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难言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18-11-04 18:33:08

  看完了热闹的观众们如退潮般散场,只剩下少数人还留在原地,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意犹未尽地讨论白天的战况,为某某选手的某次惊艳一剑而激动不已。

  苏芸清还没走。她这次特地带来了苏家首席智囊的亲传弟子,正聆听此人对参战选手的实力分析,时而微微点头,时而眉头紧锁。突然,一个无比悦耳的柔和嗓音传入她耳中——

  “芸清,吃饭去?”

  苏芸清抬起头,看见眼前的那张俏丽面庞,脸上的郁闷之色霎时如轻烟般消散。她眉梢尽展,欣然答道:“走吧!”

  她又侧目看了江遥一眼,略微一迟疑,心想要不要叫江遥一起。“那个……”她又见林曦根本没有正眼看江遥,好像把他当成了空气,知道林曦余怒未消,便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江遥望着两女并肩而行的背影,心中一直以来隐隐泛起的疑惑终于在此刻付出水面。他想起来了,当初在暗红沙丘上,苏芸清曾以七大世家的绝学招数为饵,诱使他立下了道心之誓。如今他虽已突破心劫,道心之誓亦无法动摇其根本,但毕竟仍然在冥冥中禁锢着他的肉体。那层覆盖在天人鸿沟之前的浓厚迷雾,其中或许就有道心之誓的一部分功劳!

  眼看着苏芸清和林曦的背影已经走出十多步外,江遥眼神闪了闪,忽然提声唤道:“等一下。”

  两人的脚步同时顿住。苏芸清转身似笑非笑地瞅了江遥一眼,林曦则仍背对着江遥,头也未回。

  江遥走上前去,站在林曦侧后方低声道:“林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林曦未回答,苏芸清却有些警惕起来:“你小子想做什么?我警告你,这次你休想收什么定金!”

  “‘定金’是什么?”林曦终于开口了。她虽然恼恨江遥,语气却很柔和,正如她在人前一贯的风度。

  “呃,没什么啦,以前开的一个小玩笑……”苏芸清打着哈哈,当然不敢把自己差点失身的事说出来,趁林曦未注意之际狠狠瞪了江遥一眼。

  林曦抬起视线,看着江遥的眼神清冷得像是注视一个陌生人。她静静等待着江遥下文。

  江遥觉得这番场面异常难堪,但也硬着头皮,直视林曦眼中流转的波光,期待她能够点头。

  两人都不说话。

  过了片刻,林曦意识到这种僵冷的气氛可能会维持很久,忍不住开口道:“没了?”

  “嗯?”

  “理由呢?”林曦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恼意,“你要我借一步说话,理由是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这个……还需要理由?”江遥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林曦哼了一声,冷笑,“你有把我当朋友?你是把我当傻子耍吧!”

  “哪能呢!”江遥目光四下乱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咱们认识这么久了,就算不是朋友,至少也算熟人吧?我有件事情,想求你帮个忙,请你务必赏脸,我一定铭感五内,没齿难忘……”

  “呵呵,熟人……这就是你的理由?”林曦淡淡地道,“好吧,就当是相识一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说吧,我听着!”

  “这,这里不太方便……”江遥为难地瞄了瞄跟过来的凌霄等人和林曦身边的随从。

  林曦的女伴看见江遥一脸的难言之隐,又想起惜花公子的鼎鼎大名,心里暗忖:这家伙该不会是色欲上头,亢奋难忍,想要找自家小姐帮忙消火吧?她霎时柳眉倒竖,将右手按在了剑柄上,只等江遥下一句出言不逊就要出手。

  林曦道:“我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吗?有什么话不能当众说的吗?”

  “也不是不能说。”江遥无奈地道,“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实在有点难以启齿……”

  “大胆!”林家女剑侍听到这里,已认定这恶淫贼要行轻薄之举,怒而拔剑,“敢侮辱我家小姐,你找死!”

  林曦却抬臂拦住了她:“阿梅,住手!”

  “小姐!”

  “退下!”

  剑侍阿梅抵不住林曦凌厉的眼神,悻悻退后。

  林曦转头对江遥道:“既然你觉得不好意思,那好,我们去凌云阁慢慢说吧!”

  “呃……”江遥其实很像说不用这么正式,咱们随便找个小树林很快就能把话说清楚,但对上林曦清冽的眼神,又看见苏芸清狐疑的表情和剑侍阿梅喷火的目光,他便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点了点头。

  他跟在林曦后面,凌霄和宫勇睿还有谷玉堂也不客气地跟在他后面。

  凌云阁坐落在吞云楼对面,也是一家动辄百金的豪华酒肆,最近经过修缮,屋顶比吞云楼又高出了半尺,愈发显得贵气逼人。

  凌云阁中的菜肴,自然也都是民间难得一见的美味。果品肴馔,山珍异兽,可谓应有尽有。其中任意一盘菜的价钱,都足以抵得上寻常人家一个月的花费。

  只可惜面对这满桌盛宴,主座边上的两人却都无心享用,心事重重地扒拉着筷子,在沉闷的气氛中吃得味同嚼蜡。

  江遥偷眼瞧着林曦,好几次欲言又止。这倒不是由于他脸皮实在太薄什么的,只因他顾及苏芸清在侧,以苏芸清对林曦的忠心,若知道自己要消除她当初种下的道心之誓,势必会从中阻挠。

  江遥数次想找借口把苏芸清支开,但那丫头不知是否看出点什么,死活赖在林曦身边不肯走。江遥看着她那张傻笑的脸,恨不得揪着她衣领把她从二楼丢下去。

  “我刚才听见路边有人议论,说北丰秦也报名了,这事你知道吗?”江遥一本正经地对苏芸清胡诌。

  苏芸清靠着林曦肩膀,懒洋洋地道:“市井谣言而已,名单我从头到尾看了两遍,里面连一个姓北丰的都没有,你安心吃饭吧。”

  “名单并不可信!”江遥肃容道,“我听他们说,北丰秦是化名为一个姓孙的剑客来参战的,你应该马上回去重新检查一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