道。”血帝尊睁眼凝视着她的面容,面上无悲无喜,“这杯毒酒,无论我喝与不喝,都是同一个结局。既然如此,就顺着你的期望走下去吧。”

  百花公主垂下头颅,低声哭泣。

  血帝尊伸出手去,轻柔地抚摸她滑顺的发丝,一直摸到她肩头,滑下胸前,按着那里的一块凸起的玉佩形状,静静地想:百花,无论你多么恨我,做过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我都希望你能活下去,安稳地过完这一生……

  窗外,漆黑深处冒起火光。

  血帝尊隐隐听到了金戈碰击之声。

  最后的时刻终于降临。

  急促的脚步声靠近,领事太监小跑着冲过来,大声叫道:“帝尊,不好了!大事不妙,叛贼楚华纠集了五千人马闯入宫中,扬言要清君侧!帝尊!帝尊!这可如何是好?”

  “知道了。”血帝尊淡淡地答了一句,抓起床边的帝血剑鞘,低头看了泪眼朦胧的百花公主一眼,昂首阔步走向门外。

  两人都知道,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眼。

  举世皆敌的强者,痛饮毒酒之后,又再度踏入了那个血腥狂乱的暴风雨之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