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诳语
作者:干枯大地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2018-08-28 16:53:18

  刘大胆忽然听见滴答的声音,低头一看,是紫黑色的血落在土地上的声音。他伸手朝脸上一摸,五根手指全是黑血!

  他脸色惨变,还未及开口,忽然听到自己身躯里竟响起另一个女人的嗓音:“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当然知道。”卞城王抬起玉手,屈指一弹,便有一点莹亮光芒飞出,落在刘大胆面前,“这颗珠子借你栖身宿命,寄养元神。”

  “识趣!”妙罗发出并不悦耳的笑声,地上那颗珠子忽然飞射而出,掠向夜幕深处。

  刘大胆只觉浑身压力一松,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他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血迹,正要向卞城王道谢。却见卞城王并不看他,而是一脸凝重地望着另一个方向。

  一丝风都没有,夜幕好像更浓厚了。

  一男两女从夜幕的另一边走来。

  瞧见为首男子的模样,不但卞城王目光深沉,左丘明月身边的秦公子也暗暗握紧了拳头。

  来者正是江遥和安吟秋、楚楚。

  卞城王望着那三人,脸色数番变化,最终挤出了一副笑容,热切地道:“这不是吟秋妹妹吗?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啊!”

  安吟秋却没有她这样的热情,低头默然不语。江遥替她回答:“她很好,每天都很快活。你呢?上回浩气城外一别,你跟卫公子过得如何?”

  卞城王嫣然笑道:“劳江公子关心,奴家很好,卫公子也很好。听说江公子最近又入手的几个绝色美人,一定也很快活吧?”

  “是很快活,看到你在这里,就更觉得快活了。”

  卞城王用手捂住嘴唇,故作娇羞道:“奴家蒲柳之姿,怎值得公子挂念。”

  “你要是为我着想的话,也很简单。你什么时候死了,我就不用这么挂念了。”

  卞城王脸色一变,露出一副委屈面孔,哀声道:“奴家一个弱质女子,轻贱如路边的野草,公子碾死我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可奴家自问与公子无冤无仇,你们大人物之间的恩怨,何必牵连到我一个小女子身上来呢?”

  流水般淅淅的优美嗓音更增添了娇柔的魅力,可江遥却不为所动,淡淡地道:“你如果真的只是一个弱质女子,那倒简单了,可惜你不是!卫流缨派你到这里来,是要跟什么人接头,还是要取什么宝物?”

  “公子说笑了,奴家不过是恰好路经此地,看到这里妖气冲天,所以过来瞧瞧,不想遇到了公子……”

  江遥没等她说完,伸出一根手指,打断了她的话头:“你是出家人,再胡乱打诳语,我就要替你家佛主惩罚你了!”

  感受到那一缕缠绕周身的杀气,卞城王花容微微失色,强笑道:“奴家……奴家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公子千万别往心里去!奴家就知道瞒不过公子,当初在浩气城外,奴家就看出来了——啊呀!”

  她甜美的语声忽然变形,化为一声惨叫。低头一看,左手无名指齐根而落,血花喷涌而出。

  她慌忙用咒法止血,耳边听得江遥冷冷说道:“再说废话,断的可就不只是一根手指了。”

  “是。”卞城王咬紧银牙,眼眸深处闪过恼恨之色,但抬起头来时,已是一脸盈盈笑意,“其实奴家这次前来,是为了替卫公子取一封信。”

  “谁寄的信?信呢?拿来给我看看。”

  “奴家来迟一步,送信人已经命丧虫口。”卞城王的叹气声也带着娇媚的诱惑,“奴家正在发愁,该怎么回去交差呢……”

  叹息声未完,忽然又是一声惨叫。伴随着噗的一响,她左手的银钩也没握住,掉下来插入了泥土中。

  卞城王低头再看,左手上中指、小拇指也离体而去,只剩下三个血淋淋的断桩。她秀气的眉毛因痛苦而拧到一起,哀声道:“奴家不敢有半句虚言,公子何必为难我一个小小女子?”

  江遥道:“真的没有半句虚言么?”

  “有!”说话的是不远处的谷玉堂。他不敢靠卞城王太近,只遥指着卞城王身旁吓傻了一样的刘大胆叫道,“这个姓刘的知道信上的三句口诀!”

  “口诀?”江遥看着卞城王,面上露出微笑,“你果然还想瞒过我。”

  望见那笑容,卞城王两腿一软,情不自禁地跪了下来,颤声道:“奴家……奴家跟吟秋妹妹是至交好友,看在她面上求公子饶我一命!”

  “至交好友,真的么?”江遥没有回头看安吟秋,却察觉她身子颤抖了一下,“吟秋,你会为她求情吗?”

  安吟秋吸了口气,道:“我已经迷途知返,过去种种,都如梦幻泡影,了无痕迹。”

  “难得你有这等觉悟,我心里很是欣慰呀!”江遥笑道,“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既然口诀不在你身上,留着你也没什么用……”

  他说到这里,轻轻哼了一声。

  一道冷风从耳后袭来。

  手法狠辣,角度刁钻。偷袭之人蓄谋已久。

  但江遥早有准备,微微一侧身避过,转眸看清了偷袭者的模样。

  那是一个峨冠博带、衣袂飘飘的中年男子,一击无功,并没放弃,大步踏来,袖袍一举,挟带滚滚风雷之声击向江遥胸膛。

  “阎罗王!”江遥一口叫出那人名号。

  他怎么会忘?

  当初在涅磐森林追得他上天入地走投无路的地藏尊者和十殿阎罗,每一张面孔他都铭记在心!

  但如今,这些所谓的阎罗,都已是土鸡瓦狗!

  滚滚风雷袭面,江遥不躲不闪,随意伸手,竟将那风雷攥住。

  玄罡手段,在他眼里也如同孩童玩闹的把戏。

  阎罗王面色大变。

  “躲在石头后那么久,以为我不知道?”江遥冷笑着,右手将他往前扯,左手一记龙皇拳打了回去。

  龙吟大作。

  阎罗王面如猪肝,袖袍又被攥住,想退却无路可退,不得已斜身举臂,玄罡全力爆发,浑身蒙上了一层金色光晕,硬生生地架上去,只觉得全身骨架都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分明承受不住这股巨力,整个人仰面朝后跌去。

  以肉体力量对比,江遥身为七阶玄罡,比起八阶的阎罗王本该差上几分,但那招「破魍魉」锤击之下,形势完全朝相反的方向发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本章动态
[09-03 23:20]干枯大地在《烈血战神》修改章节【第九百九十一章 虚言】
[08-28 16:53]干枯大地在《烈血战神》创建章节【第九百九十一章 虚言】
评论留言